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標籤:

作者:Lisi Emmanuel Alex

根爾來自南蘇丹,今年49歲。南蘇丹在2011年七月獨立後,他曾經在蘇丹首都喀土穆工作,協助僑民回到國家。那時,大家都對未來充滿憧憬,逃難到外地的人都想重返家園。

不少人已經離家數十年,他們都熱切期待著這個新時代。根爾協助同胞回家一段時間後,自己也決定回到南蘇丹去。

內戰在2013年爆發的時候,部分回國的僑民被困在東北部倫克郡的外圍。他們短暫留在當地,希望戰事平息後可以繼續上路。

在2014年,不少回國的僑民孩子只能在營地四周遊走,無所事事,他們的家人又無法負擔他們的學費。根爾當時正為一所救援機構工作,他決定辭去工作,利用離職補償金,在當地一座破落的空置建築物內開辦了一間小學。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他無法提供書本和文具,但相信其他人會施以援手。

根爾運用建築物內三間殘舊的房間作為課室,並在附近一棵大樹下設立自己的辦公室。起初並不容易,因為他孤身一人,難以管理三個課室裡的孩子。他憶述:「在走到另一個課室的時候,我得鎖上門,防止孩子離開,跑到其他地方去。」

在2017年,宣明會開始支援這所學校。根爾說:「我很感激宣明會,因為他們做的,正是我們一直討論想做的事。他們蓋了兩個課室,提供文具和書簿,又給老師發放津貼和提供培訓。」

根爾又說:「教育是生命中的關鍵,可以帶來發展,可以改變心態,也可以鼓勵不同部族和信仰的人共存。」根爾和家人在1970年代初也曾經成為難民,逃到烏干達。他就是在當地讀書的。

根爾讀到中四,便因為家境困難,無法繼續學業。雖然如此,但他時刻都渴望讀書和學習。

身為老師,學生缺課是他最大的挑戰。孩子感到飢餓的時候,就會回到家中,從此不再回來。宣明會開始在學校提供膳食後,這個問題終於得到解決,登記的學生增加至306人,而且出席率理想。

今年,學校增設小學六年級,教導流徙者以及當地社區的孩子。根爾說:「我期望學生人數會隨著增設膳食服務而上升。」他又補充說,他的夢想是開設更高年級的課程。

宣明會的項目統籌艾曼紐說這所學校仍然面對不少挑戰。他說:「大部分老師都是義工,我們只能為他們提供政府劃一的津貼,如果他們找到薪酬更理想的工作,隨時都可以離開。」

宣明會支援超過13,000名三至十八歲的孩子,他們來自26間位於倫克郡及曼約郡的學校。這個項目的內容包括為義務教師提供津貼、修建課室、向學生派發文具、教師培訓,以及推動重歸校園的計劃。


刊登日期:2018年10月5日

疫中求變:厄瓜多爾四方教會與克丘亞教會走上的新路

[2022/10/06] 安柏圖牧師認為社交媒體是信仰在疫情期間的新伙伴。福音已透過社交媒體和網絡平台,突破教會的四面牆,傳到世界各地。

不一樣的牧師,不再一樣的社區

[2022/10/06] 「現在,牧師有足夠的資源,能教育社區中的兒童及為他們發聲,不再只是在聚會的開始和結束時作祈禱的人。」

裝備教會領袖 推動社區改變

[2022/10/06] 三百多名宗教領袖成為了推動改變的力量,轉化兒童和家庭的生活。

微不足道,但不會遺忘

[2022/10/06] 無私的愛心行動不代表毫無掙扎和難處,但跨越障礙、進到受苦群體中,正是對耶穌教導忠心順服的表現。

和平,由孩子做起

[2022/01/21] 「和平就像我們每日的飲食一樣,如果要活得好及與人融洽共處,我們十分需要和平,就好像我們需要食物一樣。」12歲的昆天奴說。

此心安處是吾鄉

[2022/01/21] 「我一生都在逃難。現在我已年老,跑不動了。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和平。我很想將來在南蘇丹的家鄉安葬;但若要成真,必須先有和平,我們才能安然回去。......

組裝3D打印義肢 啟發中學生認識科技與災害

[2021/09/13] 2021年的暑假,來自21間學校的39名中學生在香港大學參加了宣明會首次舉辦的「走出課室」工作坊:你手造我手。

2021年度宣明會「世界公民實習計劃」實習生分享

[2021/08/19] 2021年夏天,宣明會推出「世界公民實習計劃」,招收本地大學生參與香港辦公室不同部門的日常事務。

「喜樂家庭」: 促進復和的模式

[2021/04/16] 昔日在以色列民之中發生的情況,到了今天,仍然在乍得發生。即使父母是上帝的僕人,也可能輕忽了兒童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