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標籤:

懷抱夢想 千山我獨行——

訪阿富汗世界宣明會傳訊主任Narges Ghafary


作者:文蘭芳


在伊朗出生的Narges童年時曾經因戰火而逃離家園,現在她在阿富汗世界宣明會擔任傳訊主任,服務很多境內難民。

Narges是阿富汗人,在伊朗出生和度過童年,當時父母因逃避戰火而離鄉別井,他們曾經是難民,現在Narges在宣明會工作,服務很多境內難民,是際遇的巧合,也反映了暴力衝突對地區持續的影響。


「幸運的我」

Narges形容自己是幸運的,一點不錯。在戰亂貧窮的國家,教育的機會本已稀少,更何況女性地位低微,能夠讀書已很不容易,而她竟能接受高等教育,可稱異數。Narges說︰「我感激父母很開明。如果他們不允許我升學,我不知我現在會是怎樣。」她指出傳統阿富汗社會認為女性只是在家中為家人煮食、照顧兒童,無須讀書也可以勝任,所以在偏遠地區,女童即或有機會入學,最多只會上學兩年。

幸運是得著機會,但也必須加上自己的勤奮。談到工作的歷程,她說:「我從伊朗回來要考大學,那時候考上了一個兩年助產士的課程,那是世界宣明會支持的項目,期間開始認識宣明會。校方說成績最優異的畢業生可以聘為教師,我想賺錢養家,於是很努力讀書,兩年都是第一名。可是畢業時他們說目前沒有空缺﹗宣明會介紹我到產科醫院做義工,我做了六個月義工,此時宣明會資助我們,我得到每月九十美元,共八個月。九十美元對我是很多的錢﹗然後我成了正式員工。」

「我熱衷學習」

Narges2010年加入宣明會,起初是行政助理,負責後勤物資採購的工作。她渴望發展自己,所以轉換工作。很快就遇上更重要的機會,宣明會招聘一名傳訊助理。「我馬上去申請。面試時要寫故事,我從學生時代已經喜歡寫作,對我來說不難。就這樣,我在那崗位上做了兩年。」

兩年後,總幹事決定讓她升級,問她願意擔任傳訊主任否?「我說︰當然啦﹗我覺得很興奮。」她喜歡攝影,在做助產士的時候已購置照相機,不過因為女性不便隨便到外面練習,她只好另行鑽研。「我在傳訊崗位見到很多照片,我就研究不同照片,看它們有什麼特色,然後試試自己是否可以同樣做到。」她擅長自學,「我想我得以成為傳訊主任也是因為我的投入和努力學習。」

那時候她還在大學兼讀,後來得到計算機科學學士學位。「宣明會由早上八時到下午五時上班,下班後我就到大學上課。」Narges笑說:「說到學習,我是很貪心的﹗我熱衷學習。」



Narges(前排中間)在伊朗讀中小學,這是她與小學同學和班主任的合照。


「瘋狂和勇敢」

作為阿富汗世界宣明會唯一的傳訊主任,Narges的工作需要走訪不同的項目點,進入家庭,講述他們的故事。這可不是簡單的事,要知道,根據傳統文化社會習俗,女性應該在男性親人陪同下才可出門。Narges不可能跟隨這些規矩。

Narges肯定地說她經常獨自出差。「許多人覺得我瘋狂,但我們的工作就是這樣,我們要去拍照、錄影和寫故事,這是我的責任。」那豈只是責任?筆者微笑指出:「你很愛你的工作吧?」Narges毫不猶疑:「是啊,當然是﹗」她補充道:「最近這幾年,在城市中也有女性獨自出門的。不過去到鄉村地方,我還是顯得比較特別。有時候我到了一些地方,他們會很詫異地問:你是怎樣來的?你不害怕嗎?」

她要獨自出差,要去不同省份,她知道有些人會不高興。不過她也肯定家人不會反對。她很慶幸自己的家庭是很開通開明的。「有時我還要與其他國際同事一起去,還要是男性﹗我也沒有辦法啊﹗」

「我要傳講他們的故事」

Narges覺得身為女性在這份工作固然有一些難處,但也有優勢。「我可以進入別人的家。」如果是男性,即使得到了一家之主的首肯進入家中,家中的婦女都不會講話,也只會以是和否來回答問題。「但是我可以進到室內,這些家庭的男性也會准許我拍照。那些婦女往往和我談到很深入的東西,把生活的一些細節都告訴我。」

