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我們是人道工作者

標籤:

宣明會是迅速回應的人道救援機構,在全世界逾100個國家工作。不論往哪裡去,我們專業和充滿熱誠的工作人員,都盡力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以下是其中三位工作人員的故事:

希瑪萊(孟加拉)

希瑪萊在2016年加入宣明會擔任傳訊人員,走訪孟加拉各地,為水災、風災和山泥傾瀉等天災的救援工作提供傳訊支援。在2017年,隨著數以十萬計的羅興亞人逃離家園,由緬甸湧入孟加拉,他開始負責跟進這次難民危機。

希瑪萊憶述當日的情境,仍然令他戰競和不安。兩年過去,儘管難民的基本需要已經得著協助,但他們仍然被剝奪應有的權利,未來也完全不確定。

「難民問我:『你覺得我們還可以回到我們的村子嗎?』我仍然不能說可以。我們都知道以他們家園的情況來說,根本不能安全地回去。我告訴他們,我們正與孟加拉政府、聯合國和其他非政府組織合作,也對他們說,世界各地的人都為他們禱告和支持他們,但可能仍需要一點時間,我們必須抱著希望堅持下去。」希瑪萊也寫出他對難民的願望,「我繼續期盼世界會聽到這些最脆弱的人的聲音,也希望羅興亞人可以活出豐盛生命。」

嘉露(菲律賓)

嘉露自2001年起開始參與多次緊急救援工作,包括2013年颱風海燕後的救援工作。本身是護士的她,最初負責宣明會的健康項目。但遇到天災時,她常常會被派到救援隊伍中。

2018年九月,在颱風山竹肆虐菲律賓北部卡加延省後,嘉露正是第一批派往當地的救援人員。

嘉露說:「在我參與過的這麼多次救援工作中,這一次是最切身的。」卡加延是嘉露的家鄉,她能說當地的語言。被山竹摧殘的稻米田和玉米田,正是養活她一家人的土地,而受災的人,也正是與她一起長大的人。

嘉露是這次救援工作的行動組組長。她其中一個職責,就是妥善地推行現金援助項目。這是宣明會幫助受災農民重建生計的工作之一。

她說:「各種現金援助的方式,例如直接派發、現金券和轉賬,都能令救援工作更有效和快速地回應受災家庭的需要。我也是來自農民家庭的,所以我很明白災民的困境。」

然而,這並不是容易的工作。第一個問題是運輸,要解決如何與當地伙伴及服務承辦商合作,又要面對及時派發援助的壓力。另一個問題是,所有災民都想受惠。嘉露善用以往救災的經驗,建立起完善的監察機制,包括收集意見、印製資訊和舉辦社區諮詢。

嘉露說:「我今天能做的,是多年來參與人道工作累積的成果。這包括踏足不熟悉的地方,特別是脆弱地區,也要熬夜工作,確保計劃順利實行,援助能到達最脆弱的社區,另外還要接觸孩子和他們的家庭。這些經驗都教會我,特別在推行令孩子受惠的項目時,更加要靈活應變。從一開始,直到現在,我的目標沒有變改,就是藉著建立有利孩子復原的環境,減低災難對他們的影響。」

蘇珊(南蘇丹)

蘇珊憶述:「衝突在南蘇丹耶伊附近爆發的時候,我才剛滿17歲。媽媽決定我們一家要逃到烏干達去。我們在一個洞穴裡躲藏了幾天,才敢繼續往邊境走去。」

他們最終到達其中一個難民營。但是,由衝突地區搬到難民營,除了讓蘇珊一家知道自己終於脫險外,並沒有解決任何困難。蘇珊說:「營中的情況很糟糕。我看到有人因為霍亂和其他疾病而受苦和死亡,糧食援助也不足夠。」

但在困境中,蘇珊也看到一些正面的事情。教育是免費的,雖然一家面對飢餓,但她仍然可以上學去。

在2006年,蘇珊一家被遣送回南蘇丹。那時候,生活很困難,於是,當時22歲的她便決定到首都尋找機會。她入讀大學,並成為義工,參與掃雷。她說:「我那時決定不會到外國去,而是留下來,為我的同胞盡一分力。」

後來,蘇珊發現很多孩子被地雷和未引爆彈藥炸傷,便決心了解自己可以怎樣幫助解決這個問題。她開始到學校進行講座,教導學生認識未引爆彈藥的危險。這份熱誠更使她在2018年加入宣明會,從事地雷風險教育的工作。她說:「我工作的成效可以影響很多生命,如果父母不了解地雷的危險,孩子可能會失去手腳,甚至生命。」

回望過去,蘇珊相信回到南蘇丹幫助自己的同胞,是正確的決定。她說:「我嘗試成為其他婦女的模範,她們也可以去工作,不必倚靠別人供養。此外,教育也很重要,尤其是在社區中。」

富爸媽,窮爸媽

[2019/06/01] 為了改善孩子的生活,大部分父母都願意做任何事。不過,即使他們出於好心,偶爾也會不知情地犯錯。

微小儲蓄 巨大改變

[2019/05/15] 你可曾想過,我們可以輕易應用的整全銀行和融資系統,是我們擁有的優勢,幫助我們突破資源不足的限制,去發揮更大果效?

以武制暴 展現女孩本色

[2019/03/08] 這個下午,大約20個女孩穿著空手道袍,練習各種招式和動作。腰帶的顏色,展示了各人的技藝如何。然而,僅僅五年前,在這個社區,這是聞所未聞的事......

給流徙者新的盼望

[2018/12/18] 今年十月,聯合國難民署在一份報告中警告,隨著全球被迫流徙的人數增長,款項越來越不敷應用。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