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標籤:

生存要喝水,做人就要做義工 -

訪義務攝影師Anthony


作者:龔小明

有人說,有時一張相片更勝千言萬語。筆者也十分同意影像的力量,以及其給予人的思考空間,很多時候能夠與文字相輔相成。因此,宣明會也會邀請義務攝影師在香港或前赴不同發展中國家拍照,Anthony便是其中之一。雖然他擔任義工已經十年,還是那麼滿腔熱誠,只要時間許可,他也會欣然答應,就好像今次的專訪,他也是如此爽快地應邀。

第一次的義工經歷

談到第一次在宣明會當義工,Anthony說是「饑饉30」,他憶述:「十幾年前開始學習攝影,覺得好玩,也沒有參加正式的攝影班,只是跟一位師傅去拍照。這位師傅與一位宣明會同事是教友,那時,知道宣明會需要義工拍照,便答應了。那時是2009年,還記得宣明會同事希望我拍攝特定的情景,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因為那時還是抱著玩的心態。但是,大家都說我可以的,就是這樣第一次參與大型活動的攝影了!」

對Anthony來說,他的另一個「第一次」也在2009年發生,在當年的十一月首次應宣明會同事邀請,隨隊前赴柬埔寨,Anthony說:「當宣明會同事邀請我時,我知道要拍攝名人,所以,我很害怕的,沒有太大信心。由於很緊張,出發之前做了很多準備功夫,例如細心擦拭攝影器材,保障自己萬無一失;又去看了其他國際救援機構的相片作為參考。但是,仍然信心不大,是師傅和你們的同事不斷說我可以呢。」

回想這趟旅程,對中學時常常參加外展活動的Anthony來說,並不覺得很辛苦,反而最難忘的是:「我第一次看見當地人的生活,對我的影響很深。我記得探訪一個家庭時,車輛在人跡罕見的路上走了兩小時,中間還要搬開倒塌的大樹,才到達一間茅屋,面積大約只有一個車位的大小,裡面卻住了七個人,都很瘦弱,感覺他們好像是營養不良。當問及他們平日吃什麼的時候,他們說是捉青蛙和小蟹。我們便跟他們到河裡捉青蛙,河水是啡色的,不曉得裡面有什麼,其實很危險。在香港,我們一定不會讓五、六歲的孩子這樣做,因為我在河邊看見了蛇皮。孩子把一個網撒在河裡,然後拉回來,只是捉到一條五元硬幣般大小的魚。他們周圍什麼都沒有,整家人的一餐就吃那條魚,印象十分深刻,因為辛苦一輪只得到一條小魚。」

「心酸」的動力

在這十年的義務攝影工作,除了柬埔寨,他還隨宣明會到過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印度、孟加拉、烏干達、約旦、黎巴嫩、蒙古、尼泊爾和中國內地等。他開心地說:「第四、五、六次便清楚記得,之後也開始數不清楚次數了,因為有些國家也不止到過一次。」

除了第一趟旅程之外,他說印象最深刻的是約旦和黎巴嫩之旅,感覺很大,但反而沒有拍下來。「當時在黎巴嫩,那兒距離敘利亞邊境很近,我們探訪了一個敘利亞難民家庭,父母帶著兩個大概十一、二歲的女兒和一個男嬰,生活困難,因為難民身份很難找生計。聽說他們以前很富有,我以為只是一個中產家庭,怎料在屋內看見他們的舊照片,才知道他們以往的家,真的是一間豪宅,還放著幾部歐洲房車,兩個女兒,穿著很漂亮的衣服,爸爸則穿著西裝,很有型,總之是很富有的。他們逃難來到黎巴嫩之後,現在的家很小,只有大概二百呎,五個人居住。我看著那些照片,再回望爸爸的樣子,長了鬍子,很落寞,全家人的面貌與以往的反差真是很大。那時,總幹事趙煥明一邊和爸爸傾談,爸爸便開始哭了,我覺得很心酸,平時我看見這些場面都會拍下來,但當時真是很不忍心。我想如果我是他,父母年紀大了,我要帶著他們爬過山,逃難到黎巴嫩,本來很富裕,但現在失去一切,我會怎樣呢?」Anthony認真地說。

他接著說:「我覺得我們都很幸福,因為我們沒有經歷戰爭,因為一旦發生戰事,便可以變成一無所有。有時我們看見有些貧窮人,他們可能一出生就只有青蛙吃,所以,他們會覺得這事情是正常的。就算他們營養不良,他們仍然會很開心,但難民的情況不同,他們真的很不開心,他們之前曾經享受美食,有機會去旅行,非常富裕。」

