世界之窗

標籤:

伊拉克

療治戰火兒童的心靈


娜札(化名)回憶著說:「那日是星期五,到處都有炮火和轟炸。我很害怕地逃出房子。之後,一個炸彈就掉在我身旁。」在一瞬間,娜札成為戰爭的受害者。當時,伊拉克政府軍正與「伊斯蘭國」作戰,解放摩蘇爾。那個「炸彈」可能來自任何一方。

她繼續說:「我記得自己倒在地上,看到手在流血,肚子也有血流出來。」娜札沒有形容那有多麼的痛,依傷勢來判斷,她當時大概休克了。鄰居連忙把她送到醫院,醫生替她止了血,也保住了她的一雙腿。但是,對於求生的意志,卻不是醫生所能挽救的。

兩個月後,娜札終於出院,重新迎接新生。她失去了一隻手,雙腿也嚴重受創。數月後,宣明會為她提供了一張輪椅。但是,即使是上廁所,她也需要別人抱著。

事實上,她所受的傷害,遠遠不止於身體之上。一些經歷過摩蘇爾之役和在「伊斯蘭國」佔領土地生活過的孩子,因為過於恐懼,甚至無法說話。雖然摩蘇爾解放至今已經兩年,但數以百計倖存的孩子仍然無法踏出家門。外面發生的事情實在太恐怖,以致他們的求生本能,時常警告他們,留在室內比較安全。

宣明會的工作人員正是在破爛的房子裡,找到娜札和其他孩子。我們誠懇地邀請他們來到宣明會專為孩子而設的「兒童天地」。娜札說:「我不想外出,所以,就留在家裡。有時我會坐在家門前,感受陽光照在臉上的溫暖。」

娜札不出外的理由包括:她的身體和四肢活動情況,已跟以往不一樣了;此外,城內頹垣敗瓦,障礙處處;而且,「兒童天地」是個陌生的地方。儘管如此,娜札最終還是決定試一試,鼓起勇氣去了。從此,她的生命漸漸被重建。

這裡的牆上張貼著一幅幅自然風景的圖畫,都是出自孩子之手,他們的目光放在比眼前廢墟更遠的將來。這個細小的避難所對孩子來說,彌足珍貴,因為在這城市的大部分地方,仍然不適宜嬉戲。在曾經淪為戰區的這個城市,很多建築物可能搖搖欲墜,隨時倒塌,或者埋藏著尚未引爆的爆炸品。

在「兒童天地」裡,工作人員絕不催迫她說話或參與活動。其他孩子繪畫、遊戲和唱歌時,她可以選擇在旁觀看。這兒還有了解戰爭倖存兒童心理需要的專家。在往後的數個月,透過專業護理、經濟支援和家人的支持,娜札終於逐漸重拾生存的意志。

今天,娜札雖然身處於與往昔一樣溫暖的陽光下,但是,從她臉上散發出來的光彩,卻好像更發自內心。娜札笑著說:「我很喜歡繪畫,我想繪畫山脈和河流,因為我想去那些地方。」娜札接著說:「我希望成為醫生,好像那幫助我的醫生一樣,可以幫助別人。」

十歲的娜札總結著這段經歷時說:「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有時是會發生的。我只慶幸自己今天仍然活著。」

烏干達

提升出生登記比率


根據烏干達政府和聯合國估計每年在發展中國家,約有五千一百萬名嬰兒,即每三名孩子,便有一人沒有出生登記。在烏干達,登記的比率更只有約百分之三十,情況令人憂慮。

孩子沒有取得出生證明,其影響可能延續一生,也增加其面對不平等的情況。育有八名子女的西緬說:「我一直都很難找工作和證明自己的身分,這都是因為我沒有取得出生證明。」

宣明會在烏干達把十至二十個家庭組成「家庭參與及責任」小組,推動社區發展工作。因著這些小組,嬰孩出生登記率都大大提升了。由2015年起,透過凝聚這些小組的力量,一起討論影響他們的議題,並找出可行的解決辦法。在過去,出生登記率偏低,但根據聯合國的統計,現在已經上升至約百分之六十九。如果並非這個策略,逾六萬六千名孩子便不會獲得登記。

西緬就是在參加這個小組後,決定替孩子登記的。所以,他一聽到登記人員來到村落,為孩子申領出生證明,便帶著家人前來。他滿懷安慰地說:「我不想孩子好像我一樣,因為沒有登記而要吃盡苦頭。」

此項目的主管摩西說:「家庭參與的首要目標是為了孩子的福祉,並透過小組,讓家庭可以互相照應。我們又幫助他們獲得社會和經濟上的支援。此項目最初在拉卡伊區推行,現在當地約二萬七千個家庭中,已有超過二萬一千個家庭為子女登記出生證明。」

為脆弱兒童申領出生證明,對保障他們免受童婚及童工等暴力侵害至關重要。孩子要獲得醫療保健和教育等服務,同樣必須先做好出生登記。結集家庭一起努力,是宣明會與烏干達政府合作的其中一個模式,藉此保障所有烏干達人均能取得出生證明。同時,宣明會也與逾一百個區域和一百三十五間醫院的出生登記人員合作,為他們提供意見和分享資訊,支援他們的工作。

