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在盧旺達難民營的生活


伊米蓮(Emilienne)是一名難民。她跟母親珍妮(Jeanine)、父親、四兄弟和一個妹妹,住在盧旺達東部省份Kirehe區一個新建的難民營。他們是其中一個最早由布隆迪來到的家庭,正值全國大選引發的政治動盪時已經離開了。他們也不知道能否或何時可以歸家。自2015年四月初,近30,000人由布隆迪逃至鄰國盧旺達。該難民營就已接收了23,700人,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

「對我們來說,就像是一場噩夢。這裡的人帶我們來到一個帳篷,一個不足兩個人居住的地方。但是,這卻是我、丈夫和六個孩子的新家園。地面蓋上膠席,我們沒有床墊,只有到達時收到的幾塊毛毯。我一直在想我們怎能住在這個狹小的帳篷內……我留下來,只是因為感到家人在此安全。」珍妮說。

伊米蓮說帳篷在晚上太冷,日間又太熱。「我們日間不能在帳篷裡休息。因為太熱了,我們只能到附近尋找樹蔭乘涼。」她說。母親擔心孩子,特別是女孩子閒散在外流連,會威脅她們的安全。珍妮說:「作為家長,我們擔心孩子長期在外,令他們容易受到性侵犯。」

珍妮還擔憂著許多事情,好像帳篷的大小,令她偶然惟有讓孩子寄住在較少家庭成員的鄰居那兒。可是,她又擔心孩子的安全。從外面看,帳篷足以容納一個小家庭。但是,現實是每個帳篷需要容納兩個家庭。帳篷裡有一個塑膠簾子分開兩戶,每戶各佔約三平方米的地方。

珍妮的孩子,尤其是年幼的,不能吃到營內提供的僅有食物――玉米和豆類。「我們沒有補充食物給幼小孩子。有時早上只有餵他們吃一些豆,因為他們根本吃不到玉米。他們有時會哭,因為實在太肚餓了。」她說。

她也很關心孩子的未來和夢想,尤其是伊米蓮,因為她在家鄉唸小學時成績很好。「我很擔心孩子的未來,還有他們的健康、教育和安全。」珍妮說。

伊米蓮說她每天為國家的和平及政治穩定而祈禱。「我每天問媽媽何時可以回家。但她總是告訴我,除非政治穩定及和平降臨,我們不能回去。我每天早上和睡覺前,也會為能夠和平回家而禱告。我想回校讀書,再見我的朋友,很想再見到我最好的朋友迪瓦恩(Devine)。我相信上帝有一天會回答我的祈禱。」她說。

宣明會在盧旺達的難民營提供水利衛生和個人衛生設施,確保每人每天能夠獲得17升的清水。其他工作還有建造廁所、洗手設施和淋浴設施,並確保設施的衛生。宣明會還培訓了一批難民成為「衛生宣傳大使」,提醒其他難民在新環境中,也要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也向五歲以下的兒童派發便盆。


瘧疾豈止關乎健康

[2018/04/25] 29歲的花斯住在布隆迪,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去年年底的某個星期三,她抱着小兒子,再帶著七歲的兒子賈斯汀上路。他們清早從家中出發到附近一所健......

讓戰火孩子重獲新生

[2018/04/16]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南部開賽(Kasai)地區,有一位母親正致力讓社區中的孩子重過正常生活。2016年八月起爆發的暴力衝突,深深影響著大部分孩......

雞與蛋的力量

[2018/04/03] 夏莉的四個孩子終於可以再次期待吃雞蛋了。宣明會為他們一家六口提供了16隻雞,讓他們開始養殖家禽。2017年十二月逃離南蘇丹後,一家人棲身在......

敘利亞難民孩子的目標

[2018/03/27] 下雨的時候,扎亞特里難民營一片狼藉。

耕作與儲蓄 助埃塞俄比亞婦女獲新生

[2018/03/08] 禾嘉琳16歲結婚,17歲就誕下女兒,那時,她好像將要陷入一個禍及不少埃塞俄比亞婦女的循環,就是自幼輟學、早婚、過早生育和持續貧窮。

孩子珍惜友誼的10種活動

[2018/02/28] 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經常面對不同挑戰,這些挑戰從虐待到仇恨都有,影響着萬千孩子的生命。每年,最少有十億孩子遭受暴力侵害。世界如何才能得享太平......

六個關於女陰殘割(FGM)的事實

[2018/01/26] 「女陰殘割」又稱「女陰切割」,這項危險的習俗禍及全球超過二億名婦女及女童。

8個理由,在2018年滿懷希望

[2018/01/20] 希望具有感染力,甚至可以治癒人。但在黑暗的世界裡,還有甚麼事情能讓我們看見希望呢?以下8個理由,或許可以讓我們在2018年滿懷希望。

烏干達難民營中的10個實況

[2017/10/26] 宣明會與另外兩個人道組織合作,在烏干達北部阿魯阿區的兩個難民安置區進行了跨機構調查,研究難民和當地社區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