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在盧旺達難民營的生活


伊米蓮(Emilienne)是一名難民。她跟母親珍妮(Jeanine)、父親、四兄弟和一個妹妹,住在盧旺達東部省份Kirehe區一個新建的難民營。他們是其中一個最早由布隆迪來到的家庭,正值全國大選引發的政治動盪時已經離開了。他們也不知道能否或何時可以歸家。自2015年四月初,近30,000人由布隆迪逃至鄰國盧旺達。該難民營就已接收了23,700人,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

「對我們來說,就像是一場噩夢。這裡的人帶我們來到一個帳篷,一個不足兩個人居住的地方。但是,這卻是我、丈夫和六個孩子的新家園。地面蓋上膠席,我們沒有床墊,只有到達時收到的幾塊毛毯。我一直在想我們怎能住在這個狹小的帳篷內……我留下來,只是因為感到家人在此安全。」珍妮說。

伊米蓮說帳篷在晚上太冷,日間又太熱。「我們日間不能在帳篷裡休息。因為太熱了,我們只能到附近尋找樹蔭乘涼。」她說。母親擔心孩子,特別是女孩子閒散在外流連,會威脅她們的安全。珍妮說:「作為家長,我們擔心孩子長期在外,令他們容易受到性侵犯。」

珍妮還擔憂著許多事情,好像帳篷的大小,令她偶然惟有讓孩子寄住在較少家庭成員的鄰居那兒。可是,她又擔心孩子的安全。從外面看,帳篷足以容納一個小家庭。但是,現實是每個帳篷需要容納兩個家庭。帳篷裡有一個塑膠簾子分開兩戶,每戶各佔約三平方米的地方。

珍妮的孩子,尤其是年幼的,不能吃到營內提供的僅有食物――玉米和豆類。「我們沒有補充食物給幼小孩子。有時早上只有餵他們吃一些豆,因為他們根本吃不到玉米。他們有時會哭,因為實在太肚餓了。」她說。

她也很關心孩子的未來和夢想,尤其是伊米蓮,因為她在家鄉唸小學時成績很好。「我很擔心孩子的未來,還有他們的健康、教育和安全。」珍妮說。

伊米蓮說她每天為國家的和平及政治穩定而祈禱。「我每天問媽媽何時可以回家。但她總是告訴我,除非政治穩定及和平降臨,我們不能回去。我每天早上和睡覺前,也會為能夠和平回家而禱告。我想回校讀書,再見我的朋友,很想再見到我最好的朋友迪瓦恩(Devine)。我相信上帝有一天會回答我的祈禱。」她說。

宣明會在盧旺達的難民營提供水利衛生和個人衛生設施,確保每人每天能夠獲得17升的清水。其他工作還有建造廁所、洗手設施和淋浴設施,並確保設施的衛生。宣明會還培訓了一批難民成為「衛生宣傳大使」,提醒其他難民在新環境中,也要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也向五歲以下的兒童派發便盆。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