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頁
下一頁

非洲東南面的莫桑比克,超過一半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每日只靠HK$10生活;加上鄰近南非,很多人都到那裡尋找機會。很多父母就是這樣放下孩子讓老人家照顧,一去不返;更有一些將愛滋病帶回家,對家人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思迪就是其中一個無父無母的孩子。思迪雙親因病去世,自小就與體弱多病的祖母相依為命。才六歲,祖母就要思迪學會照顧自己,因為她擔心看不見孫兒長大。

每天清早,思迪未嘗吃半點東西,就空著肚子往水井打水,一次要走半個小時。不過由於水很重,她個子又小,不夠氣力,所以每次她只能拿一小桶水,那就要多走幾次才足夠家中使用。

接著思迪就回家洗衣、洗碗、打掃,過著孩子不該如此過的生活。雖然思迪很想念從沒見過的爸爸媽媽,不過祖母說他們已經去了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孤獨的小身影,只想有愛相伴……

過去不能改變,將來可以改寫。

助養孩子,你可以編織不一樣的生命故事,與有需要的孩子同行,讓他們在關愛和保護中成長。宣明會亦會與貧困社區合力改善環境,提升村民的能力,幫助他們自力更生,逐步脫貧,讓孩子在社區轉化中得到成長基本所需。

年紀小小的思迪要儘早學懂照顧自己,因為體弱多病的祖母擔心看不見孫兒長大。
從沒經歷過父愛和母愛,思迪一臉無奈。

回到主頁
下一頁

「助養孩子是我人生check list中的其中一個項目。由於我是一個『電視精』,所以從小就受電視節目薰陶。小時候時常從電視中看到不同國家的情況,一些國家因為貧困、戰爭或天災,而導致人民流離失所,飽受飢餓和疾病的折磨。除了糧食短缺,清潔水源也是一大挑戰。很多家庭連基本的生計都成問題,更不用說小朋友的學習機會。每當見到這一幕幕的畫面,內心就會有一陣陣的難過。可惜當時年紀小,總覺得要幫助他們是遙不可及的事。直到看到『長腿叔叔』這套卡通片,令我知道原來可以透過助養小朋友來幫助別人。

「雖然我不是常常給助養孩子寫信,但每當收到他們的來信或報告表,都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而這些親筆寫的書信,在現今電子書信當道的社會裡,更顯可貴。雖然自己未有孩子,但每年收到報告表,知道他們健康地成長,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孩子在長大,感覺到為人父母的心情。知道自己幫助的人生活有所改善,心中很有滿足感呢!

「我曾到斯里蘭卡探望我的助養孩子。與她見面,是我在整個探訪中最感動的一刻,當時我喜悅的眼淚是洶湧而出的。看見自己一直幫助的孩子,健健康康的站在面前,心中的感動非筆墨所能形容,而且應該只有做助養者,才能明白和體會到。深深感受到幫助別人不再是遙不可及,我每月付出一點點,真真正正的在幫助人,而我亦真真實實的為世界變得更美麗而出了一分力。」

Gloria
宣明會助養者

看見自己一直助養的孩子站在面前,心中感動非筆墨所能形容。
難忘斯里蘭卡的探訪,孩子以一身民族裝扮和燦爛笑容熱烈歡迎我們。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