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給伊波拉疫症遇害者 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


瑪斯萊(Maseray)是伊波拉病毒的倖存者,她的丈夫和姐姐卻遭逢不幸。然而,這位53歲的祖母仍能以堅定不移的信心,在疫症中保護自己的社區。她是一位戰勝伊波拉病毒的女性倖存者,更是第一位加入宣明會於塞拉利昂中南部埋葬隊伍的成員。

伊波拉疫症如風暴般席捲塞拉利昂,前所未有地傳播及摧毀既有的醫療系統。初時,專家也不確定該如何遏制此病毒散播。很少人知道伊波拉病毒是通過與受感染病者接觸而傳開,病毒更會在患者死後留在體液內繼續傳播。衛生官員組織了「管理屍體」的團隊,但是,他們往往要花數天才抵達。對於穆斯林信徒,他們必須在日落之前埋葬死者,這等待的時間實在可怕;而對於基督徒,亦被剝奪了於數天後舉行葬禮以作紀念的機會。送葬者眼睜睜及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的父母、孩子被送進垃圾袋,永遠不能再見。很快便有人反對當局的處理方法,就是把病者藏起來和私下埋葬死者。

伊波拉疫症中的尊嚴

「人生就如同我的家人所知道,它結束在伊波拉疫症開始之時。」瑪斯萊說。瑪斯萊被測試對伊波拉病毒呈陽性反應。她說:「在一個月零一天裡,我躺在垂危和死者當中。疼痛令我身體衰敗,有時幾乎想放棄對抗這病毒。」「我的心特別為那些赤身露體和身體被裸露,死後沒有人保護她們尊嚴的女性而心傷。我向上帝發誓:如果可以活著離開,我會為在我心坎裡的這群姊妹做一些事情,以表敬意。」

瑪斯萊最終擊敗奪去很多伊波拉患者生命的脫水情況。53歲的她有兩個孫兒需要撫養,卻無人願意僱用她。去年12月,她聽說宣明會招募人員,為伊波拉疫症遇害者進行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作為一名倖存者,她已免疫及面對較小的風險。瑪斯萊最終成為第一位加入此隊伍的女性倖存者。

她首個埋葬的是一名一歲的女嬰。埋葬隊伍讓家人在免受病毒感染的情況下,與親人作合適的告別。在約800人的隊伍中,她是僅有的10名女性之一,她的角色是確保女性遇害者備受尊重,穿著衣服和身體妥善地放進保護袋內。牧師或「伊瑪目」(Imam)會前來禱告。然後,家人與埋葬隊伍一起走到墓地。對當地的人來說,他們很難拋開安慰儀式,以及接受親手安葬親人的傳統。但是,在這非常時間,只可以使用非常的方法。

瑪斯萊很榮幸能與領導「社會動員和尊嚴殯葬信仰團隊」(SMART)的宣明會一起工作,這團隊已經訓練和裝備了800多名工人,為伊波拉疫症遇害者進行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以及保護其他人的信仰傳統時,防止有人因此被感染。自2014年11月起,SMART的57個隊伍在塞拉利昂的10個地區,埋葬了逾24,000人。

「我們正在為伊波拉疫症奮戰,但是,我們還沒有取得勝利。我們必須繼續奮鬥,直至國家再無感染個案。宣明會更希望從提供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轉為裝備人們去過安全和有尊嚴的生活。」宣明會塞拉利昂總監斯科特(Scott)說。


瘧疾豈止關乎健康

[2018/04/25] 29歲的花斯住在布隆迪,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去年年底的某個星期三,她抱着小兒子,再帶著七歲的兒子賈斯汀上路。他們清早從家中出發到附近一所健......

讓戰火孩子重獲新生

[2018/04/16]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南部開賽(Kasai)地區,有一位母親正致力讓社區中的孩子重過正常生活。2016年八月起爆發的暴力衝突,深深影響著大部分孩......

雞與蛋的力量

[2018/04/03] 夏莉的四個孩子終於可以再次期待吃雞蛋了。宣明會為他們一家六口提供了16隻雞,讓他們開始養殖家禽。2017年十二月逃離南蘇丹後,一家人棲身在......

敘利亞難民孩子的目標

[2018/03/27] 下雨的時候,扎亞特里難民營一片狼藉。

耕作與儲蓄 助埃塞俄比亞婦女獲新生

[2018/03/08] 禾嘉琳16歲結婚,17歲就誕下女兒,那時,她好像將要陷入一個禍及不少埃塞俄比亞婦女的循環,就是自幼輟學、早婚、過早生育和持續貧窮。

孩子珍惜友誼的10種活動

[2018/02/28] 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經常面對不同挑戰,這些挑戰從虐待到仇恨都有,影響着萬千孩子的生命。每年,最少有十億孩子遭受暴力侵害。世界如何才能得享太平......

六個關於女陰殘割(FGM)的事實

[2018/01/26] 「女陰殘割」又稱「女陰切割」,這項危險的習俗禍及全球超過二億名婦女及女童。

8個理由,在2018年滿懷希望

[2018/01/20] 希望具有感染力,甚至可以治癒人。但在黑暗的世界裡,還有甚麼事情能讓我們看見希望呢?以下8個理由,或許可以讓我們在2018年滿懷希望。

烏干達難民營中的10個實況

[2017/10/26] 宣明會與另外兩個人道組織合作,在烏干達北部阿魯阿區的兩個難民安置區進行了跨機構調查,研究難民和當地社區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