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回顧「千年發展目標」 繼續為被忽略一群發聲


9月25-27日,聯合國193個會員國的領導人將齊集紐約,展開聯合國首腦會議,商討及通過2016至2030年間,全球共同發展的目標及具體內容。

雖然,「千年發展目標」限期將在今年年底屆滿,隨之而來的是「可持續發展目標」,用以繼續推動全球滅貧運動。「千年發展目標」及個別指標均按照2000年時,189個聯合國會員國在聯合國千年首腦會議通過的相關宣言而制定。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曾經指出,「千年發展目標」創造出歷史上最成功的扶貧運動,以解決2000年時的貧窮問題。

「千年發展目標」的成果

  • 極端貧困人口已經減半——自1990年以來已有逾十億人擺脫極端貧窮;
  • 發展中地區在擴展小學入學率方面,由2000年時的83%增加至2015年時的91%;
  • 發展中地區整體達成消除小、中及大學的男女性別差異;
  • 全球五歲以下兒童的死亡率下降了一半以上,由1990年的每千名兒童有90名死亡,至2015年時下降至43名死亡;
  • 在2015年,全球91%的人獲得改善的飲用水源(相對於1990年的76%)。

最貧困和弱勢群體被遺忘

經過了15年的努力,雖然「千年發展目標」已在多方面達到顯著的成效,進展卻因地域和國家不同而步伐不一,最貧窮和脆弱群體被拋在後面。時至今日,仍有約10億人每天倚靠少於1.25美元過活,逾8億人仍然餓著肚子睡覺。最貧困和最富裕的,農村和城市的差距仍舊存在。相對於18%的城市人口,約50%的農村人口仍然缺乏完善衛生設施。最貧窮和脆弱的群體亦往往飽受環境惡化和氣候變化的影響,因為他們大多倚靠自然資源為生,以及居住在最受影響的地區內。

在21世紀,衝突仍然是人類發展的最大威脅。脆弱和受衝突影響的國家貧困比率通常也較高。直至2014年底,衝突已迫使近60萬人逃離家園,這是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高的記錄。同年,全球半數難民為兒童。

「千年發展目標」的啟示

對即將落實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千年發展目標」可作為一個寶貴的啟示,其中宣明會最關心的是當中的兩大目標的巨大差距。

  1. 忽略不均衡
    全球最貧窮的20%人口,只能賺取全球收入的1%至2%,而且,全球逾四分之一的兒童都屬於這最貧窮的20%人口。然而,「千年發展目標」的指標和以單一標準衡量的方式,令各國在履行各項目標時,往往忽略了最貧窮和脆弱群體的實際需要。同時,也忽略了不平等問題,以及國家之間在執行上的迴異,未能推動各國政府去接觸最脆弱的群體。儘管資料顯示,數以百萬計的貧困人口得以脫貧,最貧困的一群的生活實際上並未得以改善。在所有國家之中,最貧困的五分之一的人,也就是收入最低的20%家庭,仍然備受忽略。
  2. 遺忘動盪國度
    「千年發展目標」也遺忘了動盪中的國度,令數以百萬計兒童和家庭在這場全球滅貧運動中備受忽略。動盪國度是指當地政府不能或不願採取行動,保護和實現廣大人民,尤其是貧窮人的權利。若以個別計算,沒有一個動盪國度實現了任何「千年發展目標」。一個在動盪國度出生的孩子,相比一個生於較穩定的低收入國家的孩子,高出兩倍機會未能活過5歲;相比一個中等收入國家的孩子,更是高出五倍機會活不過5歲。衝突和動盪無疑推遲著發展的步伐,然而,保護身處這些國度中的兒童,卻是前所未有的迫切。

宣明會對「2015年後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期許

當世界各地的兒童和社區有份參這影響他們的決策,真正可持續的改變才可能實現。為了在2030年時達致滅貧困,大家將需要不惜一切,保護最脆弱的兒童和社區中最難接觸的群體。

在這2015年後的議程中,必須正視投放更多資源於孩子,才是脫離不均衡的枷鎖。因此,有必要優先考慮兒童的健康和發展,以預防孕產婦、新生兒和兒童死亡,消除兒童營養不良,並停止一切暴力侵害男、女童的行為。重點必須集中在動盪國度中,最脆弱和最難接觸的兒童身上。最後,必須制訂全面而可行的制度,以執行、監督和評估各項新發展和目標,實施時也須加入各階層人士的參與。

宣明會正透過以下兩個策略,動員市民大眾和鼓勵跨部門的合作:

  1. 2015年後的議程必須動員市民,包括兒童,監察政府有否履行承諾的指標和目標。最重要是確保兒童和青少年能夠直接參與決策,以確保他們擁有並主導發展過程,建設民主社會,減低倚賴性,這一切最終也有利於兒童和青少年的福祉。
  2. 跨部門的合作,目標是政府、多邊組織、企業和民間組織之間。鼓勵合作以促進和倡議良好的管治結構,例如在各發展中國家如印度、菲律賓和布隆迪等,運用手機科技以推廣醫療服務。

宣明會相信當剛果民主共和國最貧窮的婦女,可以安心誕下和養育孩子;或者當身處世界主要城市之一的貧民窟家庭,可以獲得營養食品和醫療服務時,我們便知道這2015年後的議程已臻成功。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