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女生站起來:對抗童婚

今時今日,許多國家的童婚問題仍然嚴重,特別是女童在少年時期已被父母安排婚姻,不能異議。然而,宣明會的「區域發展項目」透過教育、家訪、成立兒童論壇和保護兒童委員會等不同方式,使童婚問題漸漸得到不同社區的人認識和關注,許多孩子得以擺脫輟學和早婚的命運,得到繼續學習和健康成長的機會,甚至發揮所長,協助將保護兒童、反對童婚的概念進一步在自己的社區中散播出去。

以下是發生於莫桑比克、尼泊爾、印度和孟加拉的四個真實故事:

莫桑比克


在莫桑比克首都馬布多(Maputo)舉行的全國女童會議,宣明會媒體組的成員正在採訪性別、兒童和社會事務部的政府官員,問及有關防止及減少童婚的計劃。

由一班年輕傳媒人組成的宣明會媒體組,在會議中以相片、訪問和文字記錄,製作電腦檔案和印刷品,將保護兒童的訊息帶給會議以外的人。

全國女童會議是由宣明會以及其他非政府組織共同籌辦,致力於降低在適婚年齡前結婚的女童數目,使莫桑比克能從「全球童婚率最高的十個國家」這張名單中被除名。


尼泊爾

尼泊爾的簡嘉(15歲)正告訴她的朋友早婚的壞處,並且需要制止它。簡嘉學業成績優異,是班中之冠,受老師和同學愛戴。由於她的智慧、自信、勤勞與親切的性情,被選為受宣明會支持的學校兒童學會主席。

學校兒童學會的主要工作,包括維持學生紀律、推廣學校與學生的清潔與衛生,以及鼓勵學生參與課外活動。不僅如此,他們甚至介入協助阻止嚴重問題,例如童婚和童工問題。

為阻止同學被迫婚,簡嘉和朋友曾上門進行家訪,嘗試說服對方父母,並解釋早婚的壞處。他們亦曾寫信給相關部門反映有關問題。

「作為孩子,我認為我們沒有被認真對待。現在,我們必須更有策略。在學生小組內談及童婚,並邀請老師及村內保護兒童委員會成員參與,幫助會很大。我們將會更關注這些問題。」簡嘉說。


孟加拉

孟加拉是全球童婚率最高的國家之一。美娜(16歲)生於一個貧窮家庭,她與姨姨及兄弟姊妹住在首都達卡的貧民區。她是宣明會其中一個「區域發展項目」的兒童論壇成員。在其他兒童論壇成員和地區委員會的幫助下,美娜才免於早婚。

現在,美娜活躍於不同的兒童論壇組織,擔任主席或秘書,並支援社區內的童工,亦協助宣明會工作人員在保護兒童方面的工作。在上圖,美娜正帶領著當地的兒童論壇。

美娜正就讀十一年級,她有志於取得研究生學位,並希望成為一位社工。

「美娜給我們帶來靈感。如果我們想勇敢地生活,她會向我們指示道路。」美娜的朋友尼帕說。


印度


印度的絲芭(27歲)已完成烏爾都語的碩士課程,她打算再攻讀社會工作碩士。「在我們社區裡,女性以往都沒有受過教育,因為父母認為女兒最終都會嫁人和離開家庭。女性從不作聲,只會讀書至六年級或八年級。即使是自己的婚姻大事,女性都沒有異議。透過印度世界宣明會舉辦的聚會,父母才明白教育的重要性不僅影響他們的孩子,還影響整個家庭。父母現在都會讓女兒上學。因著宣明會,像我這樣的女性更可以表達自己了。」絲芭說。


按此了解更多「童婚」的專題探討

刊登日期:2017年2月10日

戰爭爆發10年後,敘利亞孩子想說的是……

[2021/04/14] 我們找來了兩位身處約旦難民營的敘利亞男孩,與我們分享他們最近的生活,談談對未來的期望。

本地實習生分享 2020

[2021/03/09] 在2020年,一共有5位同學以短期實習生的身份參與在香港世界宣明會的公共教育工作,他們不但有機會了解發展和扶貧的議題,更能學以致用,協助製......

從女性割禮施行者到兒童倡議者

[2020/11/13] 七十多歲的帕卡,曾是肯尼亞一名施行「女性割禮」(female circumcision) 的人。「女性割禮」也稱為「女陰殘割/切割」(fe......

2020年緬甸教師考察團分享

[2020/10/22] 2020年的農曆新年,10位香港小學及中學老師跟隨宣明會到緬甸探訪當地區域發展項目,與當地兒童及村民交流。雖然當時在疫情陰霾下出發,但最終......

來自莫桑比克的灰姑娘

[2020/09/25] 跟灰姑娘一樣,來自莫桑比克的15歲少女祖妮娜也被繼母憎恨,被迫在家中照顧小朋友和做家務。她遭受苦待,甚至被當作女傭般奴役。當我們認為灰姑娘......

對抗2019冠狀病毒所致的糧食危機

[2020/07/08] 2019冠狀病毒逐漸從一個全球性健康危機,演變成一個威脅特困社群的糧食危機。

宗教領袖齊抗疫

[2020/07/02] 2019冠狀病毒席捲全球,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受到影響。疫情打亂了人們的生活,更使兒童承受巨大的壓力和焦慮,尤其是在貧困地區生活的一群。

由受助者成為助人者

[2020/04/07] 今年七十多歲的約翰,一直和太太合力照顧七個孫兒。他每天都與孫子們在飢餓中一起讀經和祈禱。

無助之時,發送希望

[2020/01/20] 在本已貧困的地方,生活自然不容易。如果再爆發伊波拉病毒,人人都會感到恐慌和無助。此刻教會可以如何回應?如何安慰信徒和社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