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又是芒果午餐


這是中午12時的午飯時間。對馬拉維的珍娜(Janet)來說,又是吃水煮芒果的時間了。過去兩個星期,她的早、午和晚餐都是芒果,她不知道何時才有別的食物。

走廊的盡頭,躺著珍娜10歲的哥哥盧薩(Lojasi)。他已經病了一個多星期,母親芬妮(Fanny)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只是等待上帝親自觸摸他。」盧薩的大哥倫納德(Leonard)說。自從父親不在,倫納德小小年紀便要身兼父職。如果再沒有適當的糧食,恐怕盧薩的身體將日益虛弱。珍娜把芒果遞給盧薩,他以笑容答謝卻不能吃。

芬妮和鄰居親眼目睹後園在年初時被洪水沖走。「事實上,我們後園收成沒有甚麼,玉米也只夠一個星期食用。所以,我們不得不去找工作來買糧食。」日夜工作幫助母親買食物以供給全家的倫納德說。芬妮和孩子自從三月起便要工作賺錢來買食物。對一個本身已經苦苦掙扎求存的家庭來說,情況真是愈來愈壞。而且,自從洪水破壞了村裡的經濟,生活更變成一場噩夢。

「我們過去幾年賴以為生的人,現在也要面對飢餓。他們有的只剩下一點點食物,不能再與我們分享,因為他們也不知將來如何。」芬妮說。

「我很難專心上課,因為知道媽媽正在努力工作,養活我們。」倫納德說。「當我星期三去上課時,總是想著媽媽和弟弟在做甚麼,我們可以吃甚麼……」倫納德補充著說,接著忍不住哭起來。

倫納德只想讀書,再找一份工作,讓全家得以脫貧。可是,他與夢想正背道而馳,倫納德和兄弟姐妹常年缺課,每星期上學一次,一個月才四天。

環顧整個社區,遍地滿佈乾旱的威脅,很多孩子好像營養不良,幫助農作物生長的雨水預計來年才有機會降下,更擔心厄爾尼諾現象的影響,將可能延長現時的旱情。

當地區域發展委員會主席詹雅娜(Chimala)表示:「當地糧食供應不足的情況,對很多人已經到達警戒級別,其中兒童最受影響。我們以往也曾遇上糧食不足問題,但是,今年的情況是另一回事。每天也有人來找我幫忙,其他代表也來尋求協助。可是,我們實在無能為力!」

「我們擔心兒童日漸營養不良,更擔心如果遲遲未有幫助,接著營養不良之後發生的事情便可能來臨。」

宣明會、世界糧食計劃署和馬拉維政府合作,已經開始在社區進行緊急糧食援助。

這也是珍娜生存的希望。

救生由拯救動物開始

[2018/10/16]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估計南蘇丹約有1,200萬隻牛、2,000萬隻綿羊及2,500萬隻山羊,當地的人均動物財富總值是全球最高的。

讓流徙孩子不失學

[2018/10/05] 根爾說:「當時,我只想到這群孩子的未來,便決定辭職,開辦學校。我為五歲或以上的孩子登記,開設了小一至小三的課程,共有144個學生。」

在盧旺達縫出希望

[2018/09/21]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今天全球因衝突而被逼離開家園的人數已達歷史新高,有6,850萬人。難民流離失所,倉皇逃命,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

不再為奴 重獲新生

[2018/08/23] 森能一家人一直靠種植稻米為生。某日,村裡一位朋友向他介紹一份在鄰國泰國的工作...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