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

糧食與你 息息相關

食物既是必需品,亦是奢侈品。然而,對於貧窮人來說,即使是麵包這樣簡單的食物,都可能是奢侈品。當我們苦惱地在餐廳菜單上挑選一道主菜時,在世界另一端有人正努力地尋找食物。全球飢餓問題經過十年的改善後,飢餓人數再次上升。全球現有超過8億人在捱餓(世界糧食計劃署,2017),飢餓問題非常緊迫。

全球一半以上人口都在亞太區(香港所在的地區),這裡同時是擁有最多飢餓人口的地區(聯合國,2018),全球飢餓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遙遠。諷刺的是,我們繼續浪費大量食物。香港環保署指出,每天棄掉的食物約有3,600*噸。當世上還有這麼多人在捱餓的時候,這些數據實在令人慚愧!

飢餓隨時隨地發生,我們身為生活富足的世界公民,更加有能力和責任作出改變,減少浪費。現在就邁出第一步,透過以下的資訊,了解飢餓的殘酷現實,思考如何幫助飢餓孩子,並與你的親朋好友分享。請緊記,只要我們同心合力,世界可以變得更美好。

*資料來源:環境保護署《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6年的統計數字》

發生何事

全球飢餓人口在過去十年顯著增加,現在有超過八億人營養不良。但你又知道什麼是全球飢餓嗎?它是如何量度的?影響又有多大?

甚麼是飢餓?

飢餓不但是感覺,也影響身體和心理健康,甚至可以致命。不論是上學,工作或做家務,飢餓阻礙了人的成長和日常生活。貧困兒童在面臨飢餓時極其脆弱。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8年的數據,現時每年有超過500萬五歲以下兒童死於可預防的原因。近半數死因都是源自飢餓和營養不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聯合國推動2030年可持續發展計劃,當中包括消除飢餓。但單靠聯合國和人道組織的努力不夠,我們需要你與我們攜手,一起實現零飢餓。如想進一步了解,請參閱「如何量度兒童的營養狀況?」。

如何量度飢餓?

糧食保障是一個多面的問題,沒有標準測量方法。但為了研究和援助目的,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設計了一份飢餓指數調查表(FIES),以便估計營養不良的人數,並分析他們的情況。該調查旨在評估人們有沒有充足的食物來源。例如,他們會否為儲備食物而調整飲食習慣,例如每餐都吃同樣的食物,減少份量或每天吃一頓飯或禁食。

以下是調查中提出的問題:

「在過去12個月裡,你曾否因為缺乏金錢或其他資源,…」

  1. 擔心沒有食物?

  2. 無法吃健康和有營養的食物?

  3. 只吃了很少種類的食物?

  4. 必須節食一餐?

  5. 吃得不足夠?

  6. 耗盡糧食儲備?

  7. 即使感到飢餓,也沒有進食?

  8. 一整天都沒有進食?

為何發生

糧食不足成因有很多,當中衝突和氣候變化是全球飢餓增加的元凶。

貧窮困局

飢餓使人陷於貧窮的惡性循環。窮人因為吃不飽,沒有足夠的體力從事生產,不能改善生活,繼續處於貧窮。在不少發展中國家,窮人既沒有資源生產糧食,也沒有能力購買糧食養活家人。

許多貧困孩子因為要幫忙家務,甚至出外謀生,而未能上學。然而,教育正是確保糧食供應長久穩定的關鍵。研究顯示,許多國家的小規模農場主,仍然缺乏提高生產力和收入所需的創新發明、技術、知識和資訊。(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2017)

天然災害和氣候變化

隨著自然環境逐漸遭受破壞,全球氣候不斷變化。近年旱災、洪水等天災頻生,受災範圍愈來愈廣,災情亦愈來愈嚴峻,農作物失收情況惡化,大大威脅發展中國家的糧食供應。據聯合國統計,非洲南部在2016年經歷了當地35年來最嚴重的旱災,當中莫桑比克是重災區。直到今天,該地區仍面臨不少困難。雨水不足大大減少了農作物收成,數百萬人三餐不繼,食水供應也有限。氣候變化的影響是長久的,而氣候突發轉變也是全球飢餓增加的關鍵之一。

戰亂和衝突

戰亂和衝突不但帶來人命及經濟損失,亦破壞了許多耕地及農業的基本建設,因而減少、甚至阻礙糧食的生產。有些時候,食物更成了武器,為使敵方缺糧而敗陣,軍人會大肆搶掠或摧毀敵人的糧食,殺害牲畜,並有系統地擾亂當地的市場機制,甚至在田地裡埋下地雷,在水井中下毒,迫使農民逃離家園,不能再種植糧食。

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戰亂使數以百萬計的人流離失所,引發數次極大規模的糧食危機。南蘇丹內戰於2013年開始,至今仍未平息。2017年,該國部分地區正式宣佈發生飢荒,至今仍有超過600萬人面臨極度飢餓(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2018),約佔全國總人口的60%。殘酷的戰爭摧毀了大量農田,令農民失去工作。儘管不同國家和人道組織都給予大規模援助,但如果戰爭不停止,南蘇丹仍然無法提高自身的抗逆力。

