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樸」生活──認識柬埔寨真貌

柬埔寨近年成為不少港人的旅遊熱點,可是我們又有多認識她的真貌?

首次踏足柬埔寨,徐榮與兒子徐朗看見首都金邊比想像中繁榮,但也感受鄉村生活有多艱苦。城市快速發展背後,存在不少歷史傷痕和社會問題,有待我們認識、關心。

柬國 2 個令人難以冷眼的冷知識

柬埔寨是極少數行雙幣制的國家


赤柬於 1975 年上台執政後,廢除了柬幣瑞爾,令國家回到以物易物的年代;1980 年國家解放後,才恢復貨幣制度。

然而,人民經歷赤柬統治後,普遍對國家的貨幣制度失去信心,因此通常以國際貨幣美金交易。漸漸地,柬埔寨成為雙幣制國家,美金甚至要比柬幣流通得多,就連當地人收到柬幣後,也會想盡辦法用掉。

柬埔寨學生可同時於兩所大學畢業

由於許多校舍在赤柬時期遭到破壞,課室嚴重不足,故大部分學校行半日制,上下午班輪流上課。

孩子在不用上學的半天,會幫忙做家務或賣東西幫補家計。家境富裕的孩子,通常上午上一間學校,下午上另一間學校,甚至可同時考取兩所大學的畢業證書。然而更普遍的情況是,家庭未能負擔子女的學費,所以孩子連那半天課也不上了,乾脆打工或向遊客乞討。


學踢波,學做人?

儘管赤柬政權已被推翻超過四十年,其深遠遺害卻延續至今。這一代父母,大都因赤柬而成為孤兒,除了要在貧窮中掙扎求存,也因沒經驗過多少父母的愛,而不懂得如何與孩子相處,甚至會酗酒、吸毒等,孩子難從父母身上學習正確的價值觀。許多在破碎家庭長大的孩子,因而成為街童,誤入歧途。

為了這群特別脆弱的青少年,宣明會推行了「同一目標計劃」(One Goal Project),盼望在這最容易感到迷失的成長階段,藉足球與他們同行。參加計劃的學員,或因家貧而飽受歧視,或因受虐而留下創傷,但教練和同伴幫助他們重拾勇氣和自信,提升抗逆力,並遠離暴力、濫藥等不良習慣。


熱愛足球的徐朗,參與了此計劃的足球訓練,並與學員切磋球技。「WE ARE ONE!WIN-WIN!」分成兩隊的學員,於開波前齊聲喊道;無論哪方贏了,他們都是一體。

事實上,學員除了接受優質的足球訓練,培養團隊合作精神外,也會參與名為「和平之路」的課程,學習正面思考,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學員過去大都輕視知識,課程會幫助他們明白讀書的重要;學員適齡工作,課程會教導他們調節心態,幫助他們面對進入職場的挑戰。學會思考、做決定,學員就更懂得如何面對前路了,而這些都是一般足球課程不會教的另類知識。

對徐朗而言,這場球賽跟過去的都不一樣──因為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跟女生同場較量。加強性別包容,是計劃的目標之一,男女學員會齊齊踢波,男女教練會彼此合作,因為他們相信男女生而平等。「不論是男孩女孩,踢波都可以很厲害!」徐朗於賽後由衷地說。

學員在此接受優質的足球訓練,球隊多次獲獎。

與學員切磋球技後,徐朗大呼:「不論是男孩女孩,踢波都可以很厲害!」

青年會社.不叫人小看你年輕

除了藉足球與青少年同行,宣明會也於助養兒童所在的社區內組織青年會社(Youth Club),藉此建立他們的領袖才能。在這裡,青少年會教導年紀比他們小的孩子,這樣既能協助孩子學習,又能培養他們愛護兒童的心,也可加強社區互助,且有助防止兒童因無人看顧、流連街頭而遭拐帶。

徐朗到訪青年會社,感受到這群青年的力量,還有社區互助互愛的氣氛。他看見眼前年紀相若的女孩,正在黑板前充當小老師,教一眾小弟妹數學,聲音嘹亮,滿有自信,相信是她長期參與會社活動的成果。會社的青少年除了跟進兒童的學業外,也定期舉行會議,為兒童的權利發聲,年紀雖輕,卻不容小覷呢。

徐朗也當起小老師來,教孩子英文。

會社的青少年教徐朗跳柬埔寨傳統舞蹈。

助養 童享生命改變




改善生計.改善關係


柬埔寨許多家庭問題,都因貧窮而起,因此宣明會除了幫助孩子正向成長,也致力與貧困家庭同行。徐榮父子此行探訪的桂力一家,就是其中一個受惠家庭。

桂力與太太育有四個兒子,為了生計,桂力曾到城市打工,工作非常艱苦,薪水卻非常微薄,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回家。然而,生活上的不如意,令桂力時常與太太爭執,也影響到孩子的身心成長。

了解桂力一家的需要後,宣明會除了幫助桂力與太太學習相處之道外,也為他們提供農業技術培訓,並資助他們興建儲水池,用以灌溉農作物和飼養家禽,令他們一家的生計得以改善,關係也得以復和。徐榮問桂力:你現在快樂嗎?「快樂!」桂力滿足笑道。

鼓勵你成為助養者,讓有需要的家庭和孩子獲得實際的幫助。

桂力帶徐榮父子參觀他的農場,看看宣明會教他種植的青瓜。

生計改善,令桂力和家人的關係也得以復和。

助養 童享生命改變




有爸爸的孤兒、無依靠的嫲嫲


除了桂力一家,徐榮父子也探訪了另一個家庭,聽見令人心酸的故事。

「巴蘭有爸爸,但他卻與孤兒無異。」巴蘭的媽媽四年前離世後,爸爸便組織了新家庭,遺下巴蘭給嫲嫲照顧,再沒回來。8 歲的巴蘭因為想念媽媽,常常拿著媽媽的照片悄悄流淚。

獨力照顧巴蘭和另外三個孫兒的嫲嫲,靠賣菜不定期賺取每日約港幣 20 元,即使一個月編織 100 個竹勺,也僅能賺約港幣 117 元。懂事的巴蘭除了幫忙編竹勺幫補家計,也到稻田捉魚、蟹和田鼠給家人充飢,但不常有收穫。「沒錢買食物時,我們就少吃一頓。」嫲嫲無奈說道。

71 歲的嫲嫲現時最擔心的,是自己百年歸老以後,無人照顧巴蘭;而他最大的願望,是巴蘭可以繼續讀書,將來成為老師。你願意成為巴蘭和嫲嫲遠方的親人,幫助巴蘭得到溫飽和關愛,成全嫲嫲的心願嗎?

徐榮父子跟嫲嫲學編竹勺,看似簡單,實不容易。

雖然巴蘭上學的路途偏僻和危險,但嫲嫲年紀老邁,不能陪伴他。

助養 童享生命改變





香港世界宣明會為一有限責任形式成立的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
© 2020香港世界宣明會版權所有 | 有關善款之運用及監管,請按此進入捐款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