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威脅兒童生命

一棵幼苗,配合適當土壤、充足陽光和水份,就能茁壯成長。孩子的生命也是如此。可惜的是,很多貧困社區不但未能為孩子締造健康的成長環境,還因迷信或一些風俗,威脅兒童的生命,「兒童獻祭」就是其中之一。

助養者林嘉欣首次探訪烏干達Buikwe「區域發展項目」,了解「兒童獻祭」的猖獗情況。她細心聽「兒童獻祭」受害者亞倫死裡逃生的經歷。

嘉欣細心聆聽「兒童獻祭」受害者亞倫遇襲的經歷。

亞倫的脖子及後腦也被彎刀砍過,嚴重受傷。


亞倫今年15歲,他回想七歲時受襲的情況,仍然歷歷在目。他放學回家途中,經過一條狹窄的路。亞倫憶述:「突然有兩個人從隱蔽之處衝出來,抓住我,把我抱起來,用彎刀向我的後腦和脖子砍下去,取了我的血。」亞倫大聲喊叫,嚇退了兇徒,卻嚴重受傷,幸而沒有生命危險。

過了一段日子,亞倫在街上認出了兇徒,連忙大叫,驚動了村民,合力追捕。可惜,兇徒只是付了錢就被釋放。亞倫告訴嘉欣:「我現在還十分生氣。我很擔心其他孩子也會和我一樣被害。」

嘉欣問亞倫:「如果你是烏干達總統,你會怎樣做?」亞倫不假思索地說:「我會嚴懲巫醫、全面打擊『兒童獻祭』。」


雷弗是「兒童獻祭」的受害者,家人把他葬在父親旁邊。

在烏干達的一些社區,有些人因為患上頑疾、不育等疾病,誤信巫醫可以利用孩子的頭部、手指、舌頭或生殖器官等作為祭品,再製藥服用,就能治病。另一些人則為了賺大錢,聽從巫師指示,服用混入了孩子器官的藥。因此,孩子往往成為被捉拿的「兒童獻祭」受害者,特別是缺乏家人照顧的兒童。

九歲的雷弗是「兒童獻祭」的受害者之一,他來自一個特困的單親家庭,兇徒趁雷弗獨處時把他擄走。

雷弗的屍體被發現時,有些器官被偷走了,媽媽只能悲痛地把他埋葬在父親旁邊。


貧窮威脅兒童安全

五歲的祖利險些成為「兒童獻祭」的受害者。

歸根究底,「兒童獻祭」這種兇殘的「風俗」可以持續,原因之一就是貧窮:社區雖有法例打擊以人血或器官獻祭,但因為貧窮,促使不法之徒鋌而走險,捉拿孩子圖利。

嘉欣此行亦探訪了五歲的祖利,他剛剛在數天前回家途中,被一名男子擄走。男子把他帶到一個菜園,強行脫去他的衫褲和鞋襪,檢查他的身體。

當男子發現他身上有傷痕時,立即猶豫,因為他不是完整無缺的祭品。此時,剛巧有路人經過,祖利立刻大喊救命,男子慌忙逃走。村民一面透過社區警報系統,發出特殊的鼓聲,一面合力追捕男子,最終將兇徒送交警方。


保護兒童 帶來改變

宣明會一直透過「助養兒童計劃」支持Buikwe「區域發展項目」推行多方面打擊「兒童獻祭」的工作。首先是教育:讓社區人士了解此風俗是傷害兒童及家庭,並合力遏止;又設立了「保護兒童委員會」推行各項倡議保護兒童的措施,鼓勵社區人士簽名,承諾保護兒童。

同時,為了教導傳統治療師摒棄利用兒童治病的方式,成立了「傳統治療師委員會」,為2,800名傳統治療師註冊,他們又製作廣播節目,呼籲大眾合力遏止「兒童獻祭」的惡行。社區人士也因而學懂如何辨識巫醫,提高警覺。社區裡亦設置了警報系統,平日播放遏止「兒童獻祭」的訊息;一旦遇有兒童失踪或發現兇徒時,則會發出特殊的鼓聲通報村民,合力緝兇。

宣明會在 Buikwe「區域發展項目」所屬的70多個村落設置擴音器,播放遏止「兒童獻祭」的訊息。

在社區的當眼位置展示了告示,呼籲大家保護兒童,合力遏止「兒童獻祭」。


助養兒童,守護孩子生命,讓他們在安全的社區成長。

這份改變,你也可以參與其中!

每月HK$270助養一名兒童,你便可保護孩子及其社區內兒童,讓他們得享安全的環境,在愛中健康成長!




香港世界宣明會為一有限責任形式成立的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
© 2018香港世界宣明會版權所有 | 有關善款之運用及監管,請按此進入捐款運用