其他原因

近年發生的糧食危機,還有下列成因:

  • 全球經濟放緩同時威脅一些沒有戰爭的國家的糧食保障
  • 燃油價格上漲,增加了生產及運輸糧食的成本
  • 生物燃料,以致主要食糧如玉米、稻米、小麥等價格上漲
  • 近年來食物及工業產品市場上的投機活動,加劇了物價增長
  • 保護主義的貿易政策抬頭,加上恐慌性的囤積,使糧食無法出口到其他國家市場,令糧荒加劇惡化

誰受影響


面對糧食危機或饑荒時,影響至深的是兒童、婦女、貧農等弱勢社群。

以上短片,可助你了解飢餓對兒童的影響:《點只肚餓咁簡單?》

兒童

世界宣明會相信所有兒童都有權享有快樂童年。但今天,數以百萬計5歲以下的兒童死於貧窮引起的問題。當中營養不良奪走了大部分兒童的生命。根據世衛組織2018年的數據,與腹瀉、肺炎和瘧疾等常見兒童疾病相比,患上營養不良的兒童死亡率更高。 2017年,營養不良的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約為45%(世衛組織 2018)。兒童飢餓的問題甚至可以是遺傳的,每年過千萬兒童因為母親在懷孕前及懷孕期間營養不足,出生時體重已經過輕。

婦女

容易面對糧食不足的問題。雖然生產糧食的主要是婦女,但她們受飢餓和貧窮影響至深。由於飢餓,她們沒有足夠體力照顧兒女;缺乏營養的母親,又誕下瘦弱的嬰兒,與一般健康嬰兒相比,這些嬰兒在五歲以前死亡的機會率較高。

貧農

貧窮與飢餓是不可分割的。貧窮的村民大部分以務農為生,缺乏其他收入來源或就業機會,所以尤其容易受缺糧影響。此外,愈來愈多發展中國家的農民,遷往城市找尋工作,令發展中國家城市的貧民窟,人口不斷膨脹。

何處發生

全球每天有超過八億人吃不飽,許多人以為這只是在非洲發生,但事實大多數飢餓人口都生活在亞太區!請參考世界糧食計劃署的「飢餓地圖」(英文版),看看哪裡有人受飢餓煎熬。

如何改善

飢餓是全球皆要面對的問題,但只要我們一同努力,就可以建立一個沒有飢餓的世界!

宣明會的工作

宣明會為一國際救援及發展機構,專注於下列三方面的工作:

發展

Development

宣明會在不同的國家,採用「區域發展項目」(ADP)的模式,開展工作。我們伙拍當地的社區和持份者,了解他們的需要,共同訂定社區發展的進程,逐步解決貧窮問題,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社區,最終目的是讓社區中的孩子及家庭能夠脫貧自立。

許多「區域發展項目」都包括生計及營養項目。在糧食危機風險較高的國家,宣明會為了防止社區發生營養不良的情況,會支援大規模的計劃,包括農業生產及銷售、親子健康及營養、危機預報系統及基本建設等等。有關項目只要能夠提高社區解決糧食問題的能力,增強應付糧荒的抗逆力,並確保社區可以持續得到營養食物,宣明會一概大力支持。宣明會與各國政府緊密合作,呼籲領袖優先處理飢餓問題,並採取有效行動,防止糧荒發生。





其他項目包括:

  • 向農民提供生產糧食的重要資源,例如抗旱種子及改善農業生產的訓練。
  • 幫助農民妥善儲藏糧食,減少收割後的損失,並且聯絡銷售渠道,協助農民把過剩的糧食送到市場出售。
  • 為農民介紹改良的牲畜品種及畜牧技術。
  • 利用合宜的農林作業方法,促進環境保護。
  • 提供小額貸款,讓農民可以得到財政上的支援。
  • 向兒童、孕婦及哺乳期的母親推廣進食營養食物的重要性。
  • 改善健康中心的藥物供應,及營養不良兒童的醫療及復康中心管理。
  • mHealth智能技術為人提供培訓,收集數據,並將發展項目的工作人員與醫療機構工作人員聯繫起來。
  • 提供預防和減輕自然災害和氣候變化的策略,以盡量減少糧食不足的影響。

在所有事情上,我們都以孩子的利益為優先,因為在飢餓面前,他們往往是最脆弱的。

救援

Development

世界宣明會從事救助飢餓孩子的工作已超過60年。2017年,我們於34個國家,為1,330萬人提供了糧食援助。我們更是世界糧食計劃署最主要的糧食援助分派機構。

2017年,東非有2,500萬人需要人道援助。持續內戰及氣候變化問題,令南蘇丹及索馬里兩國陷入糧食危機。戰亂連連,加上氣候變化,迫使人民逃難到鄰近的肯尼亞和烏干達,住進難民營。當中烏干達接收了最多的南蘇丹難民。由於失去生計,這些難民只能倚靠人道組織派發糧食援助渡日。

面對是次糧荒,宣明會分別在南蘇丹、肯尼亞、索馬里提供以下援助:
  • 向難民及受糧食不足影響的家庭派發緊急糧食(包括油、豆、玉米等)
  • 為營養不良的孩子派發營養補充食品
  • 興建供水設施及派發衛生包
  • 派發帳篷、廚具、蚊帳、被褥及其他日常用品
  • 派發謀生工具(如漁網)及種子(如玉米及蔬菜),改善生計

請與宣明會攜手,一起戰勝飢餓!

