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標籤:

作者:Lisi Emmanuel Alex

根爾來自南蘇丹,今年49歲。南蘇丹在2011年七月獨立後,他曾經在蘇丹首都喀土穆工作,協助僑民回到國家。那時,大家都對未來充滿憧憬,逃難到外地的人都想重返家園。

不少人已經離家數十年,他們都熱切期待著這個新時代。根爾協助同胞回家一段時間後,自己也決定回到南蘇丹去。

內戰在2013年爆發的時候,部分回國的僑民被困在東北部倫克郡的外圍。他們短暫留在當地,希望戰事平息後可以繼續上路。

在2014年,不少回國的僑民孩子只能在營地四周遊走,無所事事,他們的家人又無法負擔他們的學費。根爾當時正為一所救援機構工作,他決定辭去工作,利用離職補償金,在當地一座破落的空置建築物內開辦了一間小學。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他無法提供書本和文具,但相信其他人會施以援手。

根爾運用建築物內三間殘舊的房間作為課室,並在附近一棵大樹下設立自己的辦公室。起初並不容易,因為他孤身一人,難以管理三個課室裡的孩子。他憶述:「在走到另一個課室的時候,我得鎖上門,防止孩子離開,跑到其他地方去。」

在2017年,宣明會開始支援這所學校。根爾說:「我很感激宣明會,因為他們做的,正是我們一直討論想做的事。他們蓋了兩個課室,提供文具和書簿,又給老師發放津貼和提供培訓。」

根爾又說:「教育是生命中的關鍵,可以帶來發展,可以改變心態,也可以鼓勵不同部族和信仰的人共存。」根爾和家人在1970年代初也曾經成為難民,逃到烏干達。他就是在當地讀書的。

根爾讀到中四,便因為家境困難,無法繼續學業。雖然如此,但他時刻都渴望讀書和學習。

身為老師,學生缺課是他最大的挑戰。孩子感到飢餓的時候,就會回到家中,從此不再回來。宣明會開始在學校提供膳食後,這個問題終於得到解決,登記的學生增加至306人,而且出席率理想。

今年,學校增設小學六年級,教導流徙者以及當地社區的孩子。根爾說:「我期望學生人數會隨著增設膳食服務而上升。」他又補充說,他的夢想是開設更高年級的課程。

宣明會的項目統籌艾曼紐說這所學校仍然面對不少挑戰。他說:「大部分老師都是義工,我們只能為他們提供政府劃一的津貼,如果他們找到薪酬更理想的工作,隨時都可以離開。」

宣明會支援超過13,000名三至十八歲的孩子,他們來自26間位於倫克郡及曼約郡的學校。這個項目的內容包括為義務教師提供津貼、修建課室、向學生派發文具、教師培訓,以及推動重歸校園的計劃。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

為生命繪上希望

[2018/05/21] 45歲的柏赫卡生活在印度安得拉邦某城市的郊區,他與女兒絲華迪同住在一座只有一個房間的屋子裡。他的妻子幾年前去世,而他自己也感染愛滋病七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