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婚

10歲的小孩本應過著無憂無慮的童年,誰能想像年紀小小的她「結過婚」,也「離婚了」呢?這是現年15歲的也門女孩諾珠的真實故事。這個「她」,是《我是諾珠,十歲,離了婚》(I Am Nujood, Age 10 and Divorced) 的作者之一,也是積極爭取反對童婚的表表者。現在,她已回到家人身邊,也重返校園了。可是,在這個世界裡,每天依然有數不盡的女孩比諾珠過著更糟的生活。


她們的人生,誰決定?

發生何事

結婚,是人生其中一個的重要時刻;在甚麼時候,與誰結婚,也應該是一個慎重的決定。在香港,初婚男女的平均年齡分別是31歲及29歲。我們相信在香港應該絕少發生童婚或者「盲婚」的情況,但事實上,世界上不少女孩被「安排」或被逼在年幼時出嫁。對她們來說,結婚等於痛苦的開始。


按此下載(PDF)

不少國際人權文書致力反對童婚,保護兒童權利。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通過並頒布的《世界人權宣言》,當中指出「只有經男女雙方的自由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締婚。」。而在《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中提及,由於兒童心智未發展成熟,並未有足夠的自主能力,故此不容許18歲或以下兒童訂婚或結婚。雖然禁止童婚是全球各國公認的共同目標,不過每年依然有1,350萬名女孩在18歲前結婚。大部分童婚發生在南亞地區(佔45%)以及非洲中西部(佔42%)。同時,在發展中國家(中國除外),大概每3個女孩中便有1人於18歲前結婚;而每9個女孩中便有1人在15歲前被逼結婚。15歲前已婚的女孩所承受的影響尤深。

童婚不但違反了兒童權利,更剝奪了不少孩子的童年。孩子身心尚未發育成熟,卻逼著要負起沉重的責任。童婚對兒童影響尤深,包括生殖系統發育未完善所帶來的併發症、嬰兒或兒童死亡率高企、家暴及極度貧窮問題等。不單兒童身受其害,連帶其家庭、社區、社會及國家亦受到不同程度的牽連。

按此下載(PDF)

有何影響

健康問題

相關故事: 給她一個新開始
生殖健康問題,是童婚帶來最嚴重的後果之一。女孩身心尚未發育成熟,在懷孕或分娩時更容易產生併發症,往往導致嬰兒或兒童死亡率上升。未成年懷孕令女孩容易得到瘻管病,她們需承受長期痛楚,亦會引致失禁或容易受到感染,甚至被自己的丈夫拋棄,被家族及社會歧視。雖然這創傷可以手術修補,但生於貧困的發展中國家的女孩或婦女根本很難或甚至無法得到相關治療。



未成年結婚亦增加了感染愛滋病或其他經性行為傳染的疾病的機會。女孩一般都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只有少數的女孩知道可靠的避孕和生殖健康方法。年紀輕輕的女孩在婚後承受很大壓力,因為她們希望以懷孕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並進而確立自己的社會地位。



受暴力對待

未成年結婚的女孩很大機會遭受家暴及虐待。本應享受著童年的小女孩,在毫無準備下卻要負起照顧家庭的重擔。倘若未能做到外家的囑咐或丈夫的性要求,她們會被丈夫虐打或甚至強姦。更糟的是,不少女孩深信,丈夫的暴力對待是合理的。

大多數的受害人從不對別人說出自己的遭遇,更不會尋求協助。因為她們既不了解她們正遭受暴力對待,也不認為受虐是一個嚴重問題。

失去讀書機會

缺乏教育,是導致童婚的一個主要原因;而被剝奪接受教育的權利,亦是童婚直接帶來的後果。女孩接受的教育水平愈高,其成為童媳的可能性便愈低。根據聯合國人口基金(UNFPA)的研究顯示,居住在貧困落後地區,並沒有接受教育的女孩,大部分會在18歲前結婚或訂婚。

女孩未成年結婚,很大機會無法完成學業,將來獲得的經濟機會亦相對減少。有不少情況是當女孩已訂婚或出嫁,父母或丈夫便禁止女孩繼續上學,因為教育在他們而言已經變得多餘。即使已婚女孩有幸繼續讀書,有些學校定下規定,要求婚後隨即懷孕的女孩退學。

如果女孩能夠上學,不用未成年結婚,當中有著不少好處。在尼日爾的若干地區,宣明會工作人員親身體會到,女孩接受教育帶來了正面影響,曾接受教育的母親能夠使孩子健康成長。讓女孩避免早婚,發揮潛能,教育也許是最有效的方法。

世代貧窮

童婚,間接造成世代貧窮的惡性循環。未成年結婚,等於逼女孩早點長大。心智未成熟的女孩生小孩子,需要承受很大壓力;同時,亦會使貧困家庭的資源更見匱乏。

沒有接受教育,令女孩只得有限知識和技能,間接影響她們的謀生機會。雖然未成年結婚的女孩可能比較遲結婚的有更多孩子,但她們卻無能力為孩子提供所需。

童婚,最終造成孩子養大孩子的情況,影響兩代的身心健康。過著貧困生活的年輕母親,缺乏養兒育女的經驗,她們的孩子很可能會患上營養不良,健康欠佳。

年輕父母缺乏經驗,同時要承受著經濟負擔、家庭壓力、養兒育女及家務的重擔,令原本活在貧窮的他們難以走出這惡性循環。童婚在社會、經濟及健康方面帶來不少問題,不單女孩要付出代價,社會亦需負上部分代價。

