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故事

遏止消費背後的血汗童工

我們日常的消費,包括飲食、服裝、運動用品以至手提電話,除了考慮到個人需要、喜好和價格外,也代表著我們履行的社會責任和支持的道德價值取向。追本溯源,大部分商品也是經過相類的供應鏈,即是原料供應商、生產商、分銷商和零售商,最後才落到消費者之手。當然,我們難以單單從包裝上的資料或產地來源,便了解到整個供應鏈的流程,以及生產過程中有否涉外判承包等,以致自己可能已經牽涉到剝削童工的行為。事實上,供應鏈中的每部分其實亦責無旁貸。

供應鏈中的童工

每年的6月12日為「世界無童工日」,今年的主題是倡議在供應鏈中,不再有童工。但是,身處供應鏈的童工,可能僅是在工廠當小工或在家庭當傭工,實在難以發現及遏止。國際勞工組織指出全球約有1億6,800萬名5至17歲的童工,相等於全球同齡總人口的11%。童工當中,更有8,500萬名兒童從事最惡劣形式的工作,包括當童兵、從事色情行業或檢破爛等,嚴重危害他們的身體和安全,甚至有違道德。

童工身處於不同的供應鏈,近六成從事農業工作,包括在小型農場種植茶葉、煙草和可可等,還有從事狩獵、林業及漁業等;約百分之七的童工則從事工業工作,包括製造業、建築業和採礦業等。我們更難以想像的是超過七成童工只是5至14歲,而非接近合法的工作年齡。到底兒童為何要如此早開始工作,僱主又為何會聘請兒童而非成人呢?

對兒童來說,工作當然不是他們個人的選擇。對貧困家庭而言,餬口和生存是首要的考慮,每位家庭成員包括兒童,都是一份可以賺取收入的勞動力。所以,在生存和接受教育之間,家長只有為子女去選擇上班而非上學。還有的原因是缺乏接受教育的途徑,以及父母不了解工作對兒童的危害,應對家庭經濟突然陷入的困境或突如其來的災害等,也會令父母為子女作出如此抉擇。

那麼,僱主又為何聘請兒童工作?在一般情況下,僱主傾向聘用廉價勞動力從事生產,以獲得最大的利潤。他們看準兒童的議價能力薄弱,也較容易操控,以及一些工作需要特殊技能,兒童的手指和細小的身軀較為合適;女孩更被認為是較順服的工人。凡此種種,也吸引僱主聘用兒童而非成人工作。

企業面對的道德困局

在現今全球化的環境下,國際企業也無可避免面臨這樣的道德困局:企業如何確保在其供應鏈中沒有童工參與?以及是否選擇在童工普遍的地區建立供應鏈?又如何抉擇當企業要撤離這些地區時,可能令當地的童工陷入更深的貧困中?因為這群童工如果失業,可能為了賺取生活費而要從事更危險的工作。

企業要走出這個困局,必須先考慮國際標準和牽涉供應鏈的國家法律規定,確保其中沒有童工參與。這些法律旨在保護兒童和建立最低工作年齡等,企業應該正視聘請童工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並且,尊重兒童權利。僱主、外判商和業務伙伴也應當認識到他們的權責和企業社會責任,包括如何監測及舉報聘請童工的情況。簽訂合約和合作協議時,也應該列明禁止使用童工的條款。

童工問題如此複雜,當然不能夠倚賴企業單方面解決。它需要從廣泛的利益相關者,包括政府、企業、家庭和社會多方面協力達成。因為是否落實執行遏止童工的法例,有賴各國政府推行的力度;企業也不要再為追求利潤而無視供應鏈中的童工;消費者也不能忽視自己監管的角色,不購買「血汗產品」以示支持遏止聘用童工;至於家長和社區也務必更好地了解投資於兒童的教育,才是家庭以至社會邁向脫貧的關鍵。

讓孩子不用上班去

幫助兒童不再成為童工,遏止聘用是一個可行的方法。可是,如何確保這群兒童不會再進入勞動力市場,更為艱難,因為這牽涉到如何協助家庭改善經濟情況,以及為這群兒童提供符合其年齡和處境的教育或職業培訓課程,裝備他們的能力去擺脫童工生涯。

