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標籤:

孟加拉

以工換酬 改善難民生活

這天早上十時,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的難民營裡,氣溫已高達攝氏三十五度,濕度接近百份之九十。這裡臭味難聞,酷熱難當,因為哈米達與其他建築女工正在污水渠上面,修建一道竹橋。

在羅興亞人保守的穆斯林文化中,女性外出工作並不常見,從事勞動工作更是罕見。哈米達和其他工友都是年輕寡婦,她們突破傳統,只是為了賺取供養子女的金錢。在這個現時已有約一百萬人棲身的難民營中,二百九十五名婦女正參與宣明會的以工換酬項目。哈米達說:「我們甚麼工作都不介意。我們負責把沙和水泥堆進袋子、平整道路和修造竹欄,更粗重的工作則由男士負責。」

哈米達的丈夫在2017年死於衝突,使她頓變家中的經濟支柱。她和丈夫本來擁有一個小農場,自行耕種及飼養牛羊。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四十歲便要成為寡婦,並要獨力撫養分別十一歲和八歲的兒子。然而,她的經歷並非冰山一角。聯合國難民署估計此難民營中有逾三萬二千個家庭由女性當家。所有難民每月都能領取食物,包括米飯、豆類和植物油,但除此以外,這群婦女卻未能為孩子提供其他食物。

宣明會正為一千名羅興亞難民提供短期工作,在滿佈泥濘和陡峭的難民營中修築道路、通道和橋樑。這群難民中,佔百分之三十為女性。工人分成小隊,輪流工作二十日。工人每日可以賺取三百五十塔卡(約三十二港元),與當地的工資水平相若。此工資在營中十分夠用,因為一公斤蕃茄只售八十塔卡(約七港元),一隻雞也只售一百二十塔卡(約十一港元)。工作還有助難民重拾自信和尊嚴,透過賺取收入賦予他們選擇的權利,可以稍稍掌握自己的生命。

儘管項目取得成效,但起初也遇到阻滯。在文化上,女性外出工作並不被接受,尤其是與男性一起做建築工程。第一隊女子隊剛到工地時,被不少路過的男士指罵和奚落,甚至受到言語威嚇。宣明會的項目主任雅嘉說:「最初招募婦女很不容易,所以我們去找社區領袖面談,取得他們支持。」之後,雖然她們偶爾仍會被鄰居譏笑,但騷擾大致上止息了。

工作除了能夠賺錢養家,對社區也作出貢獻,令哈米達很自豪。她說:「大家都很滿意我們的修路工作,他們現在都可以更輕鬆地出入了。」

標籤:

柬埔寨

同一目標   助青少年建立抗逆力

「我曉得被歧視的滋味,所以我不會那樣對待其他人。」十三歲的金花說。她參加了柬埔寨宣明會在班迭綿吉省推行的『同一目標計劃』。這個計劃特別為脆弱的青少年而設,讓他們接受優質的足球和生活技能訓練。

金花生於貧困家庭,自小已經飽受歧視,對她的影響甚深,令她對自己和別人也抱著十分負面的看法。她很害怕認識新朋友,也不輕易與其他人接觸。

在去年五月,金花經過評估後,獲選參加「同一目標計劃」。計劃的技術統籌拉維說:「起初,她十分害羞,很抗拒跟人相處和參與活動。她極之保護自己,經常逃避與男士相處。」

拉維接續說:「在第二節生活技能課後,金花的行為大大改變了。她勇於回答問題,也更積極參與小組討論。」金花在課堂和球場上十分主動,樂於幫助朋友,也用功學習和提出意見,與隊員一起解決問題,她更從沒有缺課。金花笑容滿面地說:「我在這個計劃中獲益良多,學會如何正面思考、面對壓力及團隊合作精神。」

金花還說:「我最喜歡的部分是踢足球,因為很好玩,而且可以接觸很多人,認識到新朋友。」她毫不猶疑地說:「酒和毒品對健康有害,也不受社會歡迎,所以,我不會嘗試。我寧願花時間做運動,這樣更健康和有趣。」

除了上學和參加此計劃,金花也會幫忙做家務,並教導村中的孩子。她說:「我喜歡教導他們,這樣令我快樂,也讓我想起小時候是如何學懂字母的。」

金花重拾勇氣和信心後,積極地參與宣明會其他倡議兒童權益和遏止暴力的活動,她心中還有一個美麗的夢想。「我想在非牟利組織工作,因為鄰居說我待人接物的時候很勇敢,正是這份工作所必須的。」她興致勃勃地說。

「同一目標計劃」不但幫助青少年肯定自己,與同伴和社區建立深厚關係,還教導他們作出正確的決定,掌握自己的將來。透過為期一年的培訓,提升青少年的抗逆力,並遠離暴力、濫用藥物等不良習慣,以及積極參與運動項目,為他們的生命帶來正面影響。在2018年,一千二百名青少年受惠於此計劃,今年項目將擴展至服務二千多名當地的青少年。

