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謹守 70 年

「令上帝心碎的事,也使我心碎!」
── 卜皮爾博士(世界宣明會創辦人)

世界宣明會的創立,源於一段令人心碎的經歷。1947 年時,年輕的美籍記者卜皮爾博士在一次中國宣教旅程的尾聲,遇見因跟爸爸說要上學而慘遭打罵,還被趕出家門的一位小女孩白玉。他很想幫助這寶貴的生命,於是拿出僅餘的五美元,委托當地宣教士代為照顧她。回到美國後,他繼續每月寄上五美元予資源緊絀的宣教士,讓白玉不致無依無靠。這個經歷扭轉了卜皮爾的一生,亦感動他在 1950 年創立世界宣明會,致力幫助世上貧困兒童。

那五元持續捐獻,為日後的「助養兒童計劃」定下了雛型。數年後,為回應 1953 年韓戰遺孤的需要,第一個「助養兒童計劃」展開,隨後計劃更由亞洲擴展至拉丁美洲、非洲、東歐及中東等地。時至今日,世界宣明會已發展成在全球近 100 個國家推行救援和社區發展的基督教國際性非政府組織。

因感動而走向世界

1950 年代(成立世界宣明會)
卜皮爾來到中國,遇見一個又一個被遺棄的兒童,被他們的需要深深觸動,他知道只捐出自己口袋中最後的五美元並不足夠,必須有更多人參與才能幫助更多有需要的孩子,因此,他於 1950 年成立世界宣明會,支援宣教士在東亞地區提供緊急援助,隨後更開展「助養兒童計劃」,幫助孩子及其社區內兒童享健康,獲教育,在愛和保護中長遠改善生活。

第一艘救援船 怒海搶救生命

1970 年代(世界宣明會「海掃行動」)
1960 至 1980 年代的東南亞政局不穩,逾 300萬人逃離越南、柬埔寨和當時的寮國。大量難民經海路逃難,但周邊國家不欲收容,船民無助地在海上漂浮,死亡人數估計高達 20 至 40 萬。為了搶救生命,世界宣明會購入輪船,出海搜救船民,向他們提供食物及醫療援助,亦成為是次人道危機中的第一艘救援船。

即時回應 20 世紀最嚴重糧食危機

1980 年代(埃塞俄比亞饑荒)
當埃塞俄比亞經歷殘酷的內戰期間,饑荒同時降臨,令當地人陷於 20 世紀最嚴重的糧食危機之一。聯合國估算近 100 萬人死於饑荒,數百萬人流離失所。世界宣明會是其中一批最早抵達的緊急救援隊伍,為飢餓孩子及家人帶來糧食,搶救危在旦夕的生命。

讓孩子不再孤單

1990 年代(羅馬尼亞和非洲湧現孤兒潮)
羅馬尼亞共產政權倒台,國內經濟困難,數以萬計兒童被遺棄在孤兒院;1994 年發生的盧旺達大屠殺,80 萬人遭殺害,遺下大量孤兒;愛滋病肆虐,1,200 萬名非洲兒童痛失父母。世界宣明會進入羅馬尼亞向孤兒院提供支援,又協助盧旺達孤兒及愛滋病遺孤,重建生活與心靈。

與哀慟的人一起重建家園

2000 年代(南亞海嘯)
2004 年 9.1 級大地震引發的南亞海嘯,於數分鐘內摧毀印尼多個沿海城市,並奪去 10 萬人的性命。海嘯繼續對泰國、斯里蘭卡造成嚴重破壞,導致最終近 23 萬人喪生,更多人受傷及失去家園。世界宣明會為此在亞洲發動歷來最大規模的救援行動,提供即時生活所需,更在受災嚴重的地區留守逾 10 年,幫助受影響的家庭和社區,重建家園與生活。

不離不棄戰火兒童

2010 年代至今(敘利亞內戰)
世界宣明會在中東地區服侍已有 40 年,更持續地回應自 2011 年爆發的敘利亞內戰,援助大量受戰火影響的人。截至 2020年,約 560 萬人逃離敘利亞,另有 620 萬人在國內流徙,當中半數是最脆弱的兒童。世界宣明會在敘利亞及約旦、黎巴嫩和伊拉克等鄰近地區,向受影響的兒童提供醫療保健、緊急糧食、水利衛生、教育及康樂,向成人提供兒童保護方面的培訓,以及為家庭提供心理支援。



我們的信念

我們的抱負

委身讓每個孩子活出豐盛生命;
祈求使每顆心靈宏志得以達成。


我們的核心信念

我們是基督徒

因為上帝豐盛的慈愛,我們回應祂的呼召,委身參與發展事工的行列。

我們委身於貧窮人

我們被呼召去服侍世上最有需要的人,解除他們的困苦,以及促進生命及生存條件的改變。

我們重視人的價值

我們視全人類為上帝所創造、為祂所愛的。我們看重人過於金錢、架構及制度。

我們是管家

我們必定信守每一項捐獻的目的,並且管理得當,使貧窮人獲得最大的益處。

我們是合作伙伴

我們是國際世界宣明會的伙伴成員,彼此關係乃超乎一切法律、組織以及文化上的界限。

我們迅速回應

當危害性命的緊急災難發生,需要我們適切的參與時,我們必定會迅速回應。



發揮不凡力量

宣明會70年來一直堅持謹守,與世上有需要的人同行。我們深信每個平凡人都擁有不凡力量。
只要願意,我們就能集結平凡人的量,為更美好的世界付出一分力,迸發出更大的改變力量。

現在
就與宣明會一起發揮不凡力量。


香港世界宣明會為一有限責任形式成立的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
© 2020香港世界宣明會版權所有 | 有關善款之運用及監管,請按此進入捐款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