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同抗厄爾尼諾,讓飢餓人吃飽

標籤:

頻仍的旱災、水災和風災持續侵襲非洲南部,使該區的飢荒問題愈趨嚴重。莫桑比克、馬拉維和津巴布韋大量農作物受損,導致害蟲及病媒大量繁殖,進一步破壞上季的收成。降雨型態的改變也縮短了農作物的生長期。

除了天災肆虐外,該區經濟也因管理不當而變得疲弱,影響民生以至就業、能源生產、營養健康等地區發展項目。當地現時有超過900萬人正急需人道救援,隨著狀況在未來六個月惡化,需要救援的人數將進一步攀升。

莫桑比克的脆弱社區

2015/16年,莫桑比克遭35年來最強的厄爾尼諾現象重創,約150萬人受影響。乾旱和種子短缺,對隨後數年的農作物收成造成嚴重打撃;31個社區中,超過80萬人面臨糧食危機。

30歲的瑪善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並懷有六個月身孕。她的丈夫離開了她,搬到另一村子生活。為了看家和照顧弟妹,12歲的長女露迪不能再上學。因著旱災對農作物的破壞,瑪善和女兒們只能靠進食樹葉和野果維生,許多時候,一天只能吃到一餐。

「我們幾乎沒有任何收成,因為都沒怎麼下雨。」瑪善說。「許多個晚上,我們都是餓著肚皮睡覺;支撐我們生存的,是一天一餐的野果和樹葉。」

連同瑪善一家在內,該區共有232個家庭正獲得緊急糧食援助。他們會得到37.5公斤玉米粉、12公斤豆,3公升食油及1公斤食鹽。

53歲的卡圖是個農夫。對他一家八口來說,過去三年於農田上的生活並不容易。厄爾尼諾現象所造成的乾旱,導致農作物嚴重失收,令他們缺乏糧食。社區裡其他以務農維生的人,都得面對這嚴峻的現實。

「旱災來臨前,我們能夠耕作、收成,而且清楚知道,我們在收成以後便能有玉米、豆和其他農作物去賣錢。」卡圖憶述。

伸出援手

宣明會正在伙拍不同聯合國組織、社區、捐助者和宗教組織去回應危機。於津巴布韋最脆弱的社區,宣明會已藉不同伙伴籌集到足夠資源以應對當地最迫切的需要。宣明會將繼續籌集資源,以拯救更多生命受威脅的兒童。

在莫桑比克,宣明會伙拍當地社區,於115個村子提供糧食援助予16,065個家庭。「我們的生活有所改善了。」瑪善邊為孩子預備午餐邊說。

走出烏干達兒童獻祭的命運

[2019/10/03] 為了個人利益,人到底可以如何不擇手段,犧牲他人?即使對方只是孩子? 在烏干達,每年有數以百計的孩子被擄去和殺害,僅僅為了供應猖獗的人......

我們是人道工作者

[2019/08/19] 宣明會是迅速回應的人道救援機構,在全世界逾100個國家工作。不論往哪裡去,我們專業和充滿熱誠的工作人員,都盡力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

富爸媽,窮爸媽

[2019/06/01] 為了改善孩子的生活,大部分父母都願意做任何事。不過,即使他們出於好心,偶爾也會不知情地犯錯。

微小儲蓄 巨大改變

[2019/05/15] 你可曾想過,我們可以輕易應用的整全銀行和融資系統,是我們擁有的優勢,幫助我們突破資源不足的限制,去發揮更大果效?

以武制暴 展現女孩本色

[2019/03/08] 這個下午,大約20個女孩穿著空手道袍,練習各種招式和動作。腰帶的顏色,展示了各人的技藝如何。然而,僅僅五年前,在這個社區,這是聞所未聞的事......

給流徙者新的盼望

[2018/12/18] 今年十月,聯合國難民署在一份報告中警告,隨著全球被迫流徙的人數增長,款項越來越不敷應用。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