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標籤:

作者:Lisi Emmanuel Alex

根爾來自南蘇丹,今年49歲。南蘇丹在2011年七月獨立後,他曾經在蘇丹首都喀土穆工作,協助僑民回到國家。那時,大家都對未來充滿憧憬,逃難到外地的人都想重返家園。

不少人已經離家數十年,他們都熱切期待著這個新時代。根爾協助同胞回家一段時間後,自己也決定回到南蘇丹去。

內戰在2013年爆發的時候,部分回國的僑民被困在東北部倫克郡的外圍。他們短暫留在當地,希望戰事平息後可以繼續上路。

在2014年,不少回國的僑民孩子只能在營地四周遊走,無所事事,他們的家人又無法負擔他們的學費。根爾當時正為一所救援機構工作,他決定辭去工作,利用離職補償金,在當地一座破落的空置建築物內開辦了一間小學。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他無法提供書本和文具,但相信其他人會施以援手。

根爾運用建築物內三間殘舊的房間作為課室,並在附近一棵大樹下設立自己的辦公室。起初並不容易,因為他孤身一人,難以管理三個課室裡的孩子。他憶述:「在走到另一個課室的時候,我得鎖上門,防止孩子離開,跑到其他地方去。」

在2017年,宣明會開始支援這所學校。根爾說:「我很感激宣明會,因為他們做的,正是我們一直討論想做的事。他們蓋了兩個課室,提供文具和書簿,又給老師發放津貼和提供培訓。」

根爾又說:「教育是生命中的關鍵,可以帶來發展,可以改變心態,也可以鼓勵不同部族和信仰的人共存。」根爾和家人在1970年代初也曾經成為難民,逃到烏干達。他就是在當地讀書的。

根爾讀到中四,便因為家境困難,無法繼續學業。雖然如此,但他時刻都渴望讀書和學習。

身為老師,學生缺課是他最大的挑戰。孩子感到飢餓的時候,就會回到家中,從此不再回來。宣明會開始在學校提供膳食後,這個問題終於得到解決,登記的學生增加至306人,而且出席率理想。

今年,學校增設小學六年級,教導流徙者以及當地社區的孩子。根爾說:「我期望學生人數會隨著增設膳食服務而上升。」他又補充說,他的夢想是開設更高年級的課程。

宣明會的項目統籌艾曼紐說這所學校仍然面對不少挑戰。他說:「大部分老師都是義工,我們只能為他們提供政府劃一的津貼,如果他們找到薪酬更理想的工作,隨時都可以離開。」

宣明會支援超過13,000名三至十八歲的孩子,他們來自26間位於倫克郡及曼約郡的學校。這個項目的內容包括為義務教師提供津貼、修建課室、向學生派發文具、教師培訓,以及推動重歸校園的計劃。

無助之時,發送希望

[2020/01/10] 在本已貧困的地方,生活自然不容易。如果再爆發伊波拉病毒,人人都會感到恐慌和無助。此刻教會可以如何回應?如何安慰信徒和社區呢?

本地實習生分享

[2019/12/24] 林玫燕同學 香港大學 2019年 在宣明會實習的時候,我有機會反思自己將來成為老師後的責任,同時也充實了對貧窮議題的看法......

同抗厄爾尼諾,讓飢餓人吃飽

[2019/10/22] 頻仍的旱災、水災和風災持續侵襲非洲南部,使該區的飢荒問題愈趨嚴重。

走出烏干達兒童獻祭的命運

[2019/10/03] 為了個人利益,人到底可以如何不擇手段,犧牲他人?即使對方只是孩子? 在烏干達,每年有數以百計的孩子被擄去和殺害,僅僅為了供應猖獗的人......

我們是人道工作者

[2019/08/19] 宣明會是迅速回應的人道救援機構,在全世界逾100個國家工作。不論往哪裡去,我們專業和充滿熱誠的工作人員,都盡力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

富爸媽,窮爸媽

[2019/06/01] 為了改善孩子的生活,大部分父母都願意做任何事。不過,即使他們出於好心,偶爾也會不知情地犯錯。

微小儲蓄 巨大改變

[2019/05/15] 你可曾想過,我們可以輕易應用的整全銀行和融資系統,是我們擁有的優勢,幫助我們突破資源不足的限制,去發揮更大果效?

以武制暴 展現女孩本色

[2019/03/08] 這個下午,大約20個女孩穿著空手道袍,練習各種招式和動作。腰帶的顏色,展示了各人的技藝如何。然而,僅僅五年前,在這個社區,這是聞所未聞的事......

外地實習生分享

[2018/12/31] 孫由之同學 香港大學 雲南家馨中心 2018年 家馨中心是世界宣明會於2004年推動成立的,關注並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