教育及倡議

教育及倡議

我們竭力透過不同方式,帶出飢餓一群的迫切需要和他們的真實故事,觸動更多人的心,讓更多生命得著改變。

詞彙

Acute malnutrition 急性營養不良

急性營養不良通常因突然缺糧而引致,而缺糧常由乾旱或其他自然災害造成。身體會出現暴瘦的警號,體重過輕跟身高不成正比。兒童由於缺乏足夠糧食,身體只能消耗儲存於脂肪中的熱能,最終引致身體機能崩潰。

Chronic malnutrition 長期營養不良

兒童長時間未能攝取足夠營養,就會造成長期營養不良。身體出現發育遲緩的警號,過矮的身高與年齡不符。發育遲緩的兒童,身體和腦部發展比正常速度慢,尤其在出生後一千日內,這會對孩子的成長造成永久損害。

Corn Soy Blend (CSB) 高營養玉米糊

由美國農民生產,並經北美磨坊組織(NAMA) 分派。在實質糧食援助中,高營養玉米糊(CSB)是其中一個有效例子。這種含豐富營養的食品,主要用玉米粉、黃豆粉及大豆油製成;容易烹調,易於消化,是幫助嚴重營養不良兒童回復健康的理想食品。

Drought 乾旱

降雨次數及降雨量減少,持續一季、一年以至數年,就會造成乾旱。乾旱降低農作物收成,甚至摧毁農作物。由於氣候變化,乾旱在世界多處地方的出現愈趨頻密及嚴重。

Famine 饑荒

饑荒是指廣泛地區嚴重缺糧,導致大規模人口捱餓、營養不良及死亡。2017年,南蘇丹宣佈飢荒,超過600萬人受災。

Food aid 糧食援助

以各種糧食支援方法,幫助陷於貧窮及飢餓的人,改善他們的糧食保障。糧食援助可透過不同形式進行,當中包括實質糧食及「以工換糧」計劃。

Food insecurity 糧食不足

糧食不足,表示人們未能從實質、社會及經濟三方面,取得足夠糧食以維持整體健康及生活所需。

Food losses 糧食損失

糧食損失是指在人類食品的供應鏈中,食品數量下降。糧食損失發生在食品供應鏈的生產、收成之後及處理階段。

Food security 糧食保障

糧食得到保障,表示所有人在任何時間,均可從實質、社會及經濟三方面取得足夠、安全又富營養的食物,以滿足健康生活的飲食需求和選擇。

Food waste 糧食浪費

在食物鏈最後階段(零售及最終食用)出現的糧食損失,則統稱為糧食浪費。糧食浪費與零售商及消費者的行為有關。

Hunger 飢餓

飢餓是形容身體沒有吸收足夠營養,以維持基本健康的狀況。

In-kind commodity food aid 實質糧食援助

實質糧食援助是透過採購及運送過程,把糧食分派給飢餓的人。世界宣明會提供的糧食援助,大部分以這種方式進行。

Malnutrition 營養不良

營養不良不是飢餓的感覺,而是指醫學上的身體狀況。身體因缺乏食物營養而未能維持正常身體機能。營養不良分為兩類:急性營養不良及長期營養不良。

Plumpy'Nut 花生營養補充劑

花生營養補充劑是一種可即時食用的治療性食品 (RUTF),其模樣及味道與花生醬相似,常用於治療嚴重的營養不良個案。在定期監察下使用花生營養補充劑,可幫助急性營養不良的兒童,在數星期內改善情況。

Starvation 捱餓

捱餓多是用作形容可引致死亡的極端營養不良狀態。

Stunting 發育不良

發育不良是兒童營養不良的基本指標之一。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的定義,發育不良是指兒童因糧食不足,而導致身高低於同齡兒童的平均高度。

Subsistence farming 自給耕作

很多生活在發展中國家的人,都採用自給耕作,種植的農作物僅足夠一家食用。自給耕作農民及其家庭,一般都是處於糧食不足的狀況,一場乾旱或一次農作物失收,可令他們陷於飢餓。幫助他們增加農產品並於市場出售,可裝備這些家庭走出貧困。

Wasting 體重不足

兒童營養不良的基本指標之一。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的定義,體重不足常因捱餓引起,導致暴瘦,體重過輕,與其身高不合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