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掙脫過去的枷鎖

標籤:

芒果樹下,排列著一排藍色的不銹鋼桌子。一群男孩搬來膠椅,圍著桌子坐下,一起玩著紙牌。大家在討論昨晚那場足球比賽,大家開著玩笑,議論誰會贏得今晚的重賽。

三個多月前,這個景象根本無人能想像。那時,很多住在這個臨時護理中心的青年人,仍然是武裝組織成員,以不同方式參與著南蘇丹的衝突。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

大部分獲釋的孩子已經回到家人身邊,至於那些與家人失去聯絡的,則獲臨時安置,等候尋找家人的下落,安排團聚。

艾力說:「這裡的生活比叢林裡好多了,我們可以在這裡玩耍和吃飽,這裡也安全。」

這群男孩在武裝組織裡經歷或見證的事情,可能深深困擾他們。為此,這個臨時中心每天都有社工當值,隨時提供輔導和支援。

宣明會社工姬絲汀說:「最初,孩子都很封閉和拘謹,但現在他們都願意開放自己,變得友善,自在地與其他人溝通。有些人可以跟社工分享從未與其他人提及的經歷,反映他們已經視社工為朋友。他們真的打開了心扉。」

縱然如此,未來還有不少工作要做。因為臨時中心內大約四分之一的孩子,正在飽受抑鬱症及其他心理健康或社會心理問題的困擾。

「他們回想起在叢林裡發生的事。他們在那裡看見被殺的場面,與家人失去聯絡,又被逼做各種壞事。這些都對他們造成打擊。」姬絲汀說。「部分人有自殺的念頭,我們有受訓的心理學家在中心裡協助他們。」

安哲奴是臨時中心的主管,40多個孩子從抵達的那個晚上起,便一直由他照顧著。「這些男孩來自不同背景,有各自的經歷,而他們只是青少年。」安哲奴說。

他繼續說:「開始時有很多挑戰,但現在已經好多了。我們看到他們的改變,並且期望他們繼續進步,一個月後會比今天更適應。」

孩子也很希望放下過去,重新出發。

艾力說:「我現在很平靜,我只想做個學生。」

今年內,這些孩子就會與家人團聚,那些無法找到家人的,則會由社區內的寄養家庭照顧。教育和技能培訓的機會,也為孩子的未來帶來希望。

艾力說:「我想成為南蘇丹的總統,我會馬上帶來和平,並讓人人都可以受教育。這兩件事是最重要的。」

宣明會正在南蘇丹推行一個團聚和重返社會的項目,協助700名曾經參與武裝組織的孩子。

*化名

立即行動,與我們攜手,為南蘇丹難民兒童和家庭提供援助!

刊登日期:2018年5月28日

組裝3D打印義肢 啟發中學生認識科技與災害

[2021/09/13] 2021年的暑假,來自21間學校的39名中學生在香港大學參加了宣明會首次舉辦的「走出課室」工作坊:你手造我手。

2021年度宣明會「世界公民實習計劃」實習生分享

[2021/08/19] 2021年夏天,宣明會推出「世界公民實習計劃」,招收本地大學生參與香港辦公室不同部門的日常事務。

「喜樂家庭」: 促進復和的模式

[2021/04/16] 昔日在以色列民之中發生的情況,到了今天,仍然在乍得發生。即使父母是上帝的僕人,也可能輕忽了兒童的權益。

戰爭爆發10年後,敘利亞孩子想說的是……

[2021/04/14] 我們找來了兩位身處約旦難民營的敘利亞男孩,與我們分享他們最近的生活,談談對未來的期望。

本地實習生分享 2020

[2021/03/09] 在2020年,一共有5位同學以短期實習生的身份參與在香港世界宣明會的公共教育工作,他們不但有機會了解發展和扶貧的議題,更能學以致用,協助製......

從女性割禮施行者到兒童倡議者

[2020/11/13] 七十多歲的帕卡,曾是肯尼亞一名施行「女性割禮」(female circumcision) 的人。「女性割禮」也稱為「女陰殘割/切割」(fe......

2020年緬甸教師考察團分享

[2020/10/22] 2020年的農曆新年,10位香港小學及中學老師跟隨宣明會到緬甸探訪當地區域發展項目,與當地兒童及村民交流。雖然當時在疫情陰霾下出發,但最終......

來自莫桑比克的灰姑娘

[2020/09/25] 跟灰姑娘一樣,來自莫桑比克的15歲少女祖妮娜也被繼母憎恨,被迫在家中照顧小朋友和做家務。她遭受苦待,甚至被當作女傭般奴役。當我們認為灰姑娘......

對抗2019冠狀病毒所致的糧食危機

[2020/07/08] 2019冠狀病毒逐漸從一個全球性健康危機,演變成一個威脅特困社群的糧食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