標籤:

宣明人語

在脆弱之地尋著改變

作者:Julian Srodecki(宣明會中東及東歐人道救援工作總監)


Julian在十七年後再訪伊拉克,見證著社會不斷進步,包括女孩也能上學去了。
我帶著滿腹疑問,再次來到阿富汗。在2002年時,我是宣明會派駐當地開展工作的團隊成員之一,我很想親眼見證著我們的工作,如何回應孩子和家庭的需要;還有這裡的脆弱環境是怎樣的,在脆弱的環境中是否存有希望。

與十七年前相比,不少事情都變好了。現在,挑戰雖然仍是很多,很多工作還要去做,但看到阿富汗西部的轉變,實在令我鼓舞和深受啟發。

赫拉特是阿富汗西部最大的城市,也位於我們主要工作的省份。在2002年時,每個婦女都穿著淺藍色的罩袍,這是最保守的伊斯蘭教服飾,把臉部完全遮蓋。今天,大部分婦女都改戴不遮蓋臉部的頭巾。從前,很多婦女都不能工作。現在,到訪診所和學校時,卻會遇上在最前線服務的婦女,實在令人欣喜。女孩也上學了,並且從大學畢業,在家庭以外的地方工作。

阿富汗雖然仍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地方,但是,宣明會服務的女孩和婦女都說在過去十七年裡,當地已經不斷進步,生活質素亦同樣改善了。現在,愈來愈多人有能力購買電單車。在2002年時,電話網絡未能覆蓋全國,因此,致電其他城市時必須靠衛星電話,而互聯網則貴得驚人。時至今日,根據通訊部的資料,三千五百萬名阿富汗人之中,已經有三千二百萬人擁有手提電話。流動通訊成為了消除隔閡的關鍵,尤其是幫助女性和居住在偏遠地區的家庭。

在過去十七年裡,宣明會的工作性質無可避免地有所改變,但在某些方面並沒有。而最令人心碎的是,不論遇上嚴重的旱災,或者是孩子患上嚴重營養不良,導致家庭經濟百上加斤,又或者是今年發生的大洪水,我們都一直以緊急救援的模式應對。但是,我們的工作同時也著重於長遠發展。我看見太陽能驅動的灌溉系統如何綠化山谷,帶來食物和收入。我也曾探訪一所鄉村女校,那裡以往是不可能有女校的。在幼兒教育方面,我們和其他機構的工作更得到教育部賞識,希望把我們的模式推行到全國各地。

這些工作到底是救援,還是發展呢?在實際運作的層面來說,這是兩者的結合。身處脆弱環境,與可見的改變相比,標籤的意義微不足道。這次離開阿富汗的時候,我很受激勵,因為即使在脆弱環境中,長遠發展仍然是可行的。這十七年裡有很多改變,我很高興大部分都是正面的。

總幹事的話

這是一個叫人悲痛的暑假……這些日子,常常想起前人的叮嚀訓勉……

世路思潮

2019年,是時候退下說再見! 人大了,體力心力都下降。宣明會的工作,要有心有力。 要對這個養育、餵哺我二十三年的機構說再見,內心有百般掙扎。

專題

戰爭衝突難免有所死傷,可是,其中最令人難以接受的要說是大屠殺的暴行。聯合國將其定義為「意圖殲滅整個或部分的民族、種族、膚色、或宗教族群」的行為。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發生......

苦難中同行

珍娜桃本來與父母和兩個弟妹住在緬甸若開邦,一家人務農為生,過著簡樸的生活。但是,兩年前的夏天,珍娜桃的人生在頃刻之間完全被改寫。戰火迅速蔓延,珍娜桃所住的村落也不能......

捐款何處去

阿富汗受長年衝突影響,為現時全球社會環境最不穩定的國家之一。衝突導致平民傷亡,流徙人數亦在近年不斷上升,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同時,部分偏遠地區更飽受旱災影響,以致極度......

人物專訪

在我們認識的親朋好友之中,或許都有一些助養者。可是,要遇上一個昔日的香港助養兒童,並不太容易。所以,懷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展開了與前助養兒童洪志文先生的一席話。

中國心

在2007年發佈的紀錄片《沉默的蜜蜂》,講述了現代化高速發展下的蜜蜂生存現狀,以及記錄了蜜蜂消失後人們的農業生產活動,深刻剖析蜜蜂對生態環境的重要影響,為人類敲響警......

助養樂

知識能夠改變命運,也能啟發思維。雞生蛋,蛋孵化成為雞,使生命延綿。同樣,知識匯集成書,傳遞知識,使學問流傳。在資源有限的社區,書本可謂十分珍貴,而我們就有以下法寶,......

孩子篇

來自拉賈斯坦邦山區的吉塔,四年前遭遇足以摧毀一生的意外。透過宣明會提供的緊急醫療援助,她得以康復過來,並正竭力學習,希望將來成為教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