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標籤:

黎巴嫩

助敘利亞兒童突破障礙

為了逃避家鄉的戰火,數以千計敘利亞難民來到黎巴嫩的貝卡山谷尋求棲身之處。但是,他們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惡劣的居住環境中,倚靠人道救援渡日,寶珠也是其中之一。然而,與其他難民有別,她還面對著額外的挑戰。她的其中一個孩子—法蒂瑪患有唐氏綜合症。

當他們剛抵達黎巴嫩的時候,寶珠及家人與一位舊友同住,之後才租住了臨時營帳區附近的一間破爛房屋。她說:「這裡的環境真的很糟糕,下雨的時候,天花板會有水滴下來的。」她的丈夫是建築工人,但很難找到工作,因為很多敘利亞難民都投身此行業,令工作機會減少。所以,寶珠一家人要倚靠人道救援組織給予的幫助生活。

寶珠的六個孩子中,四個在黎巴嫩出生,包括四歲的法蒂瑪。寶珠憶述:「我懷著法蒂瑪的時候,總覺得不太對勁,但又不太知道有何不妥。」那時,她沒有錢做抽血檢查,只能等到法蒂瑪出生後才再作打算。

「由那天起我知道我的女兒這一生都會很艱苦。」寶珠說。法蒂瑪不懂得說話,吃和喝的也很少,有時還會打她的姊妹。寶珠接著說:「法蒂瑪只懂說三個詞語—我的名字、爸爸的名字,還有『Esss』。」「Esss」不是阿拉伯語,而是這個小女孩表達自己時唯一發出的聲音。其他在這個臨時營帳區的小孩發現了法蒂瑪這樣表達自己,就取笑她,叫她做「Esss」,直至寶珠不讓法蒂瑪再跟那些小孩玩耍。寶珠補充著說:「我知道她永遠不會像她的姊妹那樣,甚至比她年幼的都比她更懂事。」

寶珠後來在臨時營帳區內進行的一次社區外展活動中,得悉宣明會開辦幼兒教育項目,於是,毫不猶疑地為法蒂瑪報名。這個項目專為身處貝卡山谷和阿卡(黎巴嫩北部)的敘利亞難民孩子提供幼兒教育服務,並為家長提供培訓,教授他們如何在家中幫助孩子學習。

寶珠說:「最初,我不知道她會否獲取錄,但她成功了。然後,我又覺得如果她有姊姊瑪莉安陪同會更好。」雖然瑪莉安比法蒂瑪年長一歲,但她們可以同班,幫助法蒂瑪適應環境和進食。幾星期後,法蒂瑪開始更積極地參與各種活動,甚至不抗拒老師餵她吃飯,最重要的是,她每天回家時都很快樂。寶珠說:「我希望法蒂瑪終有一天可以說話和變得更為獨立。」

自從去年六月起,宣明會在黎巴嫩的幼兒教育項目,為一千一百名孩子提供教育機會,並為一千名家長提供培訓。

標籤:

柬埔寨

廁所帶來健康和快樂

「有一次,我連續三天地腹瀉。那時,我只有十一歲,很害怕自己會死去,永遠離開媽媽。」今年十四歲住在柬埔寨北部班迭棉吉省斯外杰縣的蘇菲,仍然猶有餘悸地憶述著。

蘇菲和媽媽及十一個月大的弟弟同住,祖母則住在隔壁的房子,他們共用一個位於屋外的廁所。這個廁所是在三年前才建成的。之前,他們一家人只是隨地便溺,有時在住所附近,有時則在叢林中。其他村民也有相同的習慣,更常常在湖邊便溺,但是,這個湖卻是整個社區的主要食水來源。

蘇菲說:「我以前常常生病,不時都會嘔吐和腹瀉,每月更要多次到健康中心求診。那時,我吃完東西後常常會肚子痛,只有對媽媽說我不能上學去。」蘇菲的媽媽穆科接著說:「除了她,我也受到影響。我們常常腹瀉,要看醫生。」

穆科補充著說:「我每次去看醫生都要花費約十二萬瑞爾(約二百三十港元),但我的丈夫在泰國當建築工人,每月僅能賺到五千泰銖(約一千二百五十港元)。如果我們不是常常生病,這筆錢還勉強足夠我們的家庭開支。可是,因為我們每月都會生病三至四次。所以,我要向非正規的放債人借錢,月息是五厘。」

在2016年起,宣明會開始在斯外杰縣推行校本的社區水利衛生項目,倡議社區人士關注隨地便溺的問題,一起改善衛生情況,減少社區人士和小學生感染因水而傳播的疾病。因著這個項目,現時社區內幾乎每戶都有廁所;而自從學校課程加入了水利衛生知識後,學生也不再隨地便溺了。

蘇菲燦爛地笑著說:「現在我家有了廁所,真的很開心,因為我不用再走遠路或者冒雨上廁所,一家人也比以前健康和快樂呢。」穆科補充著說:「如果我早一點決定安裝廁所,應該會更好、更省錢。因為我花在看病的金錢遠遠多於安裝一個新廁所的費用。」

標籤:

宣明人語

世界宣明會是什麼?

