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放大鏡的人──訪黃啟民先生(香港世界宣明會董事會副主席兼名譽財政)

作者:文蘭芳

黃啟民先生是會計界的前輩,而且擅長資訊系統審計(Information System Auditing),在筆者心目中,就像一個手拿放大鏡的人,帳目、資料在他面前,纖毫畢現。

這一位拿著放大鏡的人,代表香港世界宣明會董事會帶領員工建立內部審計系統,不但從而提高事工水平,也提高捐助者對機構的信任。通過訪問談話,我們除了認識他,也同時在另一個角度認識香港世界宣明會—她是自我要求很嚴格的機構。

問︰請問你起初怎麼會加入香港世界宣明會董事會呢?

黃︰我在2003年加入香港世界宣明會,但是我與她的關係早於那個時候。我是助養者,在1983年開始助養,直到現在仍有助養。所以,我對宣明會早有認識。至於加入董事會,當時是王䓪鳴主席找我的,我跟她相識多年,她說香港世界宣明會有設立內部審計的需要,機構增長了,社會也有這種要求云云。我本身是會計師,可以幫得上忙,好吧,我就去幫忙。


問︰內部審計是怎麼一回事?

黃︰我起初加入董事會,至䓪鳴主席讓我留意帳目和內部審計。我也有其他非牟利機構的參與經驗,我知道推行內部審計,是會有一些阻力的,有時候是員工不想去做,有時候是機構沒有這種文化,因此不了解。因此,我們首先慢慢解釋,與大家一起去想想主要目的是什麼,可以說是很小心地去推行。其次是要找到合適的人選,這也很重要。這個人要能夠讓同事覺得舒服和對他們有幫助。


當時我們解釋社會的需求,對機構要求愈來愈透明。不單是你自己覺得做得對便可以,還要別人確認你做得對。社會上已有一些關注的團體,關注你的帳目做得對不對,經費是不是很高,所獲捐款是否大部分用在受惠者身上。同時,內部審計也可以幫助管理層,它是一種管理工具。做董事的不能參與日常工作,需要通過一個機制去確認所做的事是不是對的。

作為一個籌款機構,信譽很重要。我們要向同事解釋,信譽是別人對你的評價,不是自己覺得很好就行。要有確認,有步驟,有監管的意味。

問︰當時同事們是否很快合作?你對香港世界宣明會的同事有什麼觀察?

黃︰在我們聘請了第一位內部審計主任後,我發現一切程序加快了。這位主任有經驗,而且她待同事很好,關係和溝通都做得好。找到合適的人去做,大家都有合作的態度。


說到我對宣明會同事的意見,我覺得他們是苦幹的一群。真有點「苦」。機構不大,一百人左右,大家為了同一信念去做事,他們是刻苦的,很同心。

問︰這些年來內部審計的推行,對事工有沒有提升?

黃︰我覺得有。內部審計其中一個作用是客觀評定我們所做的事是否合乎一個好的標準。當然,這標準會隨時間、社會要求、並我們對事物的認識而提高。在整體過程比我當初想像好。起初時我們找到一些不太理想的東西,這不是說有人故意犯錯,而是事情做了多年,沒有刻意去找一些客觀標準或獨立的人去審視,看看有沒有改進的方法。這是有助提升的。

問︰你參與香港世界宣明會的事工很多年了,對於她在籌款、運用資源方面,你覺得表現如何?

黃︰我的看法,不單是我,也是董事都這樣看,我們的行政及籌款費相對世界其他機構是低的,不超過6%。當然一方面是同事很刻苦,人數少卻做很多事;另外,早年我們購入了辦事處也很重要,如果要租用辦事處,行政費一定高。同時,我們只有一個辦事處,在那些地方很大的地區,要開設多個辦事處,行政費用便會提高。

另外是大家合作得好。我們是籌款機構,用錢則是外地的宣明會姊妹機構,我們現在的捐款去到世界上超過四十個國家。做得好不好要靠別人,因不是我們自己做,我們只可溝通跟進。因此,我們做得好不好,部分是受姊妹機構影響,這是我們的風險所在。我們自己可做的,是察覺有問題的話要很快反應,要溝通知道發生了什麼,及向捐助者解釋。

問︰你有到過宣明會工作的地點訪問嗎?