標籤:

宣明人語

生命激勵生命

作者:Cecil Laguardia(南蘇丹世界宣明會傳訊經理)

南蘇丹婦女生命的故事,一直激勵著我,與人分享她們的經歷,讓她們不會被世界遺忘。
為甚麼我熱愛這份工作?每當我告訴別人在哪裡工作時,總會換來奇怪的反應。例如:做人道救援工作,回應緊急事件,是一件事,但在好像南蘇丹這樣脆弱的地方,每日應對當中的艱巨挑戰,卻是另一回事。為甚麼你不能尋找一份「正常」又安全的工作呢?這些問題,我早已聽慣了。

我選擇相信客觀的事實。現時,南蘇丹逾一千二百萬人中,估計婦女佔百分之四十九。如果她們能夠生存,甚至生活安定,那麼我也一定可以。經驗告訴我,全世界的女性,連生活在最艱苦環境中的,都有這種堅韌的生命力。

我在伊拉克認識了二十八歲的安絲塔。那時是2015年,庫爾德地區的流徙危機正值顛峰期。她當時懷孕,仍然要帶著三個年幼子女離開家園,逃往一個擠逼的流徙營地,她還在營中誕下了幼子。他們棲身於一個狹小的營帳中,一家人在冬天時,大部分時間都擠在暖爐旁邊。她的眼神悲傷,卻十分堅定。

作為母親,有些事情總是能夠心領神會。安絲塔的力量來自於知道孩子能否活下去,都完全倚靠她。

除了安絲塔的經歷,我也聽過很多女性的故事,其中大部分最令人心痛的,都發生在南蘇丹。東妮(化名)曾經被武裝組織綁架近一年,並成為童兵。她年僅十四歲,為了生存,被逼做出各種可怕的事情。「我們被人警告,如果不服從指令,去偷竊、搶掠甚至殺人,便要承擔沉重的後果,我們根本沒有其他選擇。」

我不曉得一個人飽受如此經歷後,到底怎能再次站起來,但東妮的樂觀讓她在最困難的日子,仍能使自己變得更好。

還有一個故事,我一直銘記於心。大概十年前,我在一個宣明會支持的灌溉項目中,認識了津巴布韋的瑪姬,她那時已經六十多歲。由於七個子女都死於愛滋病,她要獨力照顧六個孫兒。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已經擺脫哀傷。想到她所經歷的一切和撫養孫兒的辛酸,我只能向她致敬。但是,她是我在那次旅程中,遇到笑容最燦爛的人。她為所擁有的一切而感恩,並盡心盡力,做好她現時的重任。

這些年來,我遇上很多臉孔、很多夢想、很多激勵人心的故事。這些女性讓我想起我的母親,她也經歷了衝突、貧窮和危機,但她活下來,並撫養我成人。正是這些女性讓世界無論在何時何地和任何景況之下,也能繼續運轉下去,正如愛蓮娜.羅斯福的名言所說:「女人就像茶包,如果不放進沸水裡,你永遠不會知道她有多強。」

總幹事的話

四月十八日台灣發生6.1級地震,剛巧身在台灣宣明會辦事處參加地區會議,在六樓,地板搖動二十多秒。台灣同事說:「這是很大的地震!」日本同事說:「不算很大,我們經常有這......

世路思潮

2019年2月27日,約旦,阿茲拉克(Azraq)難民營,四萬多敘利亞難民過去五年的家園,下雨,寒冷,5°C。探訪幼稚園,健康廚房,小學,環保垃圾站,大家都穿上厚衣......

專題

城市是一個我們絕不陌生的地方,她是無數人尋找生計、夢想,甚至名成利就的好地方,卻也是無數人飽受生活煎熬,生活朝不保夕的彈丸之地。對你而言,城市到底代表著什麼?

捐款何處去

布隆迪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這個內陸國家逾七成人口生活在貧窮之中。由於高度倚賴農業耕作,以致國家發展緩慢,近年更深受糧食不足的威脅。同時,政治不穩亦導致數以千計人......

人物專訪

有人說,有時一張相片更勝千言萬語。筆者也十分同意影像的力量,以及其給予人的思考空間,很多時候能夠與文字相輔相成。因此,宣明會也會邀請義務攝影師在香港或前赴不同發展中......

中國心

「凱凱今年十歲了,是典型的自閉症兒童。他的社交能力、情緒表達能力都很差,僅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對父母、身邊的人都沒有回應。」凱凱的爸爸憂心地說,「在他受挫、要求得不到......

助養樂

百日宴或疫苗注射卡上的記錄,都標誌著一個個孩子的成長里程碑。在貧困社區裡,父母卻未必擁有資源為孩子慶祝生日,甚至沒有意識到申領出生證明書的重要性,以致孩子被剝奪教育......

特稿

助養兒童,只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