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給伊波拉疫症遇害者 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


瑪斯萊(Maseray)是伊波拉病毒的倖存者,她的丈夫和姐姐卻遭逢不幸。然而,這位53歲的祖母仍能以堅定不移的信心,在疫症中保護自己的社區。她是一位戰勝伊波拉病毒的女性倖存者,更是第一位加入宣明會於塞拉利昂中南部埋葬隊伍的成員。

伊波拉疫症如風暴般席捲塞拉利昂,前所未有地傳播及摧毀既有的醫療系統。初時,專家也不確定該如何遏制此病毒散播。很少人知道伊波拉病毒是通過與受感染病者接觸而傳開,病毒更會在患者死後留在體液內繼續傳播。衛生官員組織了「管理屍體」的團隊,但是,他們往往要花數天才抵達。對於穆斯林信徒,他們必須在日落之前埋葬死者,這等待的時間實在可怕;而對於基督徒,亦被剝奪了於數天後舉行葬禮以作紀念的機會。送葬者眼睜睜及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的父母、孩子被送進垃圾袋,永遠不能再見。很快便有人反對當局的處理方法,就是把病者藏起來和私下埋葬死者。

伊波拉疫症中的尊嚴

「人生就如同我的家人所知道,它結束在伊波拉疫症開始之時。」瑪斯萊說。瑪斯萊被測試對伊波拉病毒呈陽性反應。她說:「在一個月零一天裡,我躺在垂危和死者當中。疼痛令我身體衰敗,有時幾乎想放棄對抗這病毒。」「我的心特別為那些赤身露體和身體被裸露,死後沒有人保護她們尊嚴的女性而心傷。我向上帝發誓:如果可以活著離開,我會為在我心坎裡的這群姊妹做一些事情,以表敬意。」

瑪斯萊最終擊敗奪去很多伊波拉患者生命的脫水情況。53歲的她有兩個孫兒需要撫養,卻無人願意僱用她。去年12月,她聽說宣明會招募人員,為伊波拉疫症遇害者進行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作為一名倖存者,她已免疫及面對較小的風險。瑪斯萊最終成為第一位加入此隊伍的女性倖存者。

她首個埋葬的是一名一歲的女嬰。埋葬隊伍讓家人在免受病毒感染的情況下,與親人作合適的告別。在約800人的隊伍中,她是僅有的10名女性之一,她的角色是確保女性遇害者備受尊重,穿著衣服和身體妥善地放進保護袋內。牧師或「伊瑪目」(Imam)會前來禱告。然後,家人與埋葬隊伍一起走到墓地。對當地的人來說,他們很難拋開安慰儀式,以及接受親手安葬親人的傳統。但是,在這非常時間,只可以使用非常的方法。

瑪斯萊很榮幸能與領導「社會動員和尊嚴殯葬信仰團隊」(SMART)的宣明會一起工作,這團隊已經訓練和裝備了800多名工人,為伊波拉疫症遇害者進行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以及保護其他人的信仰傳統時,防止有人因此被感染。自2014年11月起,SMART的57個隊伍在塞拉利昂的10個地區,埋葬了逾24,000人。

「我們正在為伊波拉疫症奮戰,但是,我們還沒有取得勝利。我們必須繼續奮鬥,直至國家再無感染個案。宣明會更希望從提供安全而有尊嚴的埋葬,轉為裝備人們去過安全和有尊嚴的生活。」宣明會塞拉利昂總監斯科特(Scott)說。


難民營採訪手記

[2017/10/09] 身為世界宣明會的傳訊人員,Himaloy Joseph Mree曾經到過不少災區採訪,見過不少被自然災害影響的人。他最近到孟加拉的難民營,......

「緬甸 - 孟加拉」難民救援

[2017/09/20] 「我們已經二十天吃不飽了。」杜約芭抱着孩子憂心地說。 在若開邦爆發的衝突中,撒哈娜的丈......

活在南蘇丹戰火中

[2017/09/19] 蘇珊娜住在南蘇丹首都朱巴市外一間小屋,一直獨力撫養三個外孫。內亂帶來生靈塗炭,超過一百九十萬人被逼逃離家園,遷往鄰近國家。蘇珊娜大部分的家......

世界各地的豐收實況

[2017/09/13] 秋天是收割的季節,讓我們看看各地好友如何慶祝豐收。

環遊世界各地的上學日

[2017/08/31] 上課日在每個國家都有所不同,讓我們到10個宣明會正在推行教育工作的國家,看看兒童如何受到幫助。

月事不再停課

[2017/08/17] 學好經期衛生習慣,對女生會否持續回校上課極為重要。減少不必要的缺課,可為她們日後的生活帶來正面作用。

猜猜這九張相片的拍攝地點

[2017/08/08] 你能夠猜出以下九張相片,分別在哪些國家拍攝嗎?提示:這些地方都有宣明會和當地合作伙伴一起推展的工作。

孩子分享最愛的暑期活動

[2017/07/20] 你最美好的暑期回憶是什麼?你的孩子喜歡在夏天做什麼?他們會在室外的水池嬉水、在樹下看書,還是花三個月與電子產品玩遊戲?不如我們花點時間,看......

三款令孩子津津樂道的菜式

[2017/07/04] 晚餐吃什麼?讓我們看看中國、玻利維亞及肯尼亞的傳統食譜,享受美食之時,各地亦有不同的感恩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