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標籤:

森能今年29歲,與母親和四名弟妹生活於柬埔寨暹粒省。以往,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

身為長子,森能必須努力工作,但他日常的收入仍然不足夠供應家人所需。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據說薪水比較高。於是,森能在2010年出發前往泰國,並沒有帶任何身分證明文件。

森能在曼谷當建築工人。幾個月後,他才查問何時發薪,但是,老闆卻沒有支薪,只叫他等6至12個月。

森能憶述:「我覺得被中介人騙了,但我又沒有錢回家。」他在曼谷留了很多個月,工作換了一份又一份,只是為了賺到合理的工錢。

非法中介人介紹他人到海外打工,往往承諾收入會比現時豐厚。他們的目標通常是相識的人,例如朋友的朋友和鄰居。他們擅於游說,並提供即時的「利益」,包括向當事人的家庭貸款,為當事人付擔交通和住宿開支,以及在當事人移居期間提供膳食津貼。

森能說:「後來,有人介紹我和我朋友到印尼當漁夫。我非法入境印尼,是因為我預計可以每月賺到12,000泰銖(約港幣2,840元),這筆錢足夠我養活家人。」

他們兩人被安排到當地一艘漁船上工作。森能憶述:「我每天早上5時就起牀工作,到11時放午飯時才休息。我1點又再繼續,直到下午5時,然後由6時一直做到深夜11時。有時如果要修補漁網,我要工作到凌晨3時。」

經過18個月,森能不但沒有賺到預期的收入,反而因為沒有簽署過合約,不斷無解釋下被人剋扣工資。森能被騙了。

森能說:「有好幾次我都想過逃走,但又怕被靠近船的鱷魚攻擊。」既沒有錢養家,又沒法回家,森能的希望似乎已經幻滅了。

但是,後來森能取得了柬埔寨駐印尼大使館的電話號碼,對方告訴他要逃走,並且避開當地警察,否則只會被送返船上。有一次,船靠岸的時候,森能和另外幾人把握機會,逃到一個庇護營中。非法入境者在等候遣返期間,可以在此得到保護。後來,森能就被送返柬埔寨去了。

在印尼和柬埔寨兩國政府支持下,宣明會的「終結人口販賣」項目與國際勞工組織合作,開展消除人口販賣的工作,並包括協助倖存者重新融入原生社區。

宣明會為森能提供輔導,協助他處理這段可怕經歷帶來的情緒陰影。宣明會職員又到他的村落探訪他,指導他如何從正途賺取收入。

藉著參與這個項目,森能接受了技能培訓,學習修理引擎。宣明會也為他提供一個電動引擎,幫助他開展業務。

他說:「我真的感謝宣明會支持我,現在我可以在自己的國家賺錢養活自己和家人了。」

今日,森能的財務狀況穩定,並在所住的村落附近開始了一門小生意,每日收入有40,000至60,000柬幣(約港幣78至117元),足以養活他的家人。此外,他還計劃著與女朋友成婚。

無助之時,發送希望

[2020/01/10] 在本已貧困的地方,生活自然不容易。如果再爆發伊波拉病毒,人人都會感到恐慌和無助。此刻教會可以如何回應?如何安慰信徒和社區呢?

本地實習生分享

[2019/12/24] 林玫燕同學 香港大學 2019年 在宣明會實習的時候,我有機會反思自己將來成為老師後的責任,同時也充實了對貧窮議題的看法......

同抗厄爾尼諾,讓飢餓人吃飽

[2019/10/22] 頻仍的旱災、水災和風災持續侵襲非洲南部,使該區的飢荒問題愈趨嚴重。

走出烏干達兒童獻祭的命運

[2019/10/03] 為了個人利益,人到底可以如何不擇手段,犧牲他人?即使對方只是孩子? 在烏干達,每年有數以百計的孩子被擄去和殺害,僅僅為了供應猖獗的人......

我們是人道工作者

[2019/08/19] 宣明會是迅速回應的人道救援機構,在全世界逾100個國家工作。不論往哪裡去,我們專業和充滿熱誠的工作人員,都盡力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

富爸媽,窮爸媽

[2019/06/01] 為了改善孩子的生活,大部分父母都願意做任何事。不過,即使他們出於好心,偶爾也會不知情地犯錯。

微小儲蓄 巨大改變

[2019/05/15] 你可曾想過,我們可以輕易應用的整全銀行和融資系統,是我們擁有的優勢,幫助我們突破資源不足的限制,去發揮更大果效?

以武制暴 展現女孩本色

[2019/03/08] 這個下午,大約20個女孩穿著空手道袍,練習各種招式和動作。腰帶的顏色,展示了各人的技藝如何。然而,僅僅五年前,在這個社區,這是聞所未聞的事......

外地實習生分享

[2018/12/31] 孫由之同學 香港大學 雲南家馨中心 2018年 家馨中心是世界宣明會於2004年推動成立的,關注並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