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貧窮情況

亞洲貧窮情況

近數十年來,亞洲的經濟取得了顯著進步,但它仍擁有全球接近一半最貧窮的人口,貧窮成爲一個關鍵而逼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根據世界銀行2016年的報告,全球約有7億6,600萬極度貧窮人口生活在每日$1.90美元($15港元)的貧窮線以下,其中33%的人口居住在南亞,9%生活在東亞和太平洋地區。

儘管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貧窮人口生活在農村地區,生活在城市地區的窮人比例正在逐步增加。一些亞洲國家的城市貧窮人口,已有上升趨勢。隨著經濟日趨繁榮和城市化,亞洲正面對城市貧窮帶來愈來愈大的挑戰。

利舒瑪(左)慶祝她兒子的第二個生日。對於像利舒瑪一家一樣生活在貧困中的孩子和家庭來說,日常的掙扎可以是生死攸關的問題。利舒瑪的母親(右)說:「我們每生存一日都是一個奇蹟,因為我們是這麼的貧困。」

利舒瑪說:「生日意味著我的孩子又多活了一年,這就是值得慶賀的原因。」

讓我們一起探討,進一步了解亞洲地區的貧窮問題。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發生何事

讓我們細看亞洲貧窮的相關資料:

營養不良:

成人識字率:

教育質素:

公共衛生:

露天便溺:

城市貧窮

亞洲的城市化程度已經愈來愈高,在全球23個大城市中,有12個在亞洲;而全球人口最稠密的10城市中,亞洲就佔了8個。從農村遷入城市,有助農村貧困人口獲得就業機會和社會福利。然而亞洲發展中國家的城市化,也導致了愈來愈多城市貧窮問題。約70%的發展中國家城市貧困人口,都是生活在亞洲。


資料來源: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聯合國人居署

誰受影響

面對貧窮的狀況,以下群體往往首當其衝受到影響。

城市貧窮人口

城市貧困人口,容易受到高失業率、惡劣的居住環境、有限的水源和公共衛生、電力、交通服務、教育和醫療保障所影響。

印度達拉維貧民窟,是亞洲最大的貧民窟之一,人們生活在不衛生和人口極為稠密的環境之中。在世界貧民窟的總人口中,亞洲佔了60%,而且還有更多人生活在官方定義為「非貧民窟」,而實際上與貧民窟無異的景況中。

宣明會「反童工大使」訪問了一位居於印度德里貧民窟的男孩:請瀏覽短片(英文)

婦女

婦女特別容易受到城市貧窮的風險影響,例如:

  • 單親母親和她們的孩子居住在分租的房子裡,較容易遭受其他租客或房東的剝削及驅逐

  • 婦女有可能因為欠佳的供水系統和污水管理而感染疾病

  • 在街道照明不良和失業率高企的城市中,婦女和女孩很容易受到侵犯、攻擊甚至感染性病,例如愛滋病和其他生殖健康問題

兒童

世界上有半數的童工生活在亞太地區。家庭陷入了貧窮的惡性循環,往往因為負擔不起教育,而成年人又缺乏良好工作機會,而讓他們的孩子出去工作。在童工問題下,孩子的童年、潛能和尊嚴被剝奪。他們部分更從事危險的工作,而這些工作往往超過合理的工作時間,並妨礙他們接受教育。

白菲憶述她在工廠工作的第一天:「第一天我感覺很糟,我認為這是不好的。我太小了,周圍全都是比我大的人。第一天,我哭了。」那時她才12歲。

一貧如洗的父親抱病在身,生活捉襟見肘,白菲的家人惟有送兩個大女兒去孟加拉的製衣廠工作。每一天,白菲要負責做至少480條褲子,僅為賺取83.3塔卡(約$8港元)的收入。當白菲看到與她同齡的女孩都穿著藍白格子的校服時,她承認自己感到「痛苦」。她曾經夢想將來要成為一名醫生,但現在已經無奈放棄了這個夢想。