黃︰我在2006年訪問過柬埔寨;2008年到台中去看看地震後的重建結果;兩三年前又到過廣州了解農民工的生活情況。

問︰你第一次探訪是到柬埔寨,已是十年前了,還有什麼印象嗎?

黃︰有,印象很深刻。記得我們到了一個農村,那裡有一些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他們本身沒有病,但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感染了愛滋病毒,就處於很悲慘的環境中。我們到達時,遇上一群人正在開會,包括宣明會的同事,另外還有當地的警察和巫師等。我們去聽聽他們會議說什麼,原來是要解決幾件事情。

一般人想到愛滋病毒會認為是醫療問題,可是那不只是醫療問題。那個社區已得到宣明會給他們的藥物。只是父母一方或雙方有病,影響到家庭,兒童沒有人照顧,要給他們找寄養父母,又或發生人口販賣的問題,兒童沒有人照顧,便有機會被販賣,這就變成社會問題。那次開會令我印象深刻,原來不只是醫療問題,是社區的問題,要集合整個社區來處理。所以,巫師會來開會,因為巫師是社區領袖;警察來開會因為人口販賣。所以,我們推行「區域發展計劃」是對的。你不能只把金錢交給兒童,而是要整個社區去處理問題,必須全面發展社區。

也許不是每個捐助者都明白其中道理,因為我們的策略是助養兒童。但參觀過項目地區就一定很明白。所以捐助者如果想去探訪項目地區,是很值得的。

(左起):黃啟民先生、董事會成員陳重義博士及總幹事趙煥明一起出席今年的「饑饉三十」營。
問︰請問你對貧窮有何看法?

黃︰貧窮是相對的概念,在社會中一定有缺少資源的人,社群中有差異時一定有人有需要,要有別人的幫助。不過聯合國對赤貧有一定義,是每天以少於兩美元過活。宣明會是早已選擇了幫助最有需要的兒童。我想,世上貧窮國家的兒童的需要,看不到在短期內可以解決。有很多原因,包括有些地方有戰亂,有些地方國家運作不理想等。有戰亂就有難民,有難民就有兒童需要幫助,短期內看不到問題可以得到解決,宣明會也不能全部回應。

問︰你參加許多義務工作,這些參與對你個人有什麼意義?

黃︰一方面是發揮專業的經驗。不同志願團體各有需要,自己可以盡一分力。另外,是出於我個人的信仰,既然自己處於一個較佳的環境,而社群有需要,那我可以怎樣幫助他們。第三方面是我在服務過程中也學到東西,比如前面講到探訪柬埔寨,我看到當地宣明會的同事,環境不理想,但真的盡心盡力,自己也有很大感受。

總幹事的話

特朗普爆冷贏了美國總統大選,推倒了選前專家及民調的預測,美國人自己震驚。早前,英國脫歐公投,結果也令英國人自己震驚。英美皆西方大國,物質富裕,國民卻對現況不滿,尋求......

世路思潮

第二次探訪約旦的阿茲拉克難民營(Azraq Camp),已經住了四萬多敘利亞難民,其中一半是孩子。參觀宣明會剛開課的幼稚園,六個課室,每班二十五人左右,上下午班共有......

專題

對於香港這個擁有城市規劃的地方,可能問題不大,因為醫療、教育、水電資源和康樂文娛等基礎設施,也必然會納入考慮範疇。可是,在一些發展中國家,不僅難言繪畫城市藍圖,連基......

世界之窗

2016年有何畫面令你難忘?是在救護車上,敘利亞男孩奧姆蘭驚魂未定的臉?是在海中等待難民船下沉,才能展開救援的驚險一幕?

苦難中同行

水既能為身體帶來不可或缺的水分,也滋養大地,長出食物,讓我們果腹。對兒童來說,清潔食水和營養食物,更是他們賴以健康成長的重要元素。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很多貧困......

捐款何處去

2015年,香港世界宣明會援助款項約港幣一千四百廿六萬元,支持津巴布韋兩個「區域發展項目」及七個其他項目,逾八萬一千人受惠。

中國心

宣明會與當地合作伙伴,在城市及農村的項目點舉辦節日慶祝活動,為孩子送上關愛。趁中秋節之際,我們也向留守兒童、流動兒童和有特殊需要兒童問了一些問題……

孩子篇

宣明會的助養兒童戴莉,以前是一個不顧學業成績的逃學生,今日已蛻變為一個幫助他人學習的模範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