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南蘇丹:立國五年的五個心聲

南蘇丹在七月九日迎來獨立五周年的日子,儘管並沒有豐富的慶祝活動。五年前,這個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滿載希望地誕生。現在,幾乎都已被人遺忘,南蘇丹獨立後一直備受衝突和苦難所困擾。

聯合國估計超過230萬人,即每五個南蘇丹人便有一個自衝突開始後,被迫逃離家園,其中過半數兒童。約500萬人正面臨嚴重糧食短缺,部分地區的糧食價格已經比平均水平高出150%。國內大部分地區的兒童營養不足率已經到達嚴重水平,家庭很難負擔或尋找到食物。宣明會正在為受影響的家庭提供食物,並設立兒童天地,以及提供清潔食水。

我們和幾個孩子及家長談及在過去數年,國家和他們起了甚麼變化。


阿達琪(母親)

國家在過去五年尚未取得很大的進步,安全仍然是最大的問題。當我的丈夫仍留在家鄉聯合州時,我已經和孩子為逃避戰火而離開。我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因為我沒有方法聯絡他。我們逃難時一無所有,現在仍然如此。我無法給孩子食物,也沒錢買衣服給他們。

我的孩子從沒上學,他們活在恐懼之中,因為在過去兩年裡,我們不斷從一個難民營搬到另一個居住。我們永遠不知道戰火何時何地再次爆發。宣明會給了我一個水泵和做麵包的麵粉。生活很苦,我也擔心孩子的安危。

我們只有麵包,除此以外,就只可以吃樹葉。我們再沒有別的。縱然活在苦難和驚恐中,我仍然感到自豪:我們有自己的國家,我不想以任何東西來交換。


艾雅(8歲)

幾年前,當我的村落開始爆發衝突時,天很黑,我正在睡覺。忽然到處很光,我聽到槍聲。我只記得家人四散逃跑,我整晚躲起來,到早上時我再找不到家人的蹤影。我很害怕,哭了。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我的姨姨帶著我乘貨車離開村落。我住在一個難民營幾個星期,直到宣明會的幾個工作人員來到,登記了我們的名字和資料。數天後,他們帶了母親來,這是我們逃出來之後最快樂的一天。


啟爾(9歲)

當衝突在村裡爆發時,我正在睡覺,媽媽喚醒我們說要穿好衣服。我聽到槍聲,聲音很近的。我們由屋裡跑出來,但是,爸爸和奶奶被擊中。

我們必須繼續逃跑,但他們沒有跟上來。他們死了。我很傷心。我的三個兄弟和兩個姐妹仍然下落不明。當我們逃走後,便再也找不到他們。或者他們正身在其他難民營,但我不知道。我們還需要繼續逃難。當戰火再起,我們便要再次逃跑。我希望我們現在是安全的。

我以前工作,可以有食物吃,現在只有倚靠援助,我不用工作來買麵粉做麵包。生活不容易。我不想逃難了。


達沃(10歲)

我喜歡踢足球,我做了一個和自己玩,是用幾個膠袋和一些繩子製成的。當我仍在南蘇丹時,爸爸有一天帶了足球回來給我,我很高興,每天都在踢。當爸爸被殺後,我們必須離開南蘇丹。

許多士兵帶著槍和子彈,所以,我、媽媽和哥哥一起逃跑。我們走了好幾天,後來搭上巴士。現時,我們住在烏干達,我在這裡上學。學校是為難民而設,授課語言是我的母語丁卡。這裡的生活和南蘇丹差不多,除了這裡是安全的。村裡的人都來自南蘇丹,大部分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國。


約翰(14歲)

就像成千上萬的南蘇丹人,我和三個弟妹長途跋涉地步行離國,只是偶爾搭上順風車。我沒有鞋子,也幾乎沒有任何食物或水,更突然要負起確保三個弟妹安全的重任。

我愛家鄉和父母,那裡生活很好。今天,我負責養育弟妹,成了他們的爸爸和媽媽,每天照顧他們。生活實在很苦。我很想念爸爸,因為我現在也擔任父親的角色。我只有14歲,可是,已經是一家之主。我希望和平終有一天降臨。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