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贊比亞村子不再喝污水

標籤:

贊比亞旁遮普邦(Bulanda)村子裡的人厭惡他們的水源。「我完全不喜歡這水。」9歲的多卡斯說。村子裡的每一個人都認同這位勇敢的小女孩。這裡的水糟透了。真的壞極。一個骯髒的水池卻服務了村中86家的人。

「今天有隻牛掉落水池去,」44歲的村民羅茜雅說。「一群牛在喝水,一隻小牛掉落水了。另一隻小牛在五日前掉了進去。」沒有牛死去,但曾有一隻狗死了。「那隻狗在三星期前掉了進去,腐爛了。」羅茜雅說:「我們沒有看見牠,但後來牠的皮浮上水面。那狗掉得很深,然後被植物的根纏住。我們要用棒子將牠解出來。」「在牠上來的時候,牠是白色的,像是被剝了皮一樣。」

永久生病與不能上學

多卡斯(9歲)和她的表姊美麗(13歲)與祖母米華同住。「她們的媽媽都嫁人了,」米華說:「我要求她們住在這裡並幫助我。」米華需要她的孫女幫助才能生存。她是愛滋病帶菌者,並且經常生病。

當她們自己沒有生病又或不用照顧祖母,兩個女孩會到旁遮普邦小學上課(Bulanda Basic School)。「多卡斯是一個喜歡上學和遊戲的女孩。」米華說。但多卡斯必須每天到那個骯髒的水池取水四次。

「她經常腹瀉,但她是一個堅強的女孩,」米華接著說:「她讓自己做事,即使她身體不好。」米華以祖母慈愛的目光望著多卡斯,多卡斯正忙於洗擦鐵鍋。「當我望著多卡斯,」米華說:「我看見一個學習上很出色的人。但當她生病,或是我生病了,她就要留在家中幫助我。如果我們有水,她就有光明的未來。」

校長高柏(42歲)看著多卡斯的出席紀錄憂愁沉思,說:「我不知道多卡斯今個學期有沒有上學。」那本書只顯示了一連串缺席。上一季的紀錄顯示多卡斯在九星期內缺課12次。

多卡斯並非孤單一人

縱觀全球有66,300萬人得不到清潔食水。沒有清潔食水,這班人就會死。2015年,30萬名五歲以下兒童因為受污染食水與惡劣衛生環境所引致的疾病而死亡。這相當於每小時有34個孩子因此而死。換句話說:每一天、每小時,都有滿滿一個課室的孩子永遠消失。

全球像多卡斯這樣的女孩或婦女,為了取水,每天共花上2億小時。這不單浪費時間,還奪去了她們本來能夠做的重要事情,例如學習、陪伴家人、工作,甚至休息。

這是宣明會30年來致力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清潔食水和改善衛生環境的原因。與500位專家在全球各地合作,宣明會每30秒就向一位新朋友提供安全食水。

清潔食水:新的生命

多卡斯是這些人中的一個。她和她的社區現已有一個新水井。多卡斯的表姊──美麗──從這口位於社區的中心位置、距離多卡斯的家只有很短步行路程的水井中,抽出第一口乾淨清澈的食水。

今天的多卡斯已經成為新的人了。她的祖母米華比以前健康,不再長期生病,也取得治療愛滋病的藥物。因為多卡斯能夠回到校園,她的成績在班上跳升至第五名。「但我希望考第一。」多卡斯說。知道這個頑強的小女孩,她一定能做到。

觀看多卡斯的短片或了解助養兒童計劃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