資料來源:聯合國人居署、亞洲開發銀行、國際勞工組織

為何發生

自然災害與氣候變化

受地震影響的居民,試圖從受損的房屋取回可用的物件。

對於許多亞洲國家,特別是倚賴農業、林業、漁業和旅遊業的國家,自然災害深深影響著當地的貧窮問題。亞洲是世界上天災發生最頻繁的地區。在2015年,全球超過一半的自然災害都發生在亞太地區,包括水災、極端溫度、地震、風災、山火和乾旱。加上由於氣候變化的影響,近年在亞洲發生的自然災害愈來愈頻繁和嚴重。天災不僅造成傷亡,更會損害農業和畜牧業生產、房屋和基礎設施等,造成多項經濟損失。

2015年尼泊爾7.8級地震,加上多次餘震,造成約9,000人喪生,數十萬人流離失所。


管治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資料顯示,賄賂問題往往由國家機構運作不良和管理不善所造成。在國家層面上,賄賂、發展和貧困是息息相關的。

「當公款被私用,原本用來興建學校、醫院、道路和水利設施的資源就會減少。外國援助一旦轉入私人銀行賬戶,重大基礎建設項目就要停工。賄賂還會使假藥或不合格的藥物充斥市場;令有害廢物污染傾倒在堆填區和海裡。弱勢社群被賄賂問題影響最大,而且首當其衝。」(引述自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2009年國際反腐敗日)

透明國際組織的清廉指數,在2015年衡量全球各地168個國家的賄賂水平,超過60%的亞太地區國家得分低於50,顯示區內賄賂問題嚴重,也意味著減貧進程正受到阻礙。


資料來源: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亞洲開發銀行、國際透明組織

何處發生

下圖顯示亞洲最貧窮的10個國家,其大部分人口生活在每日$ 1.90美元($ 15港元)的貧窮線以下: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2011)

如何改善

為了給貧困孩子、家庭和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宣明會與亞洲多個國家的社區合作,推出不同範疇的發展工作,包括:健康、水利衛生、教育和經濟發展等等。以下是其中一些例子:

「非常厨灶」

「非常厨灶」是許多國際機構普遍使用的方法。宣明會在社區中進行調查,發掘在困乏中仍能為孩子提供足夠營養的「非常家庭」,看看選用甚麼食材、用甚麼方式烹調,以及他們的醫療保健和衛生習慣,然後透過在「厨灶」或家裡進行的教學課程,與區內其他人分享,幫助其他母親積極實踐如何就地取材,用低成本而有效的方法,改善兒童的營養狀況。

蘇蓮 (中)是一位斯里蘭卡母親領袖,她正在為「非常厨灶」的孩子們加菜。蘇蓮說:「以前,讓孩子們吃完飯是不容易的,現在他們要求再來一份呢!」


改善水利衛生

宣明會與社區成員一起建造水井、儲水設施和清水處理設施,以確保用水安全;又廣泛開展興建廁所和推廣使用改良廁所等衛生項目;並在個人和社區層面推行良好的衛生習慣,例如:洗手和停止露天便溺等。

提升童工的能力

終止童工是一個漫長的進程。宣明會透過兒童中心,向童工伸出援手。這些中心讓童工與同齡的朋友玩耍,學會應對風險,參與不同教育活動,並能夠在安全的地方休息。中心還讓童工接觸非正規教育,在輟學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繼續建立讀寫能力。

荷勝先生(中)是在孟加拉首都達卡一個非傳統的雇主。在宣明會的協助下,他是一個由15名成員組成的童工委員會中的核心成員,積極推動幫助童工的工作。

與其他成員不同,荷勝先生更擔心孩子們的未來。他說:「我總是鼓勵這些孩子不要虛度光陰,放工後應該去上學。」他協助所有的拾荒孩子在他的店裡工作,並且到宣明會或夥拍機構所開辦的學習中心學習。

促進經濟發展

拉梅住在印度一個貧民窟,他透過宣明會的生計援助計劃,獲得一輛人力車。

通過不同生計援助計劃,例如提供小工具或資產以促進經濟發展、職業培訓、成立儲蓄小組、借貸小組和生產小組、幫助小型生產者獲得小額貸款等項目,務求幫助貧困家庭提高收入,從而保障孩子的福祉,減少童工的出現。

教育及倡議

我們透過不同方式,帶出貧困兒童的迫切需要和他們的真實故事,觸動更多人的心,讓更多生命得著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