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心繫緬甸的季明醫生

作者:小獅子

季明醫生早前到訪香港,與總幹事趙煥明(右)合照。
「我覺得緬甸已經完全改變了,像一條毛蟲變了一隻蝴蝶,不可能走回過去了!」季明醫生堅定的總結。

季明醫生是緬甸第二代華僑。父母是福建人,1947年逃難到緬甸仰光,他們開了一間麵包店。

1945年二戰結束後,國共內戰,很多沿海省份的同胞都選擇逃難到東南亞沒有戰亂的地方。

「緬甸是當年東南亞最繁榮安定的國家!英國人統治時把教育、醫療等都辦得很好。」

1960年代初,季明醫生出世不久,緬甸軍政府上台,把很多外國人趕走,把宣教士趕走,最好的外國教會辦的學校被國家接管。經濟轉差,中國文化大革命蔓延當地,白米短缺引起社會不安及動盪。華人較富裕有錢,軍政府把很多問題責任推到華人身上,排華情緒升温,仰光唐人區被燒。中國人開始被歧視,政府或社會的高位都不會有華人。為安全,華人都要把華籍身份收藏起來。

「小時候,在仰光,媽媽帶我們返教會。媽媽是家中第一個基督徒,她是一位護士。當年還在福建廈門時,聽宋尚節的佈道歸主,開始上教會。」

季明醫生在仰光讀醫科,畢業後行醫。「窮人都付不起錢,病人都是有錢的。」他花更多時間在教會的診所診治付不起費用的窮人。


「我最希望投入公共衞生服務,幫助更多人。」

1989年他毅然跑到泰柬邊境服務難民。1991年,他轉到內戰大屠殺後的柬埔寨首都金邊,開始參加宣明會工作,管理金邊當時唯一的兒童醫院。他的兒女也在柬埔寨出世。「柬埔寨是孩子們長大的地方。」

2000年,為了孩子的學業,他們移民去澳洲。他在大學一邊教書一邊做研究。兒女獨立些後,2006年,他按捺不住,離開澳洲悠閒的生活,與太太返回緬甸,再投入宣明會的工作,負責亞洲區的醫療項目。而且,他爸媽年紀也很大了,他想回仰光多陪他們。過去幾年,他父母先後安然離世,季明醫生慶幸他返回緬甸多時間陪在他們身邊。

過去十年,他的足跡走遍東亞南亞貧窮的村落,致力改善貧窮人的公共衞生服務。

「我爸爸是個很慷慨的人,常送日用品給貧窮鄰舍,又常常寄包裹回福建鄉下。他很安靜地跟別人分享,從不張揚。」季明醫生近年有機會去福建探親,聽到很多親戚感謝他爸爸當年的慷慨支援。


季明醫生的醫生同學朋友都變得有錢了,住大屋駕靚車,但他覺得他自己活得更滿足。

「我最大的滿足是見到窮人有發展改變的機會。現在,我多了時間訓練新的同事,這是頂開心的,可以傳承多年的知識與經驗。」

季明醫生原來不是姓季,他姓「白」。「當年排華,中國人都要躲起來,藏起自己中國人身份。」所以,季明醫生其實叫「白季明」,福建人,緬甸華僑。但那個時候,中國姓都不敢用,所以就叫了「季明」。

2008年五月,孟加拉灣一個大颶風突然轉彎吹向緬甸沿海,造成八萬多人死亡,無數房屋、漁船、道路、碼頭、社區設施遭嚴重破壞。軍政府禁止外國傳媒進入緬甸或災區報道災情。身在仰光的季明醫生,勇敢地接受CNN、BBC、ABC(澳洲廣播公司)等訪問,將災情嚴重及破壞向世界報道,令全球起來籌款幫助。

「多年工作, 覺得其中一個挑戰是要有勇氣說真話。」

緬甸真的變了?

「真的變了,不可能回頭。舉一個例你就明白:大約十五年前,在仰光機場買一張電話卡要二千美元。五年前是五百美元。今天是兩美元。通訊資訊開放了,緬甸與世界接上來了,大家對前景都感到光明多了!」

「我希望所有緬甸人都能分享開放發展的成果,特別是窮人。」這是他的心願,他的祈禱。

編按:

姓氏──原來緬甸人沒有姓氏,通常只是使用父親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定名,完全不跟從亦可。所以,文中提及季明醫生想隱藏自己的姓氏,便是因為緬甸人這個傳統。

貧窮──緬甸擁有肥沃的土地和豐富的自然資源,不過由於一直飽受旱澇之災及內亂等的影響,以致緬甸在「人類發展指數」中的一百八十八個國家中,排名一百四十八,屬低發展水平國家,在亞洲區排名僅高於阿富汗。2011 年以來,政府開始實施一連串政經和管治的改革,藉此改善經濟狀況。然而,百廢待舉,在五千多萬人口中,約七成仍住在偏遠農村,過著貧困的生活。

宣明會──世界宣明會早於1958 年在緬甸成立,並於六十至八十年代資助入住教會宿舍的兒童;及後於1993 年推行五個健康項目,至今共推展三十五個「區域發展項目」。香港世界宣明會現在支持緬甸五個「區域發展項目」及約十個其他項目,幫助當地兒童和家庭逐步脫貧,長遠建立一個自給自足及可持續發展的社區。

總幹事的話

中秋,仍熱,但早晚微涼,有點秋意。踏入九月尾,生活像漸漸回歸正常:返學的返學,上班的上班,立法會選舉也有了結果。

世路思潮

在湖南省安化縣的大山中,遇到不單是災民、窮人、留守老人、留守兒童、 五保戶;還有游會長的友情、他的黑茶、他的茶壼。

專題

在地球上不同角落,每一天,同時上演著各式各樣的故事。 一早,許多國家的孩子揹起書包到學校,開展求知的探險。不過在另一些國家,有些孩子打包出門,他們因為戰亂、災荒,被......

世界之窗

根據宣明會最新發布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厄爾尼諾現象促使非洲南部兒童早婚、成為童工和失學的情況,日趨嚴重。儘管厄爾尼諾現象是一種氣候現象,但其影響已導致四千九百萬人面......

苦難中同行

在香港,兒童的教育權利一向被高度重視,於家長心裡,教育的地位更是與日俱增,有的在懷孕時已經開始精挑細選幼稚園,甚至與子女一生的成敗掛鉤。我們如此看重子女的教育,反觀......

捐款何處去

2015 年,香港世界宣明會援助款項約港幣一千九百萬元,支持斯里蘭卡三個「區域發展項目」及六個其他項目,逾十六萬人受惠。

中國心

雲南永勝地處高寒山區,這裡群山綿延、峽谷縱橫,當地村民出行都必須經由蜿蜒崎嶇的山路,交通十分不便。山間的道路多是土石鋪築,每到下雨天路面就變得泥濘不堪,特別是雨季時......

孩子篇

今年二十三歲的康芙,小時候患有眼疾,常被同學嘲笑為「斜視妹」,令她非常難堪。但這經歷激發她開始夢想成為醫生,幫助其他同樣飽受疾病困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