何處發生

在南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童婚情況最普遍。全球童婚率最高的十個國家,均位於這兩個地區。尼日爾是全球童婚最普遍的國家,而孟加拉則是全球童婚率(指女孩於15歲前結婚)最高的國家。全球約一半童媳的人口生活在南亞地區。(聯會國兒童基金會, 2014)
 按此下載(PDF)

未成年結婚的比率一般在以下地區較高:出生及死亡率較高、國內經常發生衝突以及整體發展水平(包括保健、教育及就業水平)相對較低的貧困地區。童婚率最高的十個國家中,大部分地區均被視為脆弱國家或受天災影響機會較高的國家。根據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DI)*,排名低於142位的國家被分類為低人類發展指數的地區。從上圖可見,全部10個國家均屬於這類別。

為何發生

貧窮

有些發展中國家視婚姻為走出貧窮的方法之一。父母不能為孩子提供最基本的需要,便會安排其未成年女兒出嫁,以減輕家庭的經濟負擔,並確保女兒會得到較佳照顧。當國內發生衝突或天災時,通常女孩會被安排出嫁。然而,很多時候,童婚只會讓貧窮的情況更糟。

在印度,新娘家庭必須向新郎一方送上嫁妝,這情況在現今仍非常普遍。有些地方,女孩愈早出嫁,要預備的嫁妝便愈少。這習俗間接鼓勵了貧窮父母,在女孩變成家庭負擔前,把她嫁出去。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些國家,嫁妝的傳統卻正正相反。新娘家庭將會收到男方送來的牛隻,作為「聘禮」。可悲的是,不少父母將女兒出嫁視為增加家庭收入的好機會。

保護女孩的錯誤觀念

此外,很多文化將新娘的價值與貞節掛勾,因此父母盡力禁止女兒們未婚懷孕,以免影響家族名聲。
很多落後國家的父母認為結婚會讓女兒遠離性暴力和其他傷害。有些父母更深信,年幼女兒出嫁,有丈夫作監護人,她們的未來將會得到保障。在肯尼亞及烏干達等國家,不少父母因著飢餓及極度貧窮而安排其年幼女兒結婚,希望可以保護她們免受傷害。

文化傳統

文化或宗教習俗,間接鼓吹了童婚。送嫁妝的傳統習俗,讓「女孩是家庭的經濟負擔」的觀念更根深蒂固。在一些非洲國家,傳統習俗如女性割禮與童婚有著密切關係。以肯尼亞的馬賽族(Maasai)為例,女孩接受女性割禮,被視為成熟的象徵,通常會在女孩7至14歲期間舉行有關儀式。這些女孩很快就會被安排出嫁,以取得嫁妝。


性別歧視

很多傳統文化裡,女孩的價值比男孩低,亦被視為負擔。這些女孩的自我形象較低,一般都被排斥。不少父母希望女兒長留在家中,也覺得女孩不需要接受教育。

女孩的價值不及男孩高,間接深化了童婚的成因,例如女孩一般會被剝奪接受教育的機會。在某些文化裡,曾接受教育的獨立女性被視為社會及男性的威脅。根深蒂固的兩性角色,令女孩很難走出傳統文化的框架,身份角色也被局限了。

缺乏教育機會

未曾接受教育的父母,通常會盲目跟隨傳統習俗和保守的兩性規範,而他們也可能不知道禁止童婚的法律,又或是不了解因過早的性行為和懷孕會為女孩帶來嚴重的健康問題。他們亦會將女性接受教育視為多餘,而非一項有價值的投資。在女孩輟學率較高或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地方,童婚最為普遍。不少女孩被逼輟學,是因為她們要留在家中做家務和照顧弟妹。


如何改善

按照目前趨勢,至2030年,便會有1,650萬名女孩結婚。童婚,將會改變這些女孩的一生。 我們必須深入了解童婚的問題,並作出相應行動,以停止童婚發生。為達致千年發展目標,杜絕童婚尤其重要。




宣明會在項目國家的工作:

1. 倡議

在亞洲地區中童婚率最高的地方-孟加拉,宣明會與國家人權組織聯合展開反對童婚運動,推行一連串倡議項目:

  • 游說當地政府加強兒童保護制度,改善現行的童婚和有關嫁妝禮儀的法律
  • 鼓勵更多年輕人、父母和領袖一同改變帶有歧視成份的兩性規範
  • 提高家庭對童婚的關注度及提供有關諮詢服務;鼓勵社區就杜絕童婚採取實際行動
  • 透過學校及社區活動、巡迴劇場及樂團的教育表演提倡有關訊息

2. 教育及加強社區發展能力

相關故事: 先讀書,後結婚
  • 除了協助孩子接受學校的正規教育外,宣明會亦推動成立兒童組織或議會,讓兒童可認識自身的權利,並就其面對的問題(如童婚)和解決方法作深入討論。當中有不少例子,是兒童組織成員成功在其社區阻止童婚。
  • 宣明會在印度及其他國家資助成立自助小組,早婚的婦女定期聚會,以維持聯繫,互相支援。她們亦接受不同培訓,包括保健、家庭計劃及理財方法等。在印度,宣明會推行教育課程,在減少童婚情況喜見成效,同時亦能解決阻礙女孩學習和嫁妝禮儀的問題。

3. 生計

向女孩和村民提供生計培訓、就業或創業機會,是協助他們脫貧的有效方法。以我們的小額貸款項目VisionFund為例,透過向創業的貧困戶提供財政資助,幫助他們自行經營或擴充小生意,達致自給自足。那麼,父母無需因貧窮而把女兒以結婚之名「賣」出去。

宣明會在香港的工作

教育及倡議

我們竭力透過不同方式,帶出貧困兒童的迫切需要和他們的真實故事,觸動更多人的心,讓更多生命得著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