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瘧疾豈止關乎健康

標籤:

29歲的花斯住在布隆迪,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去年年底的某個星期三,她抱着小兒子,再帶著七歲的兒子賈斯汀上路。他們清早從家中出發到附近一所健康中心,希望可以盡早求診。

從家中徒步前往健康中心,大約需要一小時。不過,今次花斯並不是要帶寶寶去看病,而是因為賈斯汀發高熱三天了。

賈斯汀在去年不是第一次生病。一月時,媽媽已經帶過他到這間健康中心求診,當時他確診感染瘧疾。花斯要付1,500布隆迪法郎(約港幣七元)的醫療費用。

花斯說:「吃了三天的藥後,他就康復了。」

去年,花斯一家只有丈夫不曾生病。「我懷孕的時候,患了三次瘧疾,幸好我看病不用收費。」花斯說。

在布隆迪,孕婦和五歲以下的孩子可以享用政府提供的免費醫療服務。

那天,當花斯抵達健康中心時,接待室已經擠滿了人,大部分是帶著孩子的母親。

雖然賈斯汀感到不適,但他仍然要輪候。在護士忙著接見病人的時候,他要到室外等候,讓呼吸暢順一點。

賈斯汀說:「我覺得不舒服,有時會嘔吐、頭痛和發高熱。」他還說,上次感染瘧疾時,病徵都是相同的。

過了不久,賈斯汀驗了血,證實感染瘧疾。醫療費用需要2,500布隆迪法郎(約港幣11元),因為他並不受惠於免費醫療服務。

花斯說:「這對我來說是太貴了,瘧疾使我們更為貧窮,我要賣掉店裡的物件來支付醫療費用。而且,前往健康中心的時間,原本是用來耕種的。」

花斯也會為幾個孩子的生命而擔憂。問及她為何會擔憂,她回答說:「在我們的社區已經有一些人因為瘧疾而失去了孩子和親人。至今我仍然不明白,為什麼我與孩子會患上瘧疾,即使我們已經使用蚊帳!」

瘧疾肆虐的成因

在花斯的社區和鄰近地區,感染瘧疾的個案完全沒有減少的跡象,尤其是在雨季的時候。健康中心護士奧迪說:「今年雨季,我們每天都有大約40個新個案。很多病人接受治療後就回家,有些人則要留醫幾天。今天,我們已經有13個兒童感染此病,如果與成人的數目比較,可以發現兒童佔了很大的比例。」

僅在2017年11月,這所健康中心就已確診了約900宗瘧疾個案,當中70%患者是13歲或以下的孩子。

瘧疾持續擴散,在新的地區出現染病個案,所以,有指氣候變化是原因之一。另外,糧食不足和營養狀況不佳,削弱了人的免疫系統,而貧窮則令患者無法得享現時的預防機制。因此,令瘧疾擴散的情況惡化。

有專家指出另一個原因是人口密度。布隆迪人口非常稠密,令瘧疾容易擴散。

布隆迪宣明會正在部分地區展開工作,並已提供了58,000個蚊帳予特困家庭。另外,又為184,000個家庭噴灑效用持久的殺蟲劑,避免出現新的感染個案,三個省分內共有一百萬人受惠。

花斯要回家去了,她希望孩子盡早康復。「他上次感染瘧疾時,吃了三天的藥後就痊癒了。」她滿懷希望地說。


刊登日期:2018年4月25日

疫中求變:厄瓜多爾四方教會與克丘亞教會走上的新路

[2022/10/06] 安柏圖牧師認為社交媒體是信仰在疫情期間的新伙伴。福音已透過社交媒體和網絡平台,突破教會的四面牆,傳到世界各地。

不一樣的牧師,不再一樣的社區

[2022/10/06] 「現在,牧師有足夠的資源,能教育社區中的兒童及為他們發聲,不再只是在聚會的開始和結束時作祈禱的人。」

裝備教會領袖 推動社區改變

[2022/10/06] 三百多名宗教領袖成為了推動改變的力量,轉化兒童和家庭的生活。

微不足道,但不會遺忘

[2022/10/06] 無私的愛心行動不代表毫無掙扎和難處,但跨越障礙、進到受苦群體中,正是對耶穌教導忠心順服的表現。

和平,由孩子做起

[2022/01/21] 「和平就像我們每日的飲食一樣,如果要活得好及與人融洽共處,我們十分需要和平,就好像我們需要食物一樣。」12歲的昆天奴說。

此心安處是吾鄉

[2022/01/21] 「我一生都在逃難。現在我已年老,跑不動了。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和平。我很想將來在南蘇丹的家鄉安葬;但若要成真,必須先有和平,我們才能安然回去。......

組裝3D打印義肢 啟發中學生認識科技與災害

[2021/09/13] 2021年的暑假,來自21間學校的39名中學生在香港大學參加了宣明會首次舉辦的「走出課室」工作坊:你手造我手。

2021年度宣明會「世界公民實習計劃」實習生分享

[2021/08/19] 2021年夏天,宣明會推出「世界公民實習計劃」,招收本地大學生參與香港辦公室不同部門的日常事務。

「喜樂家庭」: 促進復和的模式

[2021/04/16] 昔日在以色列民之中發生的情況,到了今天,仍然在乍得發生。即使父母是上帝的僕人,也可能輕忽了兒童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