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篇

標籤:

讀書的喜悅

原著/攝影:Neola D' Souza 黎狄敏撮譯

國家:印度
摘要:來自拉賈斯坦邦山區的吉塔,四年前遭遇足以摧毀一生的意外。透過宣明會提供的緊急醫療援助,她得以康復過來,並正竭力學習,希望將來成為教師。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黃昏,當時十三歲的吉塔與家人坐在巴士車頂上,正往另一個城鎮出席婚禮。突然,巴士遭一條電纜擊中,車頂乘客全都觸電了,吉塔近八成皮膚燒傷,失去意識。她的叔叔除了要籌算如何支付龐大的醫療費用,還得阻止吉塔成為當地傳統習俗的受害者。

按照當地傳統,若有人死因可疑,死者的家屬會向疑犯的家庭或社區追討金錢賠償,而這往往釀成部落間的暴力衝突。

吉塔的媽媽在她兩歲時便過身了。她自此被遺下跟叔叔簡亞勒一起生活,父親十五年來並沒有照顧過吉塔。然而,就在吉塔遭遇意外後,她的父親竟然出現了,卻不是到醫院探望她,而是勸阻弟弟不要接受醫療援助—因為如果吉塔有甚麼不測,他就可以向對方索償。

看到吉塔的生命被視為索償工具,簡亞勒的心都碎了。「如果我當時同意接受賠償,吉塔今天就不會在這裡了。我只知道,無論如何我都必須保護她;但我很擔心,不知要如何籌到醫療費——就在那時候,宣明會知道吉塔的情況,並承擔這筆費用。這不僅拯救了吉塔,也拯救了我們的社區免於暴力衝突。」簡亞勒說。

同時,宣明會的工作人員身體力行地協助吉塔康復,自己捐血之餘,還說服了兩個青年人捐血。因為根據當地的傳統觀念,除了簡亞勒外,應該沒有人會願意捐血給吉塔。

吉塔留院一個半月後出院,但康復的路很漫長。「我無法走路,因為衣服會黏住皮膚。我需要長時間躺在床上,很多事情都做不了,非常痛苦和難過。」意外和傷患令她錯過學校招生的時間,整整一個學年不能上學,幸而她現在已經從傷痛中走出來。「我之前真的很傷心,因為不能上學,又無法與朋友見面;但我現在很高興,因為我終於回到校園了。」吉塔笑著說。

在吉塔所住的社區裡,很多女孩在十五歲後便被迫輟學,成為童婚或童工的主角,但吉塔卻有她的計劃:「我只想讀書,不想結婚。」吉塔最喜歡的科目是科學,她夢想有一天能夠成為老師。而在尋夢的路上,她感恩得到宣明會的協助。過去除定期到輔導教育中心上課外,作為兒童保護小組的成員,吉塔也參加宣明會舉辦的生命轉化社區發展課程,並在兒童小組參與不同的有趣活動。「政府在全國開展教育工作,宣明會卻來到這個山區,鼓勵我們的孩子上學。我們真的很高興!」簡亞勒高興地說。

因著宣明會在當地社區的工作,父母和孩子愈來愈意識到教育的重要,父母甚至為孩子報讀學前班,早婚文化也正在慢慢減退。兒童保護委員會關於兒童權益的培訓及監督工作,亦有助解決童婚問題。

藉著種種努力,宣明會致力凝聚社區,讓每個孩子都能得著豐盛生命。「我喜歡收到助養者的信。助養者非常關心我,常常送我精美的禮物和信件,他的鼓勵令我更有動力讀書。我希望對所有助養者說聲『謝謝』。宣明會真的幫助了我們社區裡的孩子,他們做得很好。」吉塔感恩地說。

總幹事的話

這是一個叫人悲痛的暑假……這些日子,常常想起前人的叮嚀訓勉……

世路思潮

2019年,是時候退下說再見! 人大了,體力心力都下降。宣明會的工作,要有心有力。 要對這個養育、餵哺我二十三年的機構說再見,內心有百般掙扎。

專題

戰爭衝突難免有所死傷,可是,其中最令人難以接受的要說是大屠殺的暴行。聯合國將其定義為「意圖殲滅整個或部分的民族、種族、膚色、或宗教族群」的行為。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發生......

世界之窗

娜札(化名)回憶著說:「那日是星期五,到處都有炮火和轟炸。我很害怕地逃出房子。之後,一個炸彈就掉在我身旁。」在一瞬間,娜札成為戰爭的受害者。

苦難中同行

珍娜桃本來與父母和兩個弟妹住在緬甸若開邦,一家人務農為生,過著簡樸的生活。但是,兩年前的夏天,珍娜桃的人生在頃刻之間完全被改寫。戰火迅速蔓延,珍娜桃所住的村落也不能......

捐款何處去

阿富汗受長年衝突影響,為現時全球社會環境最不穩定的國家之一。衝突導致平民傷亡,流徙人數亦在近年不斷上升,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同時,部分偏遠地區更飽受旱災影響,以致極度......

人物專訪

在我們認識的親朋好友之中,或許都有一些助養者。可是,要遇上一個昔日的香港助養兒童,並不太容易。所以,懷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展開了與前助養兒童洪志文先生的一席話。

中國心

在2007年發佈的紀錄片《沉默的蜜蜂》,講述了現代化高速發展下的蜜蜂生存現狀,以及記錄了蜜蜂消失後人們的農業生產活動,深刻剖析蜜蜂對生態環境的重要影響,為人類敲響警......

助養樂

知識能夠改變命運,也能啟發思維。雞生蛋,蛋孵化成為雞,使生命延綿。同樣,知識匯集成書,傳遞知識,使學問流傳。在資源有限的社區,書本可謂十分珍貴,而我們就有以下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