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標籤:

森能今年29歲,與母親和四名弟妹生活於柬埔寨暹粒省。以往,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

身為長子,森能必須努力工作,但他日常的收入仍然不足夠供應家人所需。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據說薪水比較高。於是,森能在2010年出發前往泰國,並沒有帶任何身分證明文件。

森能在曼谷當建築工人。幾個月後,他才查問何時發薪,但是,老闆卻沒有支薪,只叫他等6至12個月。

森能憶述:「我覺得被中介人騙了,但我又沒有錢回家。」他在曼谷留了很多個月,工作換了一份又一份,只是為了賺到合理的工錢。

非法中介人介紹他人到海外打工,往往承諾收入會比現時豐厚。他們的目標通常是相識的人,例如朋友的朋友和鄰居。他們擅於游說,並提供即時的「利益」,包括向當事人的家庭貸款,為當事人付擔交通和住宿開支,以及在當事人移居期間提供膳食津貼。

森能說:「後來,有人介紹我和我朋友到印尼當漁夫。我非法入境印尼,是因為我預計可以每月賺到12,000泰銖(約港幣2,840元),這筆錢足夠我養活家人。」

他們兩人被安排到當地一艘漁船上工作。森能憶述:「我每天早上5時就起牀工作,到11時放午飯時才休息。我1點又再繼續,直到下午5時,然後由6時一直做到深夜11時。有時如果要修補漁網,我要工作到凌晨3時。」

經過18個月,森能不但沒有賺到預期的收入,反而因為沒有簽署過合約,不斷無解釋下被人剋扣工資。森能被騙了。

森能說:「有好幾次我都想過逃走,但又怕被靠近船的鱷魚攻擊。」既沒有錢養家,又沒法回家,森能的希望似乎已經幻滅了。

但是,後來森能取得了柬埔寨駐印尼大使館的電話號碼,對方告訴他要逃走,並且避開當地警察,否則只會被送返船上。有一次,船靠岸的時候,森能和另外幾人把握機會,逃到一個庇護營中。非法入境者在等候遣返期間,可以在此得到保護。後來,森能就被送返柬埔寨去了。

在印尼和柬埔寨兩國政府支持下,宣明會的「終結人口販賣」項目與國際勞工組織合作,開展消除人口販賣的工作,並包括協助倖存者重新融入原生社區。

宣明會為森能提供輔導,協助他處理這段可怕經歷帶來的情緒陰影。宣明會職員又到他的村落探訪他,指導他如何從正途賺取收入。

藉著參與這個項目,森能接受了技能培訓,學習修理引擎。宣明會也為他提供一個電動引擎,幫助他開展業務。

他說:「我真的感謝宣明會支持我,現在我可以在自己的國家賺錢養活自己和家人了。」

今日,森能的財務狀況穩定,並在所住的村落附近開始了一門小生意,每日收入有40,000至60,000柬幣(約港幣78至117元),足以養活他的家人。此外,他還計劃著與女朋友成婚。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

為生命繪上希望

[2018/05/21] 45歲的柏赫卡生活在印度安得拉邦某城市的郊區,他與女兒絲華迪同住在一座只有一個房間的屋子裡。他的妻子幾年前去世,而他自己也感染愛滋病七年了......

向各地的母親致敬

[2018/05/13] 不論何方,母親在家庭中都擔當重任。這個母親節,讓我們表揚一下幾位偉大的女性以及她們的無私奉獻。

瘧疾豈止關乎健康

[2018/04/25] 29歲的花斯住在布隆迪,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去年年底的某個星期三,她抱着小兒子,再帶著七歲的兒子賈斯汀上路。他們清早從家中出發到附近一所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