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世界翻轉了

作者:Laura Reinhardt

突然之間,在腦海裏,我再次站在贊比亞農村的一塊田裡,聆聽著18歲的青年比爾述說他的家庭故事。

「當爸爸去世,我的故事就翻轉了。」比爾告訴我:「差別顯而易見。我曾經穿得好,也每天有東西吃。」

他的爸爸在1999年早逝,比爾一家常常捱餓,亦影響到比爾的學業。「我的學習表現受影響,不能集中精神。」他說。由於錯過了整個學期,比爾需要重讀六年級。「面對飢餓實在太困難了。」

他的媽媽艾絲娜不知道該怎麼辦或如何找到出路。孩子因飢餓而哭,迫使艾絲娜離開家園,因為她知道自己不能作甚麼以減少他們的痛苦。

艾絲娜於2003年再嫁,希望藉此改善自己與孩子的情況。但是,夫妻之間經常爭吵,意味著她已不能回到第一段婚姻時的美好日子。幾年後,艾絲娜得了重病,丈夫並沒有照顧她,因此,她與孩子們決定回到故鄉。

艾絲娜的婚姻以失敗告終,但她家裡的情況卻開始好起來。並且,是以最不可能的形式開始 ── 母雞!

透過宣明會的「孩子有『禮』」,她收到四隻母雞和一隻公雞。「我的心充滿了喜樂。」艾絲娜告訴我說,當雞隻來到,她為牠們逐一命名。「我給每隻雞隻取名,因為牠們是禮物。」她說:「我與牠們有一份特別的關係。」她希望自己能夠逐一稱呼牠們,也希望牠們能夠回應。

艾絲娜從宣明會學會了飼養牲畜。專家教她用正確的飼料養殖雞隻,使雞隻能夠生出更多雞蛋,數量以倍數增長,繁盛起來。她的雞隻數量就真的倍增了!一年之間,艾絲娜所養的牲畜包括200隻公雞、124隻母雞和八隻小雞 ── 全都來自原來的五隻雞隻。

「上帝真好。祂使母雞生產得非常快,就像祂盼望能減少我們的飢餓一樣。」比爾說。

那些雞隻令比爾、媽媽艾絲娜和弟弟榮素的世界再次翻轉過來。

「那些雞隻是一個基礎。」艾絲娜說:「沒有這些雞隻,我的家定必陷入貧困中。」她開始賣雞予當地餐廳,並利用所得收入購買火雞與牛,還有種子與肥料,以擴展她的菜園。

艾絲娜告訴我,她想她的孩子和孫兒,好像四歲的燦沙能夠有較好的將來。「我選擇教育我的孩子,因為我希望他們將來有較好的人生,而不是像我這樣命途艱辛。」她說。

那些牲畜使她能讓榮素和比爾上學,這是她從前沒能力讓其他較年長的孩子去做的事。

比爾和榮素都夢想要當醫生。榮素已開始實習醫護技巧:當年老的祖母踩到荊棘,榮素會細心地把剌從粗糙的腳板推出來 ── 這對年輕的實習醫生來說,是很好的練習呢。

「我希望醫治人。我希望人們能活得健康,我也想幫助別人跳出過去的人生。」他告訴我時,燦爛的笑容燃亮起整個臉龐。

艾絲娜知道,是那些作為禮物的雞隻,為轉變建下基礎,而透過「助養兒童計劃」及儲蓄小組的持續支持,她才有金錢去供孩子讀書。「我希望榮素能擁有一個有成果的未來,一個豐盛的未來。」她說。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