最觸動她的心靈的,是那些受苦無聲的兒童,Narges說有些故事令人心碎。「有時候他們只有六七歲,但他們的經歷有如六十歲的人。我很感嘆他們是怎麼樣去承受內心的痛苦,他們是怎樣活下來的?」那些逃避戰火的境內難民,流徙中一無所有。「我去他們的住處,稱不上房子,大家都只是站在那裡,也沒有暖爐,要知道這裡冬天嚴寒,氣溫可達零下九度。在泥屋中他們只能相擁而睡去使自己暖和一點。但他們是那麼堅強,你看他們的手,極其乾燥,有很多傷痕,他們的臉容顯出他們的飢餓。」

Narges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名女孩目睹母親的死亡。她父親染上毒癖,還強迫妻子也吸毒。可是母親同時是愛滋病毒感染者。父親拋下婦孺離了家,當時是冬天,室內沒有暖爐,他們也沒有食物。初生的弟弟在哭,母親卻沒有乳汁哺乳,母親把嬰兒交給她,說要出外乞討一些食物回來,他們沒有門,只掛上一條毯子。女孩看見母親出去了,她抱著弟弟走出去看看母親走到哪兒,卻發現她口吐白沬倒在家門雪地上。女孩跑到鄰居那裡求助,鄰居幫忙把母親抱回室內,又給他們一點食物。當天晚上母親吩咐女孩要照顧弟弟,口中流出血來就死了。女孩說自己用手把母親眼睛闔上。當時她只有七歲。兩年後父親回來,打算把她賣掉,幸好宣明會的同事發現她的境況及時挽救。經交涉後女孩去與親戚同住,也可以上學。當她覆述母親去世情景,雖然已過去八年,許多細節都清清楚楚。我不知她是怎樣忍受這種痛苦的。」

無數的兒童在受苦,Narges覺得自己必須把他們的聲音傳達出去,這些故事可以帶來人心的轉變,也帶來促成改變的力量。

「我也有夢想」

宣明會為流徙的兒童開設兒童天地,讓他們可以有安全的地方玩耍、學習不同事物,還有專業的輔導員幫助他們處理內心的傷痛、憂慮、恐懼。Narges說:「如果他們剛來到時你問他們有什麼夢想,他們一般都說:我不知道。過了半年,他們開始很主動講話,你若問他們有什麼夢想,他們會說:我想做教師、我想做醫生、我想做輔導員、我想做警察……我很開心我們的兒童天地通過各種活動,把希望的種子種在他們心裡。我們不能改變他們過去的經歷,但我們可以令一些人抱有希望。」

那麼她自己又有什麼夢想呢?Narges說:「我的夢想是取得碩士學位,我想進修傳播學。現在我必須提升我的英語能力,因為我希望到外國唸碩士,我要爭取獎學金去繼續接受教育。」

好一個充滿使命感的宣明會員工,我們祝願她很快可以夢想成真。

總幹事的話

七月升中及DSE放榜,有人快樂有人愁,不單是學生,還有家長。過去十多年,自己也經歷過兩個女兒共六次放榜的洗禮,似乎鎮定其實忐忑,似乎兩手準備其實內心慌失失。孩子考試......

世路思潮

經過近四十年大小戰役,阿富汗變成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宣明會2001年開始在阿富汗展開工作。

專題

五十多年前,印度男孩凱拉西‧薩塔亞提(Kailash Satyarthi)在校門外,看見一名孩子為人擦鞋,便問他的父親為何不讓兒子上學,答案竟然是「我從沒想過,我們......

世界之窗

八歲女孩瑪莉嘉住在非洲盧旺達南部,她的母親馬格麗獨力養育四名孩子,努力地為他們張羅生活所需,包括每天的飲食。

苦難中同行

每年的9月21日是聯合國所定的「國際和平日」,從2001年起這天更被定為非暴力和停火日。可是,自1981年設立這紀念日,全球很多角落至今仍然未能得享和平,而流離失所......

捐款何處去

烏干達為東非的內陸國家,與肯尼亞、南蘇丹、剛果民主共和國、盧旺達及坦桑尼亞接壤。1986年才結束了長達六年的衝突,新政府開始進行改革,以減少貧窮人口及改善經濟情況。......

中國心

小姑娘騎著自行車,獨自在院子門口玩耍,她穿著紅衣服,頭髮雖然紮著馬尾,但卻梳得有點兒亂。看到有人來,小姑娘把奶奶喊出來。她站在奶奶身後,眨著黑黝黝的眼睛打量著來人,......

助養樂

新學年來了,世界各地的助養孩子也整裝待發,學習新知識。宣明會身處各地的工作人員,明白孩子讀書遇上的各種困難和需要,亦為他們預備了意想不到的「上學用品」:

孩子篇

十四歲的利奇和家人住在印尼南部。當地土地貧瘠,生活並不容易。這些年來,孩子都難以獲得教育和營養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