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路思潮

標籤:

探訪阿富汗

作者:趙煥明


經過近四十年大小戰役,阿富汗變成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宣明會2001年開始在阿富汗展開工作。

「這裡是阿富汗最安全的省份。」阿富汗宣明會同事向我們保證。

赫拉特省 (Herat) 在阿富汗最西,鄰近伊朗,窮的年輕人可到伊朗做工,勇敢的可經土耳其偷渡去歐洲。

幾天探訪了街童中心、女孩子教育、幼兒教育、鄰近省份走難來的臨時社區、醫療站、給母親的母嬰健康及衞生培訓班等等。資源雖然不多,但有愛有心,能做到的仍然很多。

到了一個「流徙人」社區,光禿禿山丘上近二百戶千多人,沒有樹,風很大。「夏天氣温升上四十多度,冬天是零下二十度。」同事解釋。醫療站外,有一群孩子和婦女等候著見醫生。「孩子多數的毛病是肚瀉、發燒、傷風等,他們大都營養不良,抵抗力差。」女醫生解釋,每天她們大約診斷五十多位病人,免費的,藥也是。「這個孩子是極度營養不良,這社區有四個這樣的孩子。」抱起他,很輕,紀錄卡:七個月,5.5公斤。「一個月前他更只有4.5公斤,我們給他高蛋白高營養花生糊,情況改善了。他應該會活過來的!」醫生輕輕的說。孩子的母親從我手中接過孩子,眼神裡充滿希望。

想起小說《追風箏的孩子》一句叫人不安的說話:「阿富汗有很多孩子,有童年的卻很少。」

下了半小時大雨,小路變成小河,交通變得混亂,很多車浸在水裡,動彈不得。雨水又衝進小店,但大家不慌不忙,似乎是習慣了。國家窮,內戰持續,政府資源都花在打仗,基建民生都荒廢,外國投資更絕跡了。阿富汗整個西部一間戲院也沒有,塔利班執政時所有戲院被打砸了,塔利班被趕走後,也沒有人有膽重開戲院。「大家擔心塔利班會回來。」

住宿的旅店保安嚴密。經過四扇大小鋼板門才到達大堂,持機關槍的守衞有三位,每次出入都有保安程序,不能「亂闖」,不能自己上街。從房間看酒店的底層建築佈置,活像一個高度設防的監獄。旅店的頂樓有安全房 (safe room),「有什麼突發事就跑上去!那裡是最安全的。」職員多次提醒。

四十年的戰亂,蘇聯、塔利班、美國、ISIS先後佔領、統治、打擊,阿富汗連喘氣的機會也沒有。「每個阿富汗人都活在身心靈受創的困境中!」

總幹事的話

七月升中及DSE放榜,有人快樂有人愁,不單是學生,還有家長。過去十多年,自己也經歷過兩個女兒共六次放榜的洗禮,似乎鎮定其實忐忑,似乎兩手準備其實內心慌失失。孩子考試......

專題

五十多年前,印度男孩凱拉西‧薩塔亞提(Kailash Satyarthi)在校門外,看見一名孩子為人擦鞋,便問他的父親為何不讓兒子上學,答案竟然是「我從沒想過,我們......

世界之窗

八歲女孩瑪莉嘉住在非洲盧旺達南部,她的母親馬格麗獨力養育四名孩子,努力地為他們張羅生活所需,包括每天的飲食。

苦難中同行

每年的9月21日是聯合國所定的「國際和平日」,從2001年起這天更被定為非暴力和停火日。可是,自1981年設立這紀念日,全球很多角落至今仍然未能得享和平,而流離失所......

捐款何處去

烏干達為東非的內陸國家,與肯尼亞、南蘇丹、剛果民主共和國、盧旺達及坦桑尼亞接壤。1986年才結束了長達六年的衝突,新政府開始進行改革,以減少貧窮人口及改善經濟情況。......

人物專訪

Narges是阿富汗人,在伊朗出生和度過童年,當時父母因逃避戰火而離鄉別井,他們曾經是難民,現在Narges在宣明會工作,服務很多境內難民,是際遇的巧合,也反映了暴......

中國心

小姑娘騎著自行車,獨自在院子門口玩耍,她穿著紅衣服,頭髮雖然紮著馬尾,但卻梳得有點兒亂。看到有人來,小姑娘把奶奶喊出來。她站在奶奶身後,眨著黑黝黝的眼睛打量著來人,......

助養樂

新學年來了,世界各地的助養孩子也整裝待發,學習新知識。宣明會身處各地的工作人員,明白孩子讀書遇上的各種困難和需要,亦為他們預備了意想不到的「上學用品」:

孩子篇

十四歲的利奇和家人住在印尼南部。當地土地貧瘠,生活並不容易。這些年來,孩子都難以獲得教育和營養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