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標籤:

森能今年29歲,與母親和四名弟妹生活於柬埔寨暹粒省。以往,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

身為長子,森能必須努力工作,但他日常的收入仍然不足夠供應家人所需。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據說薪水比較高。於是,森能在2010年出發前往泰國,並沒有帶任何身分證明文件。

森能在曼谷當建築工人。幾個月後,他才查問何時發薪,但是,老闆卻沒有支薪,只叫他等6至12個月。

森能憶述:「我覺得被中介人騙了,但我又沒有錢回家。」他在曼谷留了很多個月,工作換了一份又一份,只是為了賺到合理的工錢。

非法中介人介紹他人到海外打工,往往承諾收入會比現時豐厚。他們的目標通常是相識的人,例如朋友的朋友和鄰居。他們擅於游說,並提供即時的「利益」,包括向當事人的家庭貸款,為當事人付擔交通和住宿開支,以及在當事人移居期間提供膳食津貼。

森能說:「後來,有人介紹我和我朋友到印尼當漁夫。我非法入境印尼,是因為我預計可以每月賺到12,000泰銖(約港幣2,840元),這筆錢足夠我養活家人。」

他們兩人被安排到當地一艘漁船上工作。森能憶述:「我每天早上5時就起牀工作,到11時放午飯時才休息。我1點又再繼續,直到下午5時,然後由6時一直做到深夜11時。有時如果要修補漁網,我要工作到凌晨3時。」

經過18個月,森能不但沒有賺到預期的收入,反而因為沒有簽署過合約,不斷無解釋下被人剋扣工資。森能被騙了。

森能說:「有好幾次我都想過逃走,但又怕被靠近船的鱷魚攻擊。」既沒有錢養家,又沒法回家,森能的希望似乎已經幻滅了。

但是,後來森能取得了柬埔寨駐印尼大使館的電話號碼,對方告訴他要逃走,並且避開當地警察,否則只會被送返船上。有一次,船靠岸的時候,森能和另外幾人把握機會,逃到一個庇護營中。非法入境者在等候遣返期間,可以在此得到保護。後來,森能就被送返柬埔寨去了。

在印尼和柬埔寨兩國政府支持下,宣明會的「終結人口販賣」項目與國際勞工組織合作,開展消除人口販賣的工作,並包括協助倖存者重新融入原生社區。

宣明會為森能提供輔導,協助他處理這段可怕經歷帶來的情緒陰影。宣明會職員又到他的村落探訪他,指導他如何從正途賺取收入。

藉著參與這個項目,森能接受了技能培訓,學習修理引擎。宣明會也為他提供一個電動引擎,幫助他開展業務。

他說:「我真的感謝宣明會支持我,現在我可以在自己的國家賺錢養活自己和家人了。」

今日,森能的財務狀況穩定,並在所住的村落附近開始了一門小生意,每日收入有40,000至60,000柬幣(約港幣78至117元),足以養活他的家人。此外,他還計劃著與女朋友成婚。


刊登日期:2018年8月23日

和平,由孩子做起

[2022/01/21] 「和平就像我們每日的飲食一樣,如果要活得好及與人融洽共處,我們十分需要和平,就好像我們需要食物一樣。」12歲的昆天奴說。

此心安處是吾鄉

[2022/01/21] 「我一生都在逃難。現在我已年老,跑不動了。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和平。我很想將來在南蘇丹的家鄉安葬;但若要成真,必須先有和平,我們才能安然回去。......

組裝3D打印義肢 啟發中學生認識科技與災害

[2021/09/13] 2021年的暑假,來自21間學校的39名中學生在香港大學參加了宣明會首次舉辦的「走出課室」工作坊:你手造我手。

2021年度宣明會「世界公民實習計劃」實習生分享

[2021/08/19] 2021年夏天,宣明會推出「世界公民實習計劃」,招收本地大學生參與香港辦公室不同部門的日常事務。

「喜樂家庭」: 促進復和的模式

[2021/04/16] 昔日在以色列民之中發生的情況,到了今天,仍然在乍得發生。即使父母是上帝的僕人,也可能輕忽了兒童的權益。

戰爭爆發10年後,敘利亞孩子想說的是……

[2021/04/14] 我們找來了兩位身處約旦難民營的敘利亞男孩,與我們分享他們最近的生活,談談對未來的期望。

本地實習生分享 2020

[2021/03/09] 在2020年,一共有5位同學以短期實習生的身份參與在香港世界宣明會的公共教育工作,他們不但有機會了解發展和扶貧的議題,更能學以致用,協助製......

從女性割禮施行者到兒童倡議者

[2020/11/13] 七十多歲的帕卡,曾是肯尼亞一名施行「女性割禮」(female circumcision) 的人。「女性割禮」也稱為「女陰殘割/切割」(fe......

2020年緬甸教師考察團分享

[2020/10/22] 2020年的農曆新年,10位香港小學及中學老師跟隨宣明會到緬甸探訪當地區域發展項目,與當地兒童及村民交流。雖然當時在疫情陰霾下出發,但最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