在孟加拉首都的達卡石宿,是一片五平方英里大小的區域,有貧民窟,人口密集。貧窮問題嚴重,兒童一般都要工作,幫補家計。15歲的艾姬卻是例外,這不是因為她的家庭較富裕。艾姬的爸爸只是一名司機,每天的收入不足港幣20元。媽媽賈詩敏才27歲,她說︰「如果我們不能讓她去上學,她會是家庭清潔女工或是在製衣廠工作。那是完全不同的生活。」

艾姬10年前成為助養兒童,她說︰「通過助養,我獲得的不只是教育機會。我學到了兒童權益,我知道自己有甚麼權利。我想當老師,我希望可以教導那些上不起學的貧窮兒童。」艾姬的童年生活與媽媽賈詩敏截然不同。賈詩敏11歲結婚,12歲就生下艾姬,還要每天找各類散工,為的是維持家計。看著女兒,賈詩敏安慰地說︰「艾姬的人生一定與我不同。」

宣明會也在達卡石宿開設社區中心,協助婦女學習一技之長以改善家庭的經濟情況,減低或幫助孩子不致成為童工。社區中心由週一至週六每天開放12個小時,為兒童及家庭提供身體健康、技能訓練以至舞蹈、音樂和繪畫課程。

32歲的泰絲利瑪在社區中心學習傳統的孟加拉刺繡,縫製衣服售賣來賺錢。她的丈夫從事在河裡挖沙的小生意,收入不多。泰絲利瑪說︰「宣明會幫助我們的家庭增加收入。」她也加入了社區組織,各成員繳付小量金錢,集體儲蓄。當他們開設小生意,或是因其他個人理由,例如支付孩子上大學的費用等,便可申請貸款。達卡石宿有多個同類型的社區組織,約有1,500名成員。泰絲利瑪說︰「當我完成了刺繡課程,就會貸款,因為我打算開設服裝店。」她估計這樣可以增加收入,讓女兒素美雅繼續上學。

唸三年級的素美雅看著母親在工作,她說︰「我喜歡唸書,所以我將來想當老師。」泰絲利瑪努力不讓女兒成為童工。可是,這仍然並非區內普遍家長的想法和做法。

如何遏止在供應鏈中出現童工,純粹倚靠立法禁止,顯然並不足夠;加上企業、消費者和其他持分者的落實執行和監察,成效固然倍增。然而,真正能夠治本的方法是如何增加和投入資源,切實幫助貧困家庭改善經濟困境,讓孩子不用再上班去!

(本文節錄自2016年6月8日出版的《信報》)

狂風暴雨中保護難民孩子

[2018/08/19] 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位於孟加拉科克斯巴札爾,當地正值雨季,季候風肆虐,宣明會向孩子派發新式定位手帶,減輕他們迷失和與家人失散的風險。

失色的手鐲再閃耀

[2018/07/30] 米莎比社區中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她照顧媽媽,操持家務,又守護妹妹和她們的玩伴。可悲的是,她的催熟是源於一宗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應該要面......

踢走性別成見

[2018/07/11] 在南蘇丹一個由宣明會開辦的「兒童天地」中,有一群女孩正挑戰性別的成見,而她們的方法竟然是踢足球。

[2018/06/26] 現時,東非各國收容了超過五十萬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難民,18歲的瑪莉是其中之一。

掙脫過去的枷鎖

[2018/05/28] 17歲的艾力說:「在叢林裡,我們時刻拿著槍,憂慮敵人甚麼時候來到。」他曾是武裝分子,在二月時,與另外310個孩子從南蘇丹各個武裝組織中獲釋......

為生命繪上希望

[2018/05/21] 45歲的柏赫卡生活在印度安得拉邦某城市的郊區,他與女兒絲華迪同住在一座只有一個房間的屋子裡。他的妻子幾年前去世,而他自己也感染愛滋病七年了......

向各地的母親致敬

[2018/05/13] 不論何方,母親在家庭中都擔當重任。這個母親節,讓我們表揚一下幾位偉大的女性以及她們的無私奉獻。

瘧疾豈止關乎健康

[2018/04/25] 29歲的花斯住在布隆迪,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去年年底的某個星期三,她抱着小兒子,再帶著七歲的兒子賈斯汀上路。他們清早從家中出發到附近一所健......

讓戰火孩子重獲新生

[2018/04/16]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南部開賽(Kasai)地區,有一位母親正致力讓社區中的孩子重過正常生活。2016年八月起爆發的暴力衝突,深深影響著大部分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