Anthony雖然難以忘記這個心酸的故事,可是,他認為這些真人真事,反而令他變得更積極,抱著能夠幫助的便幫助的心態去繼續當義工。他說:「我們有時在電視機、收音機或相片裡,看見或聽見這些人的故事,但與親身經歷的是兩碼子的事。我從探訪中學習到很多東西,所以,我很喜歡做義工,因為有時在香港其實太幸福、太舒服,很受保護,飲食和交通都很方便,令人太安逸,有時出去看看其他人和事,對個人成長是不錯的,可以提醒自己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福的。」

談到起初與現時隨隊拍照的心態,他坦白地說:「最初做義工時其實是有一些私心的,因為自己喜歡旅行攝影,所以,希望把東西拍得好看,起初帶著拍攝美麗的東西的心態,花很多時間去思考和構圖。但是,去了這麼多次探訪後,我覺得把珍貴一刻拍下來比較重要,未必是不開心的,可以是開心的,總之要捕捉到那個環境和人的感情。我喜歡如實拍攝,有些人會喜歡拍得很感性,但我覺得把真實的東西拍下來就可以了。一個生活在困境中的人,也可以開心的呢!」 

有得沒有失的旅程

由2009年開始,Anthony每年也會當「饑饉30」的義務攝影師,中間只有兩年未能抽空參加,他也在宣明會其他籌款活動中幫忙拍攝。他覺得多年來做義工的經歷,是有得並沒有失,是一種個人體驗,當中有成長。他解釋著說:「我以前是一個追求美食的人,很肥胖,覺得每餐都要吃得很好,身邊的人都叫我減肥。直至我第一次到柬埔寨,看見當地人的生活環境那麼惡劣,活得那麼艱難,於是,問自己為何要那麼執著吃什麼,因為這個心態的轉變,我開始減肥,心態和生活習慣都改變了。我當時其實已經三十歲了,但沒有特別為自己所擁有的東西而感恩,在柬埔寨親身看見經歷過戰爭和家庭破碎的人,才明白到沒有什麼東西是必然的。我以前曾經對家人諸多不滿,因為很小的事情而吵架,但是,經歷過這麼多趟探訪後,我現在很少會這樣了,人隨和了,因為只要看見家人健康,已經覺得很好。所以,做義工令我個人成長了,與家人的關係都變好了,所有影響都很切身。」

Anthony與很多人一樣,未開始做義工之前,從來都沒有想過做義工,他說:「我喜歡攝影,但從來沒有想過做義工,可能是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所以,多謝師傅和你們給我信心。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終身地去做義工,你有什麼強項便可以做什麼,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做義工應該要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就好像生存便要喝水一樣呢!」盼望Anthony的這個生活哲理,也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

總幹事的話

四月十八日台灣發生6.1級地震,剛巧身在台灣宣明會辦事處參加地區會議,在六樓,地板搖動二十多秒。台灣同事說:「這是很大的地震!」日本同事說:「不算很大,我們經常有這......

世路思潮

2019年2月27日,約旦,阿茲拉克(Azraq)難民營,四萬多敘利亞難民過去五年的家園,下雨,寒冷,5°C。探訪幼稚園,健康廚房,小學,環保垃圾站,大家都穿上厚衣......

專題

城市是一個我們絕不陌生的地方,她是無數人尋找生計、夢想,甚至名成利就的好地方,卻也是無數人飽受生活煎熬,生活朝不保夕的彈丸之地。對你而言,城市到底代表著什麼?

世界之窗

這天早上十時,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的難民營裡,氣溫已高達攝氏三十五度,濕度接近百份之九十。這裡臭味難聞,酷熱難當,因為哈米達與其他建築女工正在污水渠上面,修建一道竹......

捐款何處去

布隆迪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這個內陸國家逾七成人口生活在貧窮之中。由於高度倚賴農業耕作,以致國家發展緩慢,近年更深受糧食不足的威脅。同時,政治不穩亦導致數以千計人......

中國心

「凱凱今年十歲了,是典型的自閉症兒童。他的社交能力、情緒表達能力都很差,僅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對父母、身邊的人都沒有回應。」凱凱的爸爸憂心地說,「在他受挫、要求得不到......

助養樂

百日宴或疫苗注射卡上的記錄,都標誌著一個個孩子的成長里程碑。在貧困社區裡,父母卻未必擁有資源為孩子慶祝生日,甚至沒有意識到申領出生證明書的重要性,以致孩子被剝奪教育......

特稿

助養兒童,只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