作者:Marilee Pierce Dunker(世界宣明會大使及創辦人卜皮爾博士的女兒)


世界宣明會創辦人卜皮爾博士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已經開始在美國廣播公司為貧困孤苦者發聲。
世界宣明會已經成立六十八年了,自從1950年九月廿二日在洛杉磯登記,由卜皮爾擔任總裁。世界宣明會當年是一個傳教及援助組織,旨在協助正在發生於東方的危機。當時正值韓戰期間,需要為難民和孤寡籌款,提供協助。

我細閱過無數父親卜皮爾在美國廣播公司說過的故事。上帝其實給了父親一個遠遠超出韓國的願景。事實上,在世界宣明會成立之前,他和媽媽在印度、菲律賓和中國已經開始宣教的旅程!直至1960年,我們在二十多個國家開展了工作。

父親在慶祝世界宣明會成立十週年時,於電台節目廣播了一篇題為「世界宣明會是什麼?(十週年報告)」的訊息:

「親愛的朋友,感謝你多年來一直與世界宣明會同行。在我們看來,上帝在短短十年之間,讓世界宣明會一直工作到如今,實在太美妙了。

我們現在於亞洲的一百五十九所孤兒院,照顧著一萬三千六百名兒童。我們也在照顧一百七十名被殺害的韓國基督徒的遺孀和子女。他們也因著好心人每月付出的廿五美元捐助,才得著幫助。或者好像那位八十八歲的老太太在寫給我的信件裡所說,她想匿名地捐助,『因為我覺得孩子不要接觸即將離世的人會更好。當他們與你相熟後,你很快又要離開。但我仍然願意竭盡本分,關心那些基督所愛和願意為他們而死的人。』

我們已經隨時作好準備,幫助患難中的人。我們從上帝手中得到一切所需,就是透過你的幫助!感謝你透過我們協助其他人。目前,我們正在福爾摩沙和韓國等地協助建立七間醫院⋯⋯」

父親的好朋友拉里在這個廣播節目中作出總結:「世界宣明會是你的工作—是你與分布在世界各個最偏遠和最困難地區的貧窮人之間的聯繫。他們每天都有新的需要,需要世界宣明會作出協助。當你支持我們的工作時,我們就可以幫助他們。」

我很希望在世界宣明會成立六十八年之際,以父親於這次廣播時的引言,作為總結:「親愛的朋友,感謝你多年來一直與世界宣明會同行。在我們眼裡,上帝在短短六十八年之間,讓世界宣明會一直工作到如今,實在太美妙了。」

總幹事的話

二月,我們經歷了最溫暖的農曆新年,美國日本卻經歷了最嚴寒的冬天(連夏威夷也下雪!)。地球暖化極端天氣似乎正在常態化。或者綠色生活環保習慣已不再是什麼大理想,而是地球......

世路思潮

「我的人生一團糟!」面前年輕的媽媽說。越南山區,離首都河內三小時車,宣明會社區發展工作已經十年,開始見成果:孩子上學,學生自發組織改善社區活動(如清理垃圾,探訪停學......

專題

每個人在一些時刻或環境裡,都會面對自身的脆弱,有人害怕讓人看見自己的脆弱,亦有的人在脆弱中變得剛強。我們的「脆弱」,需要自我面對;但是,如果孩子落入「脆弱」的環境中......

苦難中同行

八歲的以斯帖與父母及姊妹們住在盧旺達,她的父母經歷戰火,各散東西,在2003年才回到盧旺達,與其他歸國的難民一樣,他們已經無家可歸,只有暫時住在一個昔日動物聚居的地......

捐款何處去

2018年,我們經歷了超強颱風「山竹」帶來的威力,更看見印尼地震及海嘯造成的驚人破壞力。這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百周年的歷史時刻,多國領袖聚首巴黎,紀念與前瞻世界......

人物專訪

從2015年開始,香港浸信會醫院已經舉辦了三屆「饑饉一餐」活動,2017及2018年還是最高籌款額隊伍亞軍,成績斐然。究竟他們是怎樣去推動的呢?相信他們的經驗不但很......

中國心

含羞草好像一個小姑娘,靜靜地站在小路旁,當人們躡手躡腳地走近時,她就嚇得捂著臉彎下腰,還打指縫裡盯著人們瞧。小君和慧安也曾經好像含羞草一般,靜靜地躲在一旁。

助養樂

你有多久沒有執筆寫信了?對於遠方的助養孩子,你的信件除了可以拉近彼此距離,讓他們認識世界的另一端,還可以長遠建立一份難得的情誼。

孩子篇

「收到那些信件和賀卡時,我真的很開心。它們對我來說很特別。我很想感謝我的助養者,來自香